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頻繁幽會對話鹹濕 水利署官員偷情人妻下屬

文|莊琇閔    攝影|攝影組    繪圖|林媛婷
黃信融用遮陽墊遮住擋風玻璃,與H女平躺在前座,獨處1個多小時。

即將升任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副局長的黃信融,驚爆與人妻下屬不倫戀!本刊調查,黃不僅多次與人妻幽會,簡訊對話更是鹹濕,今年5月全台大缺水,水利署上下忙著抗旱,他們卻忙著調情,甚至互稱對方生殖器為「小胖弟」與「妹妹」,此外,黃還要人妻請假陪長官吃飯、逛街,討長官歡心。女下屬的丈夫已掌握證據,準備和妻子離婚,也希望政風單位徹查,還他公道。

經濟部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簡稱南水局)轄下的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主任黃信融,8月即將高升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副局長,仕途看好,但就在他北上履新前2週,卻與南水局一名人妻女主管幽會,被本刊全程直擊。

 

停車獨處 座椅打平

7月14日上午,南水局主管會報在曾文水庫辦公區舉行,黃信融與H姓女主管一早便到場參加會議,上午11點多會議結束,2人分別於12點左右駕車離開,但並未回到各自的辦公室,而是往台南玉井的方向前進,各自有配偶的2人也許擔心被跟監,一路上十分謹慎,不時將車停靠在路邊,確認沒有可疑車輛尾隨之後,才繼續往前開。

停好車後,H女走出玉井運動公園停車場,搭上黃信融的車。

中午12點半左右,H女的車先抵達玉井運動公園停車場,5分鐘後,黃信融的車繞了進來,但馬上又開到外面,在路邊停了近10分鐘,確定四下無人,H女才快步上車。

戴著帽子、墨鏡及口罩的H女,非常自然地開門坐上副駕駛座,黃信融則小心翼翼,把車開往一處狹窄的產業道路,然後停在路邊,確認沒被跟蹤,再掉頭開往台三線,最後停在路邊。

黃信融將車停好後,特別用鋁箔遮陽墊把前擋風玻璃遮住,但從側邊車窗還是可以隱約看見車內狀況,當時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的座椅皆已打平,孤男寡女就這樣躺在車上幽會一個多小時,直到下午2點多,黃才把車子開回玉井運動公園。

黃信融與H女於車上獨處1個多小時後開車駛離路邊。

雖然幽會已經結束,黃信融還是非常小心,並未把車開進停車場,而是停在入口處,H女則自行下車,隨即走進停車場開車,這時H的手上多了一個白色禮盒,知情人士告訴本刊,這應是黃北上任職前送給H的禮物。女方上車後,黃並未駛離,一直等到H女將車開出停車場,黃才掉頭往反方向開走。本刊調查,這天下午2人都未再進辦公室上班,而是各自回家。

 

過從甚密 私訊調情

知情人士指出,這是黃信融與H姓女主管一貫的幽會模式,因為2人都是單位主管,不需打卡上下班,時間非常自由。不僅私下幽會,今年5月底,H女的丈夫還接獲太太與黃信融的LINE鹹濕對話截圖,2人互稱對方生殖器為「小胖弟」與「妹妹」,H女傳:「小胖弟有沒有被刺到?很想它呢!」署名OU Shuia的黃則回:「長長了就不刺了!」H女接著回:「應該來視訊一下!」

雖然黃信融化名OU Shuia,但對話中H女談及業務指出:「怕雨下不來,但我選擇相信預報,幸好有來。」對方則回:「高屏堰這種雨可到30cms。」讓H女的丈夫確定OU Shuia就是黃,也痛批當時水利署忙著抗旱,他倆卻忙著調情。

黃信融與H女的LINE對話十分鹹濕。(示意圖,非實際截圖)
黃信融雖用化名調情,但用字遣詞洩露了自己的身分。(示意圖,非實際截圖)

事實上,黃信融與H女過從甚密,早在6年前就於南水局傳開,當時黃是南水局的經管課長,H女則是其下屬,黃以辦理「國家環境教育獎」業務為由,常假借考察之名帶H女出遊。

2015年間,H女的丈夫還從太太車上的行車紀錄器發現,老婆聲稱要出差,其實是在黃信融的指示下,請假陪當時南下視察的水利署主任祕書賴建信(現任署長)出遊,中午先由H女陪賴吃日本料理,下午又陪賴喝下午茶、逛街。2個月後,賴南下參加一場在成功大學舉辦的廉政論壇,H女又在黃的指示下,陪賴逛街。同為公務員的H女丈夫十分不滿,要求賴、黃說清楚,並宣稱將向政風單位舉報。

