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亡夫親植鐵樹開花透希望 諸慶恩遺孀親筆信求平反

文|林俊宏 劉志原    攝影|林韋言    繪圖|米承鶴
諸慶恩是虔誠教徒,不但孝順長輩,更疼愛妻小,常陪大女兒玩火車過山洞,如今已成往事。(讀者提供)

高院日前駁回銀行員諸慶恩案再審聲請,台灣高檢署火速提出4大理由抗告,諸慶恩遺孀也首度發聲捍衛丈夫的清白,寫下3頁親筆信給最高法院法官,詳述富商翁茂鍾在她先生過世後,透過司法追殺諸家妻小的惡劣行徑,自述當時彷如行屍走肉,心如刀割,不但徹夜難眠,為了不讓判決有罪汙名冠在丈夫頭上,更絕口不向親友提及官司一事,直到翁茂鍾醜聞接連引爆,孩子們透過報導「在傷口上追憶父親」力搏平反,最近連諸慶恩生前親植的鐵樹也突然開花,讓她對司法燃起一絲希望,期盼全案能重審洗刷丈夫的冤屈。

遭富商翁茂鍾誣陷抑鬱而終的法商巴黎銀行經理諸慶恩,生前被控偽造定存單判刑4月後枉死,高檢署替他聲請再審上月遭高院駁回,就在檢方以諸慶恩未獲法院公平審判等理由提起抗告之際,諸慶恩遺孀為了洗刷亡夫的不平之冤,也首度發聲,寫下超過3千字的親筆信給最高法院,詳述她十多年來的心路歷程,字字血淚,只求官司能翻案成功。

諸慶恩1家4口原本幸福美滿,卻遭翁茂鍾布下天羅地網設局陷害,高檢署力拚翻案,靜待最高法院裁定。

再審遭駁回 萬念俱灰

1名諸慶恩的親友向本刊表示,案發至今,始終保持沉默的諸太太,在親筆信中向法官提及,1個多月前,高檢署著手向高院聲請本案再審期間,諸慶恩生前在住家陽台種植的鐵樹,居然首度開花,她見了不但開心拍照,並和友人分享,認為這是黎明前的喜兆,未料事與願違,很快傳來高院駁回再審,讓她和女兒的希望落空,再次經歷人生重大煎熬。但還是希望再審案上訴最高法院,最後能有好結果。

諸慶恩生前親植的鐵樹日前首度開花,諸太太認為這是黎明前的喜兆,對冤案平反充滿了希望。(讀者提供)

該人士告訴本刊,諸太太這十多年來守護著她與諸慶恩共組的家庭,從沒改嫁的念頭,見再審遭駁回,一度萬念俱灰,因此有感而發寫了一封親筆信,詳述丈夫死後全家人如何將冤屈、壓力的傷痛及眼淚,轉化為人生的養分,希望能喚得法官的一絲垂憐。

諸太太在信中提到,當年丈夫被判有罪時,尋找各種可能的救濟途徑,如今,冥冥之中,命運似乎將她、女兒與丈夫串聯在不同的時空重逢,全家同樣為爭取正義而奮鬥,她更心疼女兒們多麼盼望完成爸爸生前清白無罪的遺願。

諸慶恩18年前冤死,親友為他舉辦追思會並出版一本厚達百頁的《天家慶恩》文集,字字血淚,成為諸家椎心之痛。圖為文集封面。(讀者提供)

諸太太回憶,丈夫18年前突然離開人世,除了留下年邁的雙親,還有她與4歲及1歲的2個女兒,當時小女兒正牙牙學語,整天喊著爸爸,反倒是原本天天和爸爸玩火車過山洞的大女兒,知道爸爸走了,居然冷靜到從沒哭過,也沒吵著要找爸爸,乖巧的程度讓她相當不捨。

信中她說,這些年來她默默與孩子們互相疼惜、低調過活,認為丈夫生前根據銀行以及律師的專業意見,填製1.4億元的定存單根本沒有違法,她很不捨丈夫被判決有罪冠上汙名,因此,當年官司的事都沒有告訴周遭親友,連小孩也都被蒙在鼓裡。

 

暗自舔傷口 追憶父親

諸家親友說,這段不為人知的祕辛,直到去年有了變化,諸太太在信中提到,自從本刊陸續揭發翁茂鍾案,並透過臉書找到諸慶恩的女兒,2個孩子私下討論後決定不告訴媽媽此事,也不回應本刊有關諸慶恩的官司問題,「諸太太以為孩子們對爸爸生前的官司毫不知情,沒想到她們卻每天偷偷追蹤相關報導,不論新聞或社論全都逐一詳讀,彷彿舔著傷口追憶父親,著實令人心疼。」

諸慶恩18年前驟逝,當時1歲小女兒(圖)牙牙學語,整天喊著爸爸。反倒是常和爸爸玩的4歲大女兒竟乖巧到從沒哭過。(讀者提供)

