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師鳳毛麟角 鍾瓊婷因為一句話入行十年不變心

【舞弄光影燈光師1】

文|祁玲
鍾瓊婷(右)畢業後因緣際會進入攝影器材公司上班,從打燈學起,沒想到一頭栽進這個領域。 (鍾瓊婷提供)

電影是光影的藝術,藉由影像講述故事。導演和攝影指導為畫面的風格質感定調 ,能否具體落實就要看燈光組的功力,領頭者便是燈光師(gaffer)。

在片場,等同電工領班的燈光師以男性居多,本刊專訪在業界有如鳳毛麟角的女性燈光師鍾瓊婷。她入行逾10年,參與過《聽見歌 再唱》《返校》影集版和《健忘村》等片,並以公視人生劇展《三朵花純理髮》和《偷窺心事》,兩度獲金鐘獎最佳燈光獎,是台灣首位獲此獎項的女性。

「有人說,如果你想學攝影,就要先學燈光。」鍾瓊婷畢業後,因緣際會進入攝影器材公司上班,從打燈學起,沒想到一頭栽進這個領域,並於2008年以電影《九降風》入行,如今在業界做出好口碑,專業備受肯定。

鍾瓊婷以公視人生劇展《三朵花純理髮》獲金鐘獎最佳燈光獎,是台灣首位獲此獎項的女性。(公視提供)

鍾瓊婷從助理做起,幸運的是,不僅教她的前輩有耐性,同事也很包容,不曾因性別差異受委屈。頂多有人問:「你搬得動嗎?」她自認力氣滿大,但也不會逞強。最重要的是熟練器材,並且與同事互相配合。

入行之初,她對打燈沒有太多想法,多半專注於完成工作。她說:「燈光這東西滿妙的,當你真的了解它的時候,它是不會被侷限的,會因為地方、場景和劇本的不同,有很多不同的方向去做,它比較多變。」

回首來時路,她坦言,從助理做起時,一心只想把事情做好,沒有想太多。但是久而久之,燈光的巧妙多變、沒有侷限,讓鍾瓊婷深受吸引,才會一路做到現在。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