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媒體光環轉職去】不想寫業配換東家遇上停刊 老鳥記者投身上升產業 

文|楊筠    攝影|吳貞慧 楊弘熙
曾在《中國時報》、《聯合報》、《壹週刊》等主流媒體擔任美食旅遊記者的邱雯敏(小八),2020年因《壹週刊》收攤轉換跑道,現今是World Gym的正職有氧教練。

工時過長、薪資不漲,記者一職曾數次被評為最糟糕職業,十幾年來歷經主流媒體停刊、大批裁員,又被推向更窘迫的境地。能見度高的主播能華麗轉身當公關、當發言人,但衝第一線或連名字都沒露出過的基層媒體從業人員,不做新聞,還能做什麼?

雖然網友常譏笑「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專業媒體人的養成其實並不容易。我們採訪到三位曾經的同業,拚搏多年,卻因大環境劇變不得不轉職。卸下媒體光環、從頭開始很辛苦,但待過變動極大的媒體,也沒什麼不能適應的了。

上午10點半,邱雯敏(小八)掛著耳機邊聽音樂變看著自己整理的教課筆記,為稍後的飛輪課進行準備。自從當了有氧教練,她耳機幾乎沒拿下來過,隨時都在聽電音、嗨歌,一有空檔就猛盯手機看影片背課程,「要在每個動作前就先下指令,不背到滾瓜爛熟怎麼行。」 這堂「飛躍騎肌」是飛輪結合啞鈴、彈力繩,50分鐘課程裡變換10次音樂,隨著音樂愈來快、愈來愈嗨,小八喊著「Yes!GoGo!你可以的!」帶大家站著騎,彷彿要奮力騎上陡坡。

台上的小八自信模樣完全就是個專業有氧教練,可是誰想得到,2年前她還是個斯斯文文、講話秀氣的資深文字記者。她決定參加健身俱樂部World Gym培訓課程後,曾面臨人生最大挫折感,幾次崩潰大哭,「那時喊個Yes都覺得很尷尬,勉強擠出很弱的GoGo,心裡還會覺得到底是要Go到哪裡去…」

政大新聞系畢業的小八,過去不論求學或求職,都順風順水。畢業第一份工作在當年所謂的正派大報《中國時報》擔任美食記者,「大學時,有個理論派老師會狂批《蘋果日報》腥羶色、很爛,那時候默默覺得中時、聯合才是優質媒體。我進中時的時候,它也還沒易主。」

正統新聞系出身,小八即使是美食記者,也有滿腹理想,「我想做有觀點的評論,不希望只是吹捧高級餐廳。」她在中時近10年,自認的代表作是胖達人麵包風行時,她是第一個討論天然酵母到底是真還是話術的記者。

在飛輪教室裡,小八(右)為初次上課的學生細心解說飛輪的使用方式。

當年,寫一篇好的報導,成就感還是有的,不過,她苦笑說,她入行沒幾年,就感覺媒體是夕陽產業,「一進去要先掛實習記者2年,之後才能升正式記者,但要升的時候,因雷曼兄弟倒閉引發的金融海嘯掃到我們,公司主管說要共體時艱,升職不加薪。」頗受賞識的小八雖然躲過裁員,薪水卻一直停滯,「有加過幾次很無感的幾百元。」薪水雖然極普通,但大報美食記者在外還是備受禮遇,「好比短時間內就去過瑞士2次。」她用此來自我平衡。她自己也會不小心浮誇,「有一年我留職停薪去紐約遊學,想體驗不一樣的飲食文化,明明很窮,還是花了快1萬元去吃米其林餐廳。」

隨著紙媒式微、面臨轉型,本來可以好好寫專題報導的小八,也必須搶快發網路即時新聞,「我覺得很煩,我不認為一個五星級餐廳推新套餐算什麼獨家。」後來離職去《聯合報》娛樂生活中心,因是自負盈虧的獨立單位,「所以要寫一些業配。」她很快便離開。

小八最後待的媒體是《壹週刊》,擔任美食旅遊組主任,但後期幾乎都是外包,全組剩她一人,負責跟外稿溝通。「我沒有特別緊張《壹週刊》到底會不會結束,覺得先把事情做好再說。」她做到2020年2月29日,陪著週刊關燈收攤,「我在週刊才2年,遣散費很少,領了4個月的失業補助,我當時覺得不可能再找到媒體正職工作,因為美食旅遊這類稿子外包已是趨勢。」

一直有運動習慣的小八,是健身俱樂部World Gym老會員,「我會固定去健身房,也最喜歡登山,這是我心煩阿雜時,放空自己的方法。」跟了5、6年的明星級教練,早年曾是旅遊雜誌《行遍天下》記者,得知她失業後,問她要不要參加有氧教練培訓,給自己一個跳脫媒體的機會,他願意當推薦人。

小八在《中國時報》辦公室的上班照。她對工作有份使命感,希望寫有觀點的評論,不願只吹捧高級餐廳。(小八提供)

「我想了一下,覺得健康意識抬頭,健身產業好像是往上走。」只是轉換跑道從零開始,不只需要勇氣,更需要抗壓性。為期3個月的培訓課程,讓小八陷入人生最低潮。

「那段時間我非常痛苦,那個痛苦在於,大家起跑點不同,卻被放在同一個水準上比較…我是屬於後端、每次被點名要加油、要跟上大家的那個。」跟小八同期參加培訓的20多人中,很多是剛從體院或舞蹈系畢業,也有在外面已教過1、2個項目,再來進修的。「我是全班年紀第二大,大家自我介紹時都說剛從哪裡哪裡畢業,我說我已經大學畢業15年了。」

小八其實並不認為自己的體能不如人,「畢竟我也是長期有運動的。但因為受訓的幾個項目中,有1、2個是我之前完全沒碰過的,譬如踏板,身體的協調性一時無法適應。」媒體資優生當時一直被否定,挫折感很深,「我沒有想要放棄,但很怕被放棄。」參加培訓就是希望能通過訓練,成為正職的有氧老師,「後來全班年紀最大的被淘汰了,只能先兼職,我壓力更大。」

擔任美食記者時,小八(左)與來台的法國名廚侯布雄(右)合照。(小八提供)

那段時間,小八只要跟熟一點的朋友聊到近況,就會脆弱到掉淚,回家也曾崩潰大哭。心理素質要磨練,身體也拚到極限,「常常肌肉緊繃到半夜被痛醒,後來還腳底筋膜炎。」回想起受訓的日子,小八似乎又紅了眼眶。

終於通過艱困培訓,小八如今已在World Gym教課1年半,是正職的有氧老師,「只要是正職老師,就保證一週至少會排15堂課。」以她來說,每月可領4萬元左右,「雖然沒有當記者時收入好,但比較有時間做自己的事,而且邊運動還能邊賺錢。」

小八