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釋放情緒到帶來勇氣安慰 周冠威坦承這段哭得最難過

【勇敢的香港人番外篇】

文|項貽斐
理大圍城當天,眾多香港市民試圖營救學校裡的學生。(時代革命提供)

紀錄片《時代革命》條理分明的陳述反送中運動始末,許多觀眾看片後都為之感動流淚,也有在台灣的香港人覺得自己做得太少、或因已離開香港感到愧疚。對此,導演周冠威表示,哭很重要,是釋放情緒的方法;也不必因離開香港感到愧疚,愧疚代表是有良心的人,他希望這部影片除了呈現真實,還能帶給觀眾勇氣與安慰。

周冠威坦言,無論拍攝或剪輯過程中,因情緒起伏很大,經常流淚。在香港理工大學手足被警方圍困時,他曾在裡面經歷三天兩夜,雖然也有拍攝當時的情況,但後來他因後製剪接看了其他攝影師拍攝不同角度呈現的片段,又有不同的體會。「我哭得最難過的是,原來那時友那麼多人出面,想救這些學生。當時一群陌生人被困在一起,裡面氣氛雖然很恐怖,但其實外面一直有人在守護、想救出裡面的人。」

在重看理大事件時,周冠威也有所體會:「我覺得整個香港城市,有一種很大的生命力、勇氣與熱情,最終結局雖然悲慘,但也見到人性的光輝。」正因如此,他在剪接《時代革命》時情緒常會激動,流下的眼淚也很複雜。

導演周冠威希望《時代革命》能幫助經歷過這場運動的人帶來力量。(時代革命提供)

周冠威在2019年底、2020年初剛開始整理《時代革命》素材時常會做惡夢,夢到很暴力畫面、被搜查的畫面,與家人分離的畫面,非常傷心,但在長達一年半的後製過程中,一直看這些影像素材,逐漸可以面對。他說,當初有時看著素材或單純訪問稿的文字就落淚,但他相信電影、創作是一個療癒的過程,這部紀錄片也是幫助他走出來的關鍵。「如今我不再做惡夢,希望這部片除了幫我自己、也能幫助經歷過這場運動的人。」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