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級導演也失眠 山田洋次憂劇本太順利整晚沒睡

【日本名導新作番外篇】

文|王怡文
山田洋次(右)推出第89部執導作《電影之神》,從前製作業開始就相當謹慎。(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日本名導山田洋次編導的《電影之神》是松竹電影公司創立100年的紀念作品,也是山田從影67年來執導的第89部電影。山田洋次和先前合作《男人真命苦50 歡迎歸來》的朝原雄三再次攜手編寫劇本,期間多次和劇組合宿討論,製片房俊介爆料,劇本完成的那一晚,他與朝原開心地小酌一杯,山田洋次卻因一切太過順利整晚沒睡。

《電影之神》改編自小說家原田舞葉的同名小說,房俊介與阿部雅人都是首次擔任電影製片。其中房俊介與山田洋次特別有緣,老家在奄美大島的他接受本刊專訪聊到與山田洋次的緣分:「導演拍《男人真命苦48 寅次郎紅之花》時,有許多場景都是在奄美大島拍攝的,而我老家剛好在當地經營旅館,工作人員都住我家旅館,也逐漸與大家變熟。」

《電影之神》製片房俊介因家中經營旅館,意外與山田洋次牽起了緣分。(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2009年山田洋次製作電影《春之櫻-吟子和他的弟弟》時,邀房俊介到自己家幫忙做劇本助理,房俊介從當時開始學習到電影製作,在公司的指派下,決定挑戰《電影之神》製片工作。《電影之神》編寫劇本期間,主要由山田洋介和朝原雄三,以及房俊介3人一起討論進行,前後更進行了3至4次的合宿。

房俊介回憶起最後一次的合宿中,最後一天晚上順利完成劇本,「完成後大家就解散回到各自房間,我和朝原則因為心情很好就一起小酌一杯。沒想到隔天起來山田導演跟我們說他都沒睡,因為回到房間後,他自己在腦中跑了一遍,他覺得一切太過順利了,所以整個晚上都在想這樣行嗎?後來他覺得還是有些地方得修改,入稿也因此延遲了,合宿後也持續進行修改作業。」

《電影之神》歷經2年多的製作期總算在今年順利上映,山田洋次(前排左)與演員出席日本宣傳活動時難掩興奮。(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電影之神》去年3月開鏡,原先預計上半年殺青、12月上映,卻因疫情打亂了行程。首先是志村健確診新冠肺炎,當時住院治療的他透過經紀公司請辭,劇組尊重他的意願決定換角,改由他的好友澤田研二代打演出;接著因疫情停工,緊急事態宣言結束後才於6月重啟拍攝工作,復工後在劇組嚴格執行防疫政策的狀況下順利拍攝,但北川景子去年下半年後因懷孕告假,最後一場在戲院的戲,直到產後才拍,去年12月才完全殺青,連山田洋次也嘆:「包括準備在內過了兩年多時間,在我漫長的電影生涯當中,這還是第一次這麼長時間才上映的作品。」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