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8.15 05:58

【全文】男蟲瞎掰科技新貴欺騙感情 8前女友組婦仇者大反擊

文|顏凡裴    攝影|楊彩成
4名女子大集合控訴遭同1名男子以假身分交往詐財,目前組成「婦仇者聯盟」準備聯手提告。
4名女子大集合控訴遭同1名男子以假身分交往詐財,目前組成「婦仇者聯盟」準備聯手提告。

喜宴擺上「前女友桌」原本只是網路鄉民的笑話哏,沒想到現實生活卻真實上演,一名翁姓男子利用時下流行的手機交友APP以科技新貴假身分詐騙女子感情,受害女子透過翁男任職的公司,才知道他從2014年就開始以同樣手法行騙,至少已有8名女子受害,本刊找到4名受害女,其中1名還和男蟲交往近2年、受傷最深,可謂人財兩失,目前8名前女友已組成「婦仇者聯盟」,準備控告他詐欺,除了讓他接受法律制裁外,更不願看到有其他女生繼續受騙上當。

「我們一定要阻止他再去騙其他女生!」4名年約20多歲,身材姣好、長相甜美的女子不斷地咒罵,她們各自從事不同行業,原本的生活圈毫無交集,唯一的共同點是透過交友APP與一名男子翁嘉駿交往,都是翁男的「前女友」。4名女子集合起來接受本刊採訪,氣憤地咒罵:「這傢伙說謊成精,根本就是靠不斷結交新女友詐財!」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偽名校生 謊話連篇

根據被害女子的歸納,翁男有一套完整的SOP,他先透過交友軟體配對尋找對象,約會見面卸下對方心防後,接著就開始敘述自己身世坎坷,是家中不受寵的養子,憑藉自身努力考上台灣科技大學,18歲就自食其力,甚至為了精進專業,考取加州理工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多所美國名校研究所,正準備存錢出國念書,以積極進取的形象追求女生。

交往初期約會、吃飯,翁男都會主動掏腰包買單,甚至在約會後,送上高價禮物討女生歡心,偽裝成暖男及出手大方的形象,但約莫交往1個多月後,翁男就會開始假借各種理由向女生開口借錢,金額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得手或發現女友沒錢後就開始失聯,最後直接神隱消失。

B女(右)認為,因為跟翁男交往期間,自己正好待業中、沒什麼閒錢,才被翁男火速提分手。(讀者提供)
B女(右)認為,因為跟翁男交往期間,自己正好待業中、沒什麼閒錢,才被翁男火速提分手。(讀者提供)

有前女友追到翁男任職的公司,才發現同樣遭遇的女生不只一人,紛紛寄存證信到公司追討欠債,經過聯繫找到8人,她們後來集合起來,比對追查,才驚覺前男友的身分背景全是假的,包括學歷、工作以及背景都是編出來的,如今遭騙的女子已組成「婦仇者聯盟」試圖找出其他受害人,準備集體對這名男蟲提告詐欺。

今年20多歲的A小姐是「婦仇者聯盟」發起人,她非常氣憤地告訴本刊自己慘痛的遭遇,她今年3月初透過手機交友軟體Tinder認識翁男,翁初次約會就說自己是台科大機械設計系畢業,智商130,靠著在科技公司擔任設計師及家教課程,每月有8萬到10萬元收入,因翁男長相斯文,談吐、應對也十分得體,見面幾次後,就被翁男的氣質吸引,二人開始交往。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圖)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婦仇者聯盟指控男子翁嘉駿自稱台科大高材生,還曾拿畢業證書(圖)證明,結果事後被揭穿,翁才坦承證書是偽造的。(讀者提供)

借錢神隱 斂財慣犯

3月中白色情人節,她收到翁男送她的專櫃洗髮精組,還安排大餐慶祝,但美好甜蜜的時光只維持1個月,4月中男友開始以工作忙碌為由避不見面,二人只能透過通訊軟體聯繫,4月27日開始,男友多次以工作應酬,需要先幫公司代墊費用為由,向她借錢,沒多久又說父親住院需要醫療費,開口要跟她周轉。

A女多次借錢給男蟲,前後共7萬多元,圖為匯款紀錄。(讀者提供)
A女多次借錢給男蟲,前後共7萬多元,圖為匯款紀錄。(讀者提供)

出於男女朋友交往的信任,A女不疑有他,陸續借出7萬多元,沒想到7月初翁男突然音訊全無,人間蒸發,A女找上翁男公司,一問之下驚呆了!原來男友只是一名工讀生,而且已有多名女子寄存證信函到公司要錢,顯見她只是多名受害人之一,「原本以為自己只是倒霉,沒想到被騙的還有一堆人,他就是十足招搖撞騙的男蟲!」

另一名受害的B女氣憤地說,她和翁男只交往一個多月,翁對她所述的學歷背景大致都和其他女生相同,但跟其他女生交流後,她苦笑地自我安慰,所幸跟翁男交往期間,自己正好待業中,手邊沒什麼閒錢,「之後他就突然跟我提分手,大概是從我身上騙不到錢,就快閃了吧!」

