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20.09.12 11:30

【週末推書】兩個人感情相通…線就會連接起來!鏡文學原創BL推理小說《無線人生》

文|鏡文學

愛情是紅線,友情是黃線,物欲是白線。

張亦賢從小就能看見別人身上的「線」,那些線在虛空中閃著微光,沒有實體,卻能準確的指向人們心中感情投射的方向。

「若兩個人感情相通而且距離夠近,線就會連起來……」張亦賢比手劃腳的描述著僅有自己眼中能見的風景。

事到臨頭,馮傑的心情居然是平靜的。

下班前,主管叫他進辦公室,告訴他已被列入下個月的裁員名單,那時他絕望得宛如落入深淵,顫抖著腳步躲進廁所,坐在馬桶上痛哭了一場。

不過是幾個小時前的事,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激動的情緒已經像假的一樣了。因為他想通了。人生除死無大事,想通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妻子忙於育兒時和工作中認識的女業務員外遇,被妻子委託徵信社捉姦在床,不算什麼大事。

看著女兒熟睡的臉,痛定思痛回歸家庭,為了和妻子修復關係,如履薄冰度過毫無尊嚴的每一天,也不算什麼大事。

好不容易女兒要上幼兒園了,妻子臉上開始露出久違的笑容,分手數年的小三卻在此時回頭向他索取當年為他墮胎的保養費,也不算什麼大事。

妻子發現他匯出存款給小三,氣得帶著女兒離家出走,並寄回一張已蓋好印章的離婚協議書,也不算什麼大事。

如今工作丟了,用收入輾壓無職的妻子以取得監護權的希望徹底消失,按月支付教育費以保留探視權的最後底線也一起崩潰。這也不算什麼大事。

真的真的,人生除死無大事。下了決定之後,他的心情平靜極了,那些屁事跟他的關係還不如現在手上這根快要燒盡的菸。

「好想去死」和「只能去死」的差別就在這裡吧。

馮傑把菸銜到嘴邊,深深吸了一口,看著菸頭的火星亮起,迅速燒至濾嘴處。他在被燙到手指前按熄了菸,隨手將菸蒂彈到橋下。

好啦,沒什麼好等的了。

馮傑伸出雙手,上身前傾,十指在滿布灰塵的護欄上捺下了新的指印。

「欸,這位大哥,你有沒有空?」

馮傑嚇了一跳,抬起的右腿還沒跨上護欄,他就被人抓住褲腰帶,向後扯回了半公尺。

扯住馮傑的是一個大學生年紀的年輕人,穿著寬鬆的黃色帽T和牛仔褲,在夜裡格外顯眼。他一手拉著馮傑,一手拿著手機,臉上帶著燦爛的傻笑。

「大哥,能不能幫我抽十連抽?」

倒楣,遇到怪人了。

馮傑皺緊眉頭,撥開年輕人的手,一邊整理褲子一邊往旁閃避。哪知年輕人不屈不撓,快步追上來抓住他手臂,臉上的笑容和硬湊過來的手機螢幕一樣刺眼。

「拜託,幫我抽一下,我抽了六次都是些爛卡,只剩兩次機會,不敢再抽了。」

馮傑「嘖」了一聲。油然而生的煩悶讓他很不開心。他深吸了口氣,試圖喚回剛才靠在護欄上抽菸時那種心靈平靜的感覺,不想在這個節骨眼分神對陌生人發怒。

總之快點把這人打發走就好了。

「按哪裡?」

「這裡這裡,這顆藍色的寶石。」

馮傑伸指在年輕人的手機螢幕上點了一下,藍色寶石開始旋轉。

「抽好了──喂,你拉著我幹嘛!」

「一起看一下你幫我抽到什麼嘛……」

馮傑急著離開,年輕人卻仍抓住他手臂不放,一邊看著手機發出歡呼。

「喔喔喔!你抽的十張裡有三張是SSR,大哥,你有抽卡的才能耶,就這麼埋沒實在太可惜了……再幫我抽一次好不好?拜託拜託。」

年輕人再次把手機湊到馮傑面前。

馮傑無奈至極,幫他抽了第二次卡,還被迫跟他一起欣賞抽卡動畫──藍色大寶石旋轉著發出強烈的白光,五秒後,白光中噴出十顆小寶石,那些小寶石一顆一顆跳到螢幕中間,再度旋轉發光,一個接一個變成精美的人物圖像。

抽卡特效很刺眼,而且很耗時間。馮傑兩眼痠澀起來。

這太荒唐了,這蠢斃了。他人生的最後一夜不該是這樣的。

「啊啊,很遺憾!這次只有一張SR,其他都是飼料……」年輕人的語氣難掩失落,但他很快振作起來,轉頭安慰馮傑道:「不過你還是很有抽卡的才能,剛剛的SSR裡面有一張超級稀有喔。唉呀,抽卡就是這樣子,懷抱平常心就不會太失望了,人生也總是起起落落嘛……」

