國際深探
2020.05.29 06:33

【專訪日本女權鬥士1】「一個人的老後」成流行語  上野千鶴子:我只是說出男人的弱點而已

文|姚巧梅    攝影|姚巧梅

在日本,有女權鬥士之稱的上野千鶴子,對台灣人普遍關心老人問題,留下深刻的印象。

上野曾在2018年2月8日出席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她為自己寫的《一個人的臨終》(おひとりさまの最期)中文版,參加座談。台下坐滿聽眾,各個神情專注。

座談告一段落後,聽眾的發言十分踴躍。而每當有人提問,上野一定移動身子趨前傾聽,態度認真,動作俐落,「個頭小,能量大」是她給人的第一印象。

後來,我赴她在東京三鷹的寓所拜訪。20幾樓公寓,一進門,迎面而來的大片玻璃窗,氣勢立見。天晴時,聽說可一覽富士山雄姿。

「人生到了最後,都是一個人」。上野千鶴子從這一點出發,寫下三本(《一個人的臨終》以外,其他兩本是《一個人的老後》、《一個人的老後男人版》)解決方案。《一個人》系列造成話題,成了流行語,也紅到台灣和韓國。

「力量再強大,每個人都會老,身心會有障礙。但是,需要照護,失智了,都沒關係,重要的是打造一個讓人安心的社會,」上野習慣從how to的角度思考問題。

 

只是說出男人的弱點而已

眼前這位日本人口中的女權主義者,染紅的短髮、紅色耳環,黑底上衣配襯紅白大朵花,待客進退得宜。一開始, 我倆隔桌面對面坐著。話匣子打開後,她起身加茶水、拿點心。返回後,很自然地在我旁邊坐下,兩人的距離拉近了。

涉入老年議題、關心高齡者福利是在20年前,「因為我自己也開始有年紀了,」72歲的上野提及研究的動機,毫不諱言。

1993年在東京大學社會系任教之前,上野曾在京都幾所大學教書,2011年以名譽教授身份從東大退休。退休後,以研究者身份參加社會改革運動,透過行動與論述,對日本的政治和社會持續地提出批判與建言。

1980年代,她指摘日本制定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疏漏之處,組織關心慰安婦聯盟,並在旅居日本的藝人陳美齡攜子上班論爭中,站在陳美齡的立場主張,職場應更自由開放;1990年代,參加改革歷史教科書,反對歧視身心障礙者,呼籲女性起身對抗無償的家事勞動,直到《家父長制與資本制度—馬克思主義女權主義的地平線》(暫譯,家父長制と資本制 - マルクス主義フェミニズムの地平』)、《裙子下的劇場—人為何執著底褲》(暫譯,スカートの下の劇場 ― ひとはどうしてパンティにこだわるのか)等力作問世,被日本社會視為馬克思女權主義者迄今。

2009年,她成立NPO組織「WAN」(Women’s Action Network ),將一貫關心的政治社會議題po上網,協助網路弱勢女性群與世界連結。WAN的會員以女性居多,全是義工。今年,為了WAN的存續,她親自出面募款,將扮成米老鼠的修圖照流通全球。

上野行事直率、措辭辛辣。2019年4月以「等待你們的是不公的社會」為題,在東京大學開學典禮上揭露,全國81所醫學院醫學系的男生被錄取比例比女生多出1.2倍。今年5月,在向某高中致開學賀詞時強調,「難容異己」的日本學校文化,與軍隊文化沒有兩樣。鼓勵年輕人面對不確定的年代,涵養斜槓能耐,並能自主思考與學習。

「有人認為,妳好與男權社會對敵?」面對這個質疑,「我不好戰,也不愛吵架。只是不斷地說出男人的弱點而已,」輕描淡寫地,她撕開「恰北北」的標籤。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