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20.07.04 05:58

【全文】二派對戰掃向教育部 文大董事長難產訴諸司法解決

文|黃驛淵    攝影|陳毅偉 賴智揚
張鏡湖(左圖左)去世後,文大董座懸缺逾半年,女兒張海燕(左圖右)的家族派與主張公共化的校友改革派僵持不下;文大董事黃有良(右/翻攝文化大學校友總會臉書)等校友派主張,私校是公共財不屬於家族,希望走向公共化。
張鏡湖(左圖左)去世後,文大董座懸缺逾半年,女兒張海燕(左圖右)的家族派與主張公共化的校友改革派僵持不下;文大董事黃有良(右/翻攝文化大學校友總會臉書)等校友派主張,私校是公共財不屬於家族,希望走向公共化。

文化大學董事長補選爭議鬧上法務部調查局及廉政署!文大前董事長張鏡湖去世後,女兒張海燕所屬的「家族派」與文大校友總會理事長黃有良等「校友改革派」,二派因補選僵持不下,董事長至今難產逾半年,教育部雖向法院聲請指派董事長,卻遭部分校友直批是管中閔案翻版,質疑教育部從行政程序到推薦人選,都暗助、圖利家族派,校友派董事已具名向調查局、廉政署檢舉,要求介入調查。教育部則強調是依《私立學校法施行細則》提供法院人選,一切依法辦理。

「勇於挑戰未來,成為一位向全世界訴說屬於你自己故事的華岡人!」中國文化大學6月13日舉行畢業典禮,校長徐興慶勉勵全體畢業生說,學校保持防疫零缺口佳績,文大也因疫情更為茁壯,但在他發言的同時,文大因老董張鏡湖去世後,董事會分裂成張家家族派與校友改革派,二派內鬥嚴重,董事長已懸缺逾半年陷入僵局,校內爭議如今更鬧上法務部調查局及廉政署。

文大日前舉行畢業典禮,校長徐興慶雖大談團結,但董事長至今難產,恐影響校務發展。(翻攝文大直播官網)
文大日前舉行畢業典禮,校長徐興慶雖大談團結,但董事長至今難產,恐影響校務發展。(翻攝文大直播官網)

 

具名檢舉 涉不法圖利

本刊調查,屬校友派的文大董事、文大校友總會理事長黃有良,與華岡人護校正義聯盟總召集人陳金龍,近日具名向調查局及廉政署檢舉,質疑教育部明知《私立學校法》是以私校、大學自治為原則,卻違法向法院聲請指派與文化大學部分董事關係匪淺的臨時董事,並暗助部分董事取得文大經營權,但校產高達數百億元,牽涉龐大利益,疑涉《貪汙治罪條例》的不法圖利行為,陳金龍接受本刊採訪直批,簡直是台大校長管中閔案翻版,調查局6月20日已約談相關人了解案情。

教育部已向法院聲請指派董事長,但遭部分董事質疑過程違法涉圖利。
教育部已向法院聲請指派董事長,但遭部分董事質疑過程違法涉圖利。

本刊調查,張鏡湖去年11月25日過世後,文大董事會10名成員分二派,家族派包括張海燕(張鏡湖之女)、彭誠浩、白省三、王寶輝及蔡政文等5人,另一派則是主張公共化的校友改革派,包括黃有良、金榮華、陳樹、張冠群及袁興夏。董事長補選,家族派原有意推舉名建築師白省三,校友改革派則推曾任文大中文系主任的金榮華,但二派僵持不下至今難產。

教育部在4月16日去函士林地方法院,向法院聲請選任臨時董事代行董事長職權,並附上5名推薦人選,包括陳泰然、柴松林、賴鼎銘、劉福來、曾憲政,但引發校友派不滿,直指教育部推薦的人都與家族派關係不淺。

文大校友派董事向調查局、廉政署檢舉,質疑教育部在董事長補選案圖利家族派。(讀者提供)
文大校友派董事向調查局、廉政署檢舉,質疑教育部在董事長補選案圖利家族派。(讀者提供)

 

指控護航 疑竄改用印

校友派在檢舉函指出,陳泰然雖是台大教授,但媒體曾報導,陳因擅長能量療法,時常幫張海燕調整「身體能量」,顯見2人十分熟稔;柴松林與家族派董事白省三都曾任消基會董事長,2人過去也都是陳水扁總統的國策顧問,關係很好;劉福來在2018年文大董事補選時,曾獲家族派董事王寶輝推薦;曾憲政曾任謝長廷高雄市長時期教育局長,而挺家族派的文大董事會法律顧問許惠峰也是親謝學者;至於已被提名監察委員的賴鼎銘,先前才被教育部指派出任東方設計大學代理校長,家族派的白省三恰巧又是該校顧問。

