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醫師蹺班拖延手術 和平醫院疏失害運將枉死

文|林俊宏    攝影|翁睿坤
房仲于維智持刀從林姓運將背後猛刺,警方深入追查才發現竟是情殺案。如今又爆發其急診醫院疏失害他枉死。(翻攝畫面)

北市聯合醫院和平院區爆發重大醫療疏失!該院去年收治遭砍18刀大量失血的運將,竟發生值班骨科醫師不在院內,直到傷者入院24小時,蹺班醫師才現身,醫院則到隔天中午才安排另名醫師開刀,因延誤黃金搶救時間,導致病患大量失血引發心肌缺血性壞死宣告不治,形同等不到醫師開刀止血枉死,離譜的是,台北地方法院發現有異,函請醫院回覆急救過程,醫院主管竟打算息事寧人,包括聯醫高層及北市衛生局都被蒙蔽。

台北地方法院最近審理萬華1名運將遭失業房仲猛刺18刀致死案,警方原本以為是一起隨機殺人事件,後來深入追查發現竟是早有預謀的情殺案。于姓房仲暗戀的江姓女子透露遭林姓運將騷擾,由江女在林的車上偷裝GPS,便於于掌握林的行蹤再將他刺死,偵辦後檢方依殺人罪起訴房仲,江女則以妨害秘密罪提起公訴。

審理的卷證資料顯示,運將是被房仲活活刺死,沒想到日前卻出現驚人發展,合議庭為查明死因,向負責救治的和平醫院函調急救紀錄發現,當天的骨科值班醫師陳信彰居然蹺班,未在醫院待命,遲遲未替傷者開刀縫合傷口。根據本刊取得的醫院紀錄,運將被送至急診時,只以覆蓋紗布及彈性繃帶等方式加壓止血,紗布仍不斷滲出鮮血,隨後便被護理人員送進加護病房。

北市聯合醫院和平院區爆發重大醫療疏失,聯醫高層都被蒙蔽,毫不知情。

 

值班神隱 護理師叩無人

誇張的是,陳信彰當時行蹤成謎,急診室護理師急叩要他回來,他也未說明身處何地,僅表示無法立刻回院,直到隔天中午院方才安排其他醫生接手開刀,為林止血,又隔了12個小時、亦即林入院後隔天凌晨30分,陳信彰才首度現身探視林,但林的傷勢已急轉直下,最後轉院仍因失血過多引發其他病症死亡,傷患當時形同在病床上躺了12小時流血等死。

北市聯醫和平院區值班骨科醫師陳信彰(圖)蹺班,未緊急替遭砍18刀的運將開刀,恐讓殺人案演變成醫療疏失致死案件。(翻攝臉書)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依照和平醫院規定,創傷小組成員必須在接獲返院通知1小時內趕回醫院,有時可通融至2小時,但絕對不能不來,三軍總醫院甚至明文要求創傷小組值班醫師須在半小時內抵達急診室,並嚴禁醫師推諉收治病患,但陳信彰卻延誤一天才返抵醫院,恐讓原本的殺人案演變成醫療疏失致死案。

 

等待開刀 送進加護病房

究竟消失的24小時,陳信彰去了哪裡?醫院傳出他當時人在南投縣水里鄉,惟傳言是否屬實,仍待聯醫及地院進一步調查釐清,但可以確定的是,陳信彰當班卻開小差,行徑十分誇張,早已在和平院區引起議論,尤其在法院函詢後,院內高層對答覆法院的關鍵問題有所保留,包括和平院區院長黃弘孟對於詳情認知都與護理站紀錄有落差,回報台北市衛生局竟還稱陳信彰並非當晚的值班醫師,院內人士懷疑遭院區主管欺矇。

本刊調查,和平醫院急診室設有搶救傷患的創傷小組,由骨科、外科、神經外科、整形外科及麻醉科等醫師會診,協調、監測大量出血或休克的外傷病患診療事宜,目的在最短時間安排手術,以提高傷者的存活率。