諸太太在信中告訴法官,她得知上情之後,忍不住追問女兒:「難道妳們心中都沒有問號嗎?」女兒則回說:「當然有,但是只要想到問媽媽的話,媽媽一定會難過得大哭,我們寧願選擇不要知道。」

巴黎銀行1998年向翁茂鍾的怡華公司追債,官司不但敗訴,銀行經理諸慶恩還遭逼死。(翻攝法國巴黎銀行官網)

她又問女兒:「妳們看了報導會懷疑爸爸嗎?」孩子們說:「從小到大,聽每位長輩形容爸爸是具有虔誠信仰的教徒,除了敬愛上帝,他在家更孝順父母、疼愛妻小,在工作上也盡忠職守、熱心助人。」但讓她們不懂的是,爸爸當時明明先問過公司及律師相關法律意見才填具定存單,即使挨告,銀行及相關證人也都出面提出許多證據,證明爸爸沒有犯意或犯行,不解二審法院怎麼會將一審無罪判決逆轉改為有罪?

諸太太說,當時丈夫挨告,她其實非常擔心,但丈夫總是安慰她,等司法查明就會還他清白,她還記得丈夫離開人世的前一個週末,帶著全家人到淡水騎腳踏車及野餐,當時媽媽發現諸慶恩眉頭深鎖,還說他看起來好累,她只好趕緊安慰媽媽說沒事,沒想到不久丈夫即過世。

翁茂鍾(左)在2012年炒股案執行時,竟在易服社會勞動過程造假,台南地檢署本月初將他起訴,法院也裁定繼續羈押。

 

求償金額大 拋棄繼承

她還提到,夫婿死後,媽媽相當自責,認為她身為長輩,居然沒能察覺孩子身心疲憊,最後才會倒下。面對突如其來的噩耗,諸太太說她同樣整天傷心、掉淚,白天像行屍走肉般去上班,其實心裡有如刀割,內心早被撕裂或啃食,連續好幾個月無法入眠,半夜裡經常醒著,淚水從來沒停過。

司法院追查與翁茂鍾不當往來的法官,查出有人在訴訟中下指導棋或收禮等醜聞,震驚國人。

幸好當時公司老闆及同事體諒,說如果累了就回家休息,但她哪都不敢去,很怕勾起與丈夫的任何回憶,因此,常常到女兒就讀的幼兒園門口板凳呆坐一下午,因為只有看到女兒,她才有勇氣活下去,字裡行間透露外人難以想像的哀痛。

令人氣憤的是,諸慶恩死後,諸太太才知道除了刑事官司之外,翁茂鍾還另外透過民事訴訟求償,銀行雖出面請律師打官司,但在溝通過程中,她才體會被官司纏訟的壓力及痛苦,尤其當她收到法院厚厚的判決書,一堆專有名詞如同天書,她反覆閱讀還是不得其解,腦中浮現的盡是丈夫被官司折磨凌遲的畫面。

翁茂鍾(圖)擁有綿密司法人脈關係,竟利用民、刑事手段追殺諸慶恩全家。(中央社)

諸太太說,求償金額龐大,律師向她分析最好及最壞的狀況,最後,她無奈接受拋棄繼承的建議,當初丈夫身亡時,軀體與她分離,她如同已經死了一次,後來放棄繼承時,又像是被迫切割僅剩與丈夫最珍貴的情感及心靈連結,再一次生離死別的椎心之痛,讓她感到絕望無助。

高檢署罕見替諸慶恩聲請再審遭駁回,除表示遺憾,並向最高法院提起抗告。

除了她身心俱創,小女兒因年幼即沒有爸爸照顧,長期遭同學孤立欺負,如用鞋子踢、筆尖戳、偷藏作業或文具,她也常接到老師來電,提到孩子在學校闖禍,但之後深入了解,根本不是女兒惹事,這些年來,她在公司與學校二地奔波,1個月收到10張交通違規罰單已是家常便飯,幸好在家人陪伴及教會兄弟姊妹的關懷下,孩子才能樂觀開朗成長。

 

靠信仰支撐 期盼正義

諸太太說,大女兒在父愛4年陪伴教導,個性像極了爸爸,不但常替家人做菜,晚上還會哄她睡覺,甚至稱呼她為寶貝,她曾經埋怨上帝太早接走諸慶恩,但也感謝主賜她一對天使女兒。

信末她還提到,丈夫離世前一晚還跟教會朋友為SARS疫情禱告,他是到最後一刻都活出美好的生命勇士,全案自從媒體陸續報導後,家人收到很多關心,大家對於丈夫生前的蒙冤遭遇都難以置信,她不解為何還給諸慶恩一個白紙黑字的無罪判決這麼難?她並在信中強調,不信公義喚不回,期待司法公平正義能盡速到來。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