教育部擬指派文大董事長,但推薦的5人都遭質疑與家族派關係匪淺,被推薦人之一的賴鼎銘同時也獲提名為監委候選人。
教育部擬指派文大董事長,但推薦的5人都遭質疑與家族派關係匪淺,被推薦人之一的賴鼎銘同時也獲提名為監委候選人。

不只如此,校友派也指控教育部執行這次董事長補選職務,從一開始就有明顯護航的瑕疵。

張鏡湖去世隔天,為了補選董事並推選董事長,校友派5名董事去函教育部申請召開董事會,但巧的是,家族派竟然能趕在同天下午傍晚5點05分,由彭誠浩、張海燕2名董事向教育部聲請由王寶輝、張海燕召開董事會。

陳金龍出示文件說,公文原本寫的是由王寶輝、張海燕召開董事會,但無權修改該文的文大董事會法律顧問許惠峰卻疑似用印,將公文上的王寶輝改成彭誠浩,有竄改之嫌,沒想到教育部去年12月16日仍指定家族派的張、彭2人,與校友派5名董事一起「共同召開」董事會,顯有重大瑕疵。

校友派質疑,家族派去函教育部原由王寶輝、張海燕召開董事會,但文大董事會法律顧問許惠峰卻疑似用印,將王改成彭,有竄改之嫌。(讀者提供)
校友派質疑,家族派去函教育部原由王寶輝、張海燕召開董事會,但文大董事會法律顧問許惠峰卻疑似用印,將王改成彭,有竄改之嫌。(讀者提供)

也就是說,如果當天家族派未及時遞出申請召開董事會,教育部就無法同意家族派與校友改革派共7名董事一同召開董事會推舉董事長,那後續會議便會由校友派主導,當然就不會出現董事會二派僵持不下。

 

限期推選 投票仍難產

因董事長補選難產,教育部今年2月4日又去函文大,要求限期20天內完成董事長推舉,2月24日下午,10名董事都出席,但經三輪投票仍難產,最後教育部才在3月16日徵詢私校諮詢會意見後,決議向法院聲請選任臨時董事代行董事長職權。

曾因管中閔案請辭後回鍋的教育部長潘文忠(中),如今再度面臨文大董事長爭議的考驗。
曾因管中閔案請辭後回鍋的教育部長潘文忠(中),如今再度面臨文大董事長爭議的考驗。

對於教育部能否指派董事長,二派見解也不同。家族派董事與教育部站在同一陣線,希望由法院盡快選任新任董事長,但校友派不滿,質疑教育部與家族派根本私下有聯繫。教育部在給法院的報告書中指出,依《私立學校法》董事長應於一個月內補選,若董事「不能或怠於」行使職權,並經通知限期補選後仍未完成,可聲請法院選任臨時董事代行董事長職權。

不過,校友派董事反駁,既然2月24日董事長未能推選產生,依《私立學校法》只要2人以上現任董事申請,教育部就可指定董事召開董事會議;即便家族派刻意杯葛,但教育部仍可重新指定當初提出申請的5名校友派董事開會,怎會反指董事不能或怠於行使職權?

校友組成的華岡人護校正義聯盟在2018年文大校長遴選風波曾發聲,總召陳金龍這次又出面檢舉教育部圖利家族派。
校友組成的華岡人護校正義聯盟在2018年文大校長遴選風波曾發聲,總召陳金龍這次又出面檢舉教育部圖利家族派。

 

毫無共識 待司法解決

他並質疑,校友派早在去年11月26日就向教育部申請召開董事會,但教育部遲至12月16日才准二派董事共同召開會議,依董事會章程,開會須10天前發通知,換言之,即便最快在12月27日開會,也已超過教育部所稱「出缺後一個月內補選」的規定,這理由怎能服人?

至於家族派董事則支持教育部,他們在給士林地院的陳述狀表示,教育部聲請指定臨時董事「無任何侵害大學自治之問題」,另指董事會運作急需新任董事長,但董事會多次開會都選不出董事長,繼續開會並無實益,反延宕董事會運作,盼法院儘速選任董事長。

文大(圖)風波不斷,歷經張鏡湖與前妻穆閩珠爭奪董座、校長遴選爭議,張去世後,董事長之爭又引發二派董事互鬥。
文大(圖)風波不斷,歷經張鏡湖與前妻穆閩珠爭奪董座、校長遴選爭議,張去世後,董事長之爭又引發二派董事互鬥。

對此,文大校方表示,不便對董事會相關事宜做任何回應。教育部接受本刊採訪則回應,推薦名單是依《私立學校法施行細則》第16條,衡酌熟悉學校校務治理、熟稔私立學校董事會運作、具備專業法律背景等面向,提供法院參酌,若人選有法定不得擔任私校董事之情事,將依照相關法令辦理。看來文大董事長難產爭議最終還得透過司法解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