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20.08.30 05:58

【全文】憶父親談心路歷程 王文祥:靠著神與家人走過低潮

文|江星翰    攝影|楊弘熙 林育緯
王文祥(左)與王范文華(右)鶼鰈情深,專訪過程互動甜蜜。
王文祥(左)與王范文華(右)鶼鰈情深,專訪過程互動甜蜜。

這波疫情爆發,王文祥睽違8個月沒回台灣,這次除了大兒子在美從事電競相關工作未返台,妻子也帶2位就學的孩子回來,「這次會停留比較長時間,除了與家族有更多討論時間,小孩也會到台師大學習中文。」

摯愛陪抗癌 奇蹟康復 

談到過去幾年的多事之秋,王文祥心有所感地說:「每個人都需要有愛的人在身邊鼓勵,中間靠著神的依靠和力量,才讓自己撐過來。」他2005年罹患鼻咽癌4期,奇蹟式康復後,又碰上誣告官司,一打就14年,這一連串人生的打擊,並未擊倒他,反而讓他感恩地過每一天。

王文祥轉頭看著坐在一旁的妻子王范文華,「我們很相愛,她陪我走過死亡,陪我挺過官司。我很感謝她這一路的陪伴。」二人相視而笑,露出曾經共患難、一切盡在不言中的神情。

2005年,王文祥協助父親王永慶打理J-M Manufacturing,身體早已亮起健康紅燈,不料頻頻誤診,遲至收購定案的第3天才進行淋巴腺腫塊切片化驗,第10天報告出爐,醫師告知確診罹患4期癌症。無助的他,連夜坐在熟睡的小孩身旁落淚,王范文華質疑自己怎麼沒照顧好先生,父親則勸他別擔心公司,寫信叮囑接受治療。

王文祥(後左)說母親王楊嬌(前左2)對他影響很大,圖為他1家5口與母親合影。(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後左)說母親王楊嬌(前左2)對他影響很大,圖為他1家5口與母親合影。(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飛到香港瑪麗醫院治療,歷經5個月、195個小時化療、三十幾次電療後奇蹟般康復。他回憶飛抵香港機場,看見三姊王雪紅和三姊夫陳文琦來接機,語氣突然哽咽,看得出他極力忍住情緒。

當時家人就近在醫院旁租屋照料,連母親王楊嬌也飛過去陪他,「家人的愛和團結給我很大的力量。」住院期間,牧師和教友也飛來香港,到病榻前為他禱告,「自己以前比較會擔憂,因為生病反而與神更接近,有信仰的力量支持,比較能夠隨遇而安。」

 

與父齊打拚 赴美闖蕩

王文祥說,接受電療後唾液分泌減少80%,有味覺遲鈍、經常性嘴破舌破、咀嚼吞嚥困難等後遺症,「普通人不會感覺口水的重要、甚至存在,經歷過這一段,病癒後我覺得每一天都是平凡的奇蹟。」

走過死亡,王文祥認為這是神藉癌症,為他預備14年官司長期抗戰的能量,歷經過生死關頭,官司已不算什麼,他雙手一攤說,若先有官司再罹癌恐怕就挺不過去,「我們要有信仰,官司只是人生旅途。」

王文祥返台隔離結束的第1個週日,攜妻子前往教會進行例行禮拜。
王文祥返台隔離結束的第1個週日,攜妻子前往教會進行例行禮拜。

上週日(8月23日),王文祥帶著妻子現身台北的教會做禮拜,和教友打招呼後,神情認真地聽牧師講道、唱聖歌、祈禱。王文祥說從祖父王長庚、母親王楊嬌到他都是虔誠的基督徒,「神會照顧我。」

他除了感謝家人與信仰的支持,也特別懷念父親王永慶和自己的互動—1990年,王文祥允諾父親赴美為台塑打拚的往事,「父親叫我去JM,他知道這個小兒子要栽培。」

王文祥回憶最早在紐澤西的2年生活,父子倆日以繼夜相處,白天載父親上下班,晚上再回住家書房續聊公事。王文祥舉例,父親要他擬定企劃書,然後再逐一跟他討論,比如要他建立「佣金制度」,他得將數據、管理、採購、生產、獎勵全面納入考量,再與父親討論。

王永慶(圖)攜子赴美打拚,王文祥感謝父親當時訓練栽培他。(台塑提供)
王永慶(圖)攜子赴美打拚,王文祥感謝父親當時訓練栽培他。(台塑提供)

