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王子旺家業4】還清20億債務砍掉重練 爸爸叫他關廠大王

華夏玻璃執行長廖冠傑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王均峰
廖唯傑(右)2015年進入華夏後,與哥哥廖冠傑(中)一內一外,合作無間。

2013年回台接班的廖冠傑,把在過去在華爾街投資銀行所學的運作模式帶進華夏,「以前我們連官網都沒有,我就先弄個網站,把公司願景、制度都放上去,讓員工慢慢改。」而生產線大多是看他長大的老師傅,廖冠傑認為,若老師傅退休,勢將面臨技術斷層。自知一個人能力有限,他決定找在東京三菱銀行上班的弟弟廖唯傑幫忙。

曾在日本機器廠與東京三菱銀行工作的廖唯傑,回華夏後成立科技部和研發部門,從內部改善生產效率。

「那時我們一起去沖繩,他是以遊玩之名,實際上來說服我回去。」在廖唯傑的印象中,廖冠傑一直是個很歡樂的大哥,「但那次看到他真的嚇一跳,兩鬢都是白的。」曾在日本機器廠工作的廖唯傑,回華夏後成立科技部和研發部門,導入機器手臂提升生產效率,並開發照相檢查機,降低對外包設備廠的依賴,產品毛利也翻倍增至14%。

廖冠傑(右)認為,若生產線上的老師傅退休,華夏未來勢將面臨技術斷層,便找回弟弟廖唯傑(左)來助陣。

有了弟弟助陣,2015年升任總經理與財務長的廖冠傑,一面提出財務計畫與銀行溝通爭取延貸,一面收回過去分散在子公司專業經理人手中的採購權,改採集權管理。

廖冠傑將華夏在大陸的4座廠縮減為2座,一度被父親廖霞榮封為「關廠大王」。

「我們在台灣跟大陸投資ERP系統,取代紙本作業,讓單據與訂單透明化,再把採購跟審核訂單的權力收回總公司。」接著他縮短戰線、減少債務包袱,「以前的時空背景適合不斷擴張,現在必須做得更精、更扎實。我親自去溝通,順勢把廠合併,3千多個員工降到1千5百多人,把績效比較好的留下來。」華夏的大陸廠從4座縮減為2座,儘管兩岸合併營收從70億元降到45億元,但還掉20億元債務,也讓公司營收不再虛胖。

廖唯傑說,即便是小細紋,都會影響玻璃的強度,出廠前須反覆檢查。

「做這件事的當下我很痛苦,痛苦到不行。」尤其大陸廠是爸爸打下的江山,砍掉重練談何容易?廖冠傑苦笑,「我爸是屬於完全不關型,他常笑說他是開廠大王,我是關廠大王。但這是必要之惡。」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