受害B女控訴,男生多次借錢不還,還大言不慚稱自己「一直被女生包養」。
受害B女控訴,男生多次借錢不還,還大言不慚稱自己「一直被女生包養」。

送禮闊綽 偷竊得逞

B女指出,交往期間翁曾帶她到任職的公司參觀,還會跟同事打招呼,「裝得一個跩樣,說上司很喜歡他、多受重用,結果就是一個工讀生而已,他膽子真的很大!」

聯袂出面向本刊踢爆翁男的4名女子之中,受騙時間最久的C女表示,她在2016年用交友軟體WooTalk認識翁男,當時翁自稱在台科大念書,還不經意秀出證件給她看,告白時,翁男刻意送她一條施華洛世奇水鑽手鏈,後來她才知道那條手鏈要價8千多元,以為他十分用心,此舉也確實讓她心動。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二人交往後,翁男的經濟狀況慢慢變了樣,與他交往初期的出手大方大不同,二人約會時,男友常藉口沒帶錢包、忘記領錢,讓C女獨自負擔餐費,有一次翁男甚至以沒錢搭車為由,偷走C女錢包內的提款卡及8千元現金,此一行徑也種下二人分手的導火線。

C女無奈地說,因為投入感情,她也很愛翁男,所以只要提分手,對方下跪哭著道歉,她就會心軟,並答應跟他復合,直到某一天她臨時起意,查看男友手機,發現一個可疑的群組,裡頭沒有任何對話紀錄,男友誆稱是工作所用,用來保存機密設計圖,所以才會看完對話紀錄後立刻刪除,但她發現群組中成員的頭像,根本不是他的同事,「我問了群組內其中一個女生,才知道那是個分享夜店資訊的群組,根本不是男友口中的工作群組!」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男蟲最後禁不起C女求證,坦承自己竊走提款卡。(讀者提供)

交往近2年,二人再次分手後,有位陌生男子突然透過IG私訊她,告知翁男欠錢不還後神隱,並透露認識翁男的高中同學,指翁高中成績很差,不可能考上台科大,翁男還曾詢問考上台科大的同學學號,很可能是要用來騙人,「他常常在白天跟我們約打麻將,很可能就是騙妳去上班,有朋友曾打電話去他上班公司問,對方說根本沒翁男這個員工。」

籌組聯盟 提告詐欺

C女感嘆,得知真相後,她感到晴天霹靂,有一度還借酒澆愁,不解自己怎麼會「鬼遮眼」,回想過去男友還會跟她分享大學畢業後如何發奮考證照,還有公司發生的趣聞,頓時感到毛骨悚然,「大家可能會以為我太蠢、太傻,但我真的沒想過去調查男友的學歷或工作真假。」

受害的「前女友們」在Dcard發文警示,而翁男所屬的公司開除他後,也貼出公告(右圖)提醒各界小心此人。(翻攝Dcard)
受害的「前女友們」在Dcard發文警示,而翁男所屬的公司開除他後,也貼出公告(右圖)提醒各界小心此人。(翻攝Dcard)

另一名D女與翁交往時間不長,她苦笑地說,最後會踩煞車分手,是因為太常拆穿對方說謊,分手後無意間透過翁男公司和其他受害的「前女友們」取得聯繫,始知翁男連生活也被謊言包圍,「他對公司也謊報學歷,只是因為他的工讀生身分,沒被要求拿出學歷證書,但騙得也太徹底了。」

受害的「前女友們」在Dcard發文(左圖)警示,而翁男所屬的公司開除他後,也貼出公告(圖)提醒各界小心此人。(翻攝Dcard)
受害的「前女友們」在Dcard發文(左圖)警示,而翁男所屬的公司開除他後,也貼出公告(圖)提醒各界小心此人。(翻攝Dcard)

本刊調查,翁男所屬的公司因收到寄給男蟲的存證信函,被害女子也登門找人、要錢而不甘其擾,已經將他開除,甚至貼出公告強調,翁男已非公司員工,提醒各界注意他是「詐騙慣犯」。

翁男「前女友們」組成婦仇者聯盟接受本刊採訪,為彼此加油打氣。(讀者提供)
翁男「前女友們」組成婦仇者聯盟接受本刊採訪,為彼此加油打氣。(讀者提供)

採訪最後,一夥人聊著聊著,就開始分享與男蟲交往私密點滴,他會抱怨女友公主病、難搞等,B女氣憤地說:「他竟然還跟下一任抱怨我奶大很噁心。」為蒐集更多男蟲的資訊,她們也大方談論和男蟲交往期間「愛愛的頻率」,同為男蟲騙愛詐財的受害人,讓她們從「前女友們」成為另類閨密。

四名受害女子已經委任律師,準備對翁男提起詐欺告訴,希望像翁這樣的男蟲能夠受到法律制裁,也提醒大家透過手機軟體交友,務必要更加小心。

回應

本刊嘗試聯繫翁嘉駿,但連續2天、不同時段,電話撥通後,就立即顯示忙線中。

10日中午翁男主動回電給本刊,針對用假身分、學歷背景欺騙感情,還有用假造的理由詐騙金錢等事,只反問本刊記者:「那些對象(爆料者)是誰?」本刊表示不方便提供資訊,但都是曾和他交往過的女生,翁男隨即就掛上電話,回撥時又再次顯示忙線中。

男蟲觸犯的刑責

曾任檢察官的律師翁偉倫指出,以假身分、不實理由借貸金錢不還,就是施以詐術取得他人財產,已經觸犯詐欺罪,其中C女提款卡被竊部分,觸犯竊盜等罪。另外,偽造畢業證書已經觸犯偽造特種文書罪,以上都屬公訴罪,其中詐欺和竊盜追溯期為20年,偽造特種文書罪追訴期為10年,過去就曾有不少這類男蟲被判刑的例子,切勿以身試法。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