「當時年紀輕不太能體會父親的用心良苦,現在回想起來,父親在商場那麼多年,還肯花這麼多時間從頭教我,我真的很感謝他。從父親身上,我看到他做事業追根究柢,還有很注意細節。」

 

家人互扶持 感情甚篤

除了嚴父,王永慶也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王文祥透露王永慶當年住在紐澤西州大宅院「八八二」的生活。他說,父親喜歡喝酒、唱歌,只要家裡沒有客人,二個人就會坐下來一起喝酒,聽父親唱日本演歌翻唱的台語歌,更興奮地說:「他唱歌很好聽喔。」

父子在美相處2年,王文祥成為最懂父親幽默的最佳解讀員。「父親有次說大家為了看雲海,辛辛苦苦跑到大陸的黃山去看,他說他坐飛機就看得到雲海,何必那麼辛苦。」王文祥說完自己大笑,見我們都沒反應,他自嘲:「那是你們聽不懂,我覺得很好笑啊。」

王文祥(左)9歲隨母親王楊嬌(右)定居美國,與三姊王雪紅(中)感情最親密。(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左)9歲隨母親王楊嬌(右)定居美國,與三姊王雪紅(中)感情最親密。(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還自爆與三姊王雪紅「設計」叔叔王永在的往事。當時,王雪紅與王文祥二人都在加州求學,王雪紅照顧弟弟無微不至,王文祥全都放在心裡,至今仍堅持使用hTC手機。他透露,王雪紅時常以越洋電話關心他,為了14年官司還親自飛往美國關切。

「那時她花500美元買下二手車,這輛車老是溫度過高、引擎冒煙,煞車還會發出聲音,聽到叔叔(王永在)要來,三姊自告奮勇帶我去接機,由於舊金山路陡,車子上下坡一直發出咔咔咔、吱吱吱的聲音,在高速公路又冒煙,嚇得坐後座的叔叔直冒冷汗,回台後立刻拜託父親趕緊寄錢給我們買車,不然太危險。不久,父親果然寄5,000美元給三姊換新車。」王文祥邊說邊大笑。

 

捐款做公益 回饋社會

外人不知,王永慶當年認為王文祥應該先成家再立業,差點要么子娶自己的祕書。1990年,王文祥跟父親前往美國時,已經和妻子王范文華交往2個月,他對當時還是女友的她說:「我去美國整頓一家不賺錢的公司,6個月就能搞定回來,結果一待就30年。」

當時王永慶問王文祥是否有女友,想從二個祕書中挑一個,他嚇得拜託王范文華在那年的耶誕假期去美國和父親碰面,結果王永慶一看就中意這個媳婦,要他們馬上結婚,王范文華笑說:「結果是我嫁來美國,當他的祕書。」王文祥還透露妻子在防疫期間的新興趣:「她很厲害,26分鐘跑完5,000公尺。」

王范文華身兼母校美國洛杉磯大學董事,為校募款保障弱勢學生受教權。(王范文華提供)
王范文華身兼母校美國洛杉磯大學董事,為校募款保障弱勢學生受教權。(王范文華提供)

王范文華是美國玻璃纖維門Plastpro的董事長,近年不僅關注學生教育,也積極投入學校公益活動,參與洛杉磯大學(經費只有6%來自政府)董事會長達12年時間,獲選該校首位華人主席,短短2年募款50億美元,現在更成為哥倫比亞大學董事,如今二個小孩也在哥大念書,還要叫她一聲「學姐」。

王文祥夫妻認為,台商在美國不能只專注本業,更要積極參與公益慈善工作,JM Eagle在美國的十九廠都有做善事,像幫助各地小孩子打棒球、孤兒院、老人院、警察局、消防隊。

王文祥(左)捐塑膠水管給非洲8國,改善當地人的生活環境。(王文祥提供)
王文祥(左)捐塑膠水管給非洲8國,改善當地人的生活環境。(王文祥提供)

王范文華說:「東方文化是行善不欲人知,但美國風情不同,不能讓當地人覺得台商只是去賺錢,也要適時回饋當地社會。像這波疫情,美國很多窮人沒飯吃,我們就捐款100萬美元給有需要的人。」

王文祥這幾年還捐了六百多公里的給水塑膠管給非洲8國,造福五十多萬人有好水飲用;也在美國做反毒教育,在台灣則和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合作,和辜仲諒攜手反毒。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