黃信融在南水局(圖)服務時是H女的長官,2人當時就傳出緋聞。

 

出差為由 頻繁共遊

為了平息風波,當時黃信融特別陪賴建信在一間咖啡店與H女的丈夫見面,賴向H夫道歉,解釋是為了指導H女辦理國家環境教育獎業務,才一起吃飯、討論,也承認和已婚女下屬利用出差時間單獨出遊確實不妥,並承諾日後若因業務需求邀H女單獨陪同出差,他及黃一定會告知H夫,H夫則勉強接受,選擇相信。

不過,黃信融並未履行承諾,事後仍經常以環境教育獎業務出差為由,與H女單獨出遊,H女也因多次隱瞞丈夫,導致夫妻倆爭吵不斷,H夫憤而請調北部任職,目的是讓妻子獨自照顧小孩,無暇與黃亂來。但H夫北上後,黃與H女卻更加大膽,就算環境教育獎業務已結束,2人仍頻繁出差、出遊。

黃信融(左3)曾指示H女陪水利署長賴建信(左2)吃飯逛街,引發爭議。

2016年黃調任南水局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主任,H女則調往另一單位,並升任主管,2人辦公室相距20多公里,但仍經常相約獨處。同年底,某南水局員工到高鐵站準備搭車出差,恰巧撞見H女把車停在附近的偏僻道路,再搭黃的車離開,此事傳到H夫耳裡,讓他氣得再次找黃理論,黃則以討論業務為由塘塞,H夫無法接受,認為2人肯定有問題。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某天中午,H女的丈夫上網查詢太太車輛的ETC即時過路費紀錄,發現太太正駕車由南水局燕巢辦公區前往台南高鐵站,他打電話到辦公室詢問,確認太太當天下午休假,黃信融辦公室也說黃當天出差。

現任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主任黃信融(圖)遭爆與人妻下屬偷情。(翻攝水利署官網)

為了確認太太的行蹤,H女的丈夫委請友人到場察看,果然見到太太的車停在高鐵站附近,傍晚再前往察看,正好見到黃開車停在H女的車旁,讓她下車。至此,H夫終於確信太太與黃信融的緋聞是真的。

 

遭戴綠帽 盼求徹查

為了討公道,H女的丈夫特別南下,還帶著長輩到黃信融辦公室質問。黃一開始聲稱自己當天出差,並不知H女到高鐵站一事,後來H夫告知,友人看到他太太從黃的車子下來,黃才改口說跟H女在高鐵站內的店家與廠商洽談環境教育業務。

不過,當天H女丈夫的友人特別到高鐵站內確認,並未看見2人,眼看無法繼續圓謊,黃信融開始東扯西扯,表示他幫H女度過人生低潮,甚至說她升職也是他幫忙疏通的,讓H夫聽了氣憤難平,但因沒有抓姦在床的鐵證,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外型亮眼的H女雖然已婚生子,仍被同事稱為南水局之花。(讀者提供)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H女與丈夫是國立大學研究所同學,2人畢業後順利考上公職,一開始同在水利署北水局任職,當年共組家庭,傳為佳話。後來H女調到南水局,H夫也請調南部其他單位,沒想到妻子卻與上司傳出緋聞,讓H夫十分傷心,原想等妻子回頭,不料事與願違,讓他感到心灰意冷,有意結束這段婚姻,也希望政風單位能夠徹查,還他公道。

 

黃信融:沒與H女幽會

針對車內幽會一事,黃信融回應:「十幾天前的事怎麼可能記得住?根本沒有這個事啊!」否認他與H女有曖昧關係。他還強調,升官路上,這種惡意攻擊的狀況屢見不鮮。

此外,水利署長賴建信也否認H女當年曾陪他單獨吃飯、逛街,但承認曾與H夫碰面,解釋H女必須經常出差的原因。賴說,他是因為知道H女因公事被丈夫誤會,才在黃信融的陪同下解釋,僅此而已。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