林姓運將去年4月11日深夜11點身中多刀,案發後二十餘分鐘即被送抵和平醫院急救,急診室紀錄他到院時的生命跡象穩定,因大量出血,醫護人員不敢掉以輕心,立刻對他進行電腦斷層掃描,並由擔任創傷小組召集人的郭姓主任醫師會商其他醫生,認為被害人的傷勢未貫穿臟器,均為撕裂傷或肌腱斷裂,判定由骨科值班醫師陳信彰全權接手處理,並立即安排開刀事宜。

不過,護理師在創傷小組討論前後,多次致電陳信彰回來開會及動刀,他都表示無法馬上前來,郭姓主任醫師在得知後也急忙找他回來開刀,但是陳仍然表示不能立刻回來處理,醫院只好將傷者送進加護病房輸血及止血。

林姓司機遭砍後被送往和平院區急診室救治,當時他意識清楚,卻未緊急開刀,後來病情急轉直下,不幸身亡。

 

血流不止 病況急遽惡化

到了案發隔天凌晨1點半,林姓司機被轉送到加護病房,隨即被標註為高危險出血患者,此時他的傷口仍未縫合,情況危急,值班的醫護人員想盡辦法為他止血,但患者滲血問題嚴重,即使不斷換藥,血仍由傷口不斷流出,醫護人員在凌晨2點緊急為他輸血,傷勢依舊不見好轉。

于姓房仲(左)砍人後企圖逃跑,警方(右)在後追趕將他逮捕到案,過程全被監視器錄下。(翻攝畫面)

清晨7點,大夜班的護理師交接給早班時,光是傷者的左手已失血達442cc,血壓也較正常人飆高近1倍,護理師在9點多和陳信彰取得聯繫,他僅說會盡量趕在中午前回來看病人並做處理。

凶嫌于維智(圖)因不滿愛慕的江姓女子遭林姓司機糾纏,憤而埋伏行凶殺人。(翻攝畫面)

由於傷患出血的情況未見改善,不斷在加護病房哀嚎,其他醫師緊急代為開刀,手術後病況仍未好轉,且有部分傷口未縫合,患者的意識開始混亂,直到13日凌晨12時30分,離傷者被送到醫院整整超過24小時,陳信彰才現身加護病房探視病人。

據法院詳查和平醫院急診室處置過程及護理站紀錄,林姓運將當時未傷及臟器,即使身中多刀,仍意識清楚,可完整描述遭刺殺過程,由於被害人的病況急遽惡化關鍵,及後來衍生休克、心肌缺血性壞死等症狀,都指向跟大量失血有關,院內醫師研判,當班的陳信彰沒在第一時間到場處置,恐難辭其咎。

根據護理紀錄顯示,護理師凌晨仍多次致電陳信彰,但他表明無法前來,先收住院,也無法到場向家屬解釋病情。(讀者提供)

 

已非首次 涉及八件爭議

本刊調查,陳信彰2013年3月從新北聯合醫院三重院區轉職北市聯醫和平院區,根據北市聯合醫院統計,陳任職這段期間,個人涉及的醫療爭議案件就有8件。

「陳信彰值班叩不到人,已不是第一次了,護理站叩不到人都會請陳的主管打,這次連主任都叩不回來。」知情人士指出,陳涉及的醫療爭議還包括應在醫院值班,深夜住院病患需要急救卻叩不到醫生,驚動院方高層出來善後,病患家屬也找議員協調,最後才擺平。

遭砍18刀的林姓司機入院12小時後才緊急動手術,醫師陳信彰蹺班,明顯延誤救治。(翻攝臉書)

如今在人命關天的緊要關頭,陳信彰又再次神隱,讓這起殺人案再掀波折,司法勢必查明醫師蹺班與運將之死的關連性,其中醫院慢半拍的處置是否得當?也應一併查明,才不致讓一條寶貴的生命不明不白地枉死。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