看著年輕人故作高昂的笑容,馮傑突然意會到對方的企圖。

「你是不是以為我想自殺?」

「欸?」年輕人的笑容僵在臉上。

馮傑揚起嘴角,盡量笑得溫和可親。

「你誤會了,我沒有要自殺,我只是下來抽根菸,看到月亮很圓,站著欣賞了一下而已。你看,我車就停在前面畫白斜線的地方,要自殺的人不會刻意找地方停好車的吧。」

「真的嗎……」

年輕人眼神游移不定,看了看護欄上馮傑的指痕,又越過馮傑肩頭看了看他背後。馮傑跟著回頭,後面空無一人。他不知道對方在看些什麼,但他不想再跟這傢伙繼續糾纏下去了。

台北又不是只有這一座高架橋。

「當然是真的,別擔心那麼多,我很好,你快回家吧。」

馮傑伸手拍拍年輕人上臂,正欲轉身離開,卻又被抓住了手腕。

「我不相信。」

年輕人抓著馮傑,兩眼直勾勾盯著他,表情十分凝重。

剛剛滿面笑容說大哥幫抽卡什麼的果然都是故作活潑的表演。馮傑心頭火起,甩開他的手,罵道:

「你相不相信關我屁事,我要回去睡覺了。」

「不不不不不行!」年輕人發出哀嚎,居然整個人撲了過來。「真的很抱歉,我嘴巴很笨,也不懂別人在想什麼,沒辦法用比較溫馨的方式讓你回心轉意。但請你再考慮一下,人生那麼長,一定還有很多好事會發生……」

聽他這樣胡言亂語,被熊抱住的馮傑氣得笑了出來。

「哈!我外遇被抓包,小三挖光我存款,老婆帶著小孩離家出走,今天還被裁員了,你倒是說說看,還有什麼好事會發生?說說看啊?」

「反……反正一定會有的……」

年輕人語塞,卻伸長了脖子,死死盯向馮傑身後。見他這一臉蠢樣,馮傑氣得用力拍打他的背,掙扎著想脫離鉗制。

「幹!你根本說不出來!放開我!」

「不行……唉唷!唉唷好痛!」

深夜的高架橋護欄邊,兩人一邊爭執一邊拉扯起來。

什麼除死無大事、平靜的心情、美麗月色下的最後一支菸,馮傑決定一擺脫這傢伙,就要在他面前飛身跳下高架橋,讓這白痴一輩子後悔今晚多管閒事。

對面車道上有機車停下來了,車上兩人都拿出了手機朝著這邊,不知道是在錄影還是在報警。

馮傑急了,一把抓住年輕人的頭髮向外扯,卻在聽見對方叫痛的聲音時不由自主的手軟。習於敲鍵盤的雙手對暴力其實很陌生,他很想像電影主角那樣一拳打飛對方,但無論他怎麼推怎麼打,這個瘋子就是緊纏著他不放。

「滴嘟滴嘟,爸爸接電話,爸爸接電話。」

馮傑襯衫口袋裡傳來小女孩稚嫩的呼喚聲,扭打中的兩人都是一愣。

爸爸接電話,爸爸接電話。

女兒為他錄的來電鈴聲設定給妻子的號碼專用,但在分居一個多月後的深夜裡,妻子怎麼可能會打電話過來……想起妻子和女兒的臉龐,馮傑全身忽然失去了力氣。

「欸欸,把拔,快點接電話。」

剛才還像隻八爪章魚般纏著馮傑的年輕人此時鬆手放開了他,還幫忙把他的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催他接電話。

電話的確是妻子打來的。馮傑忐忑的按鍵接聽。

「喂?阿傑嗎?對不起,這麼晚打來吵你……」妻子的聲音聽起來很疲倦,還帶著一點鼻音。「小彤半夜醒來一直哭,說要找爸爸,不知道做了什麼惡夢,你能不能哄哄她?」

「好,好,當然好……喂,小彤怎麼了?爸爸在聽,不要哭嘛,做惡夢了嗎?沒有沒有,爸爸沒有被怪獸吃掉,爸爸好好的呀。對,對呀,星期天會帶你出去玩,和媽媽一起……媽媽要不要去?小彤幫爸爸問一下……」

馮傑邊講電話邊流出了眼淚,他捧著手機輕聲安撫女兒,拚命壓抑著快要壓不住的哭腔。

旁邊有人遞來面紙,馮傑接過面紙按住眼角,抬頭瞥了對方一眼。

經過一陣扭打,這個多管閒事的年輕人頭髮蓬亂、衣衫不整,看起來活像被洗衣機絞過。他此時微微瞇著眼睛,以一種既像放鬆又像滿足的眼神看著馮傑……的身後。

他到底在看什麼?

馮傑的疑惑很快被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壓過。妻子從女兒手中取回了電話。

「謝謝你,小彤哭個不停,我實在拿她沒辦法。」

「沒什麼,應該的,我是小彤的爸爸耶。」

「小彤很想你。」

說完這句話後,妻子沉默了很久。馮傑不敢搭腔,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似乎都流到喉嚨去了,他喉頭痛得要命,有千言萬語跟硬憋住的眼淚一起卡在那裡。

他小心的呼吸,等著妻子打破沉默。

「我也很想你,其實我知道你沒有跟那個女的再怎樣……我只是……太生氣了……」

妻子在電話那頭泣不成聲。

《無限人生》於鏡文學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 https://bit.ly/33iLfPp

更新時間|2020.09.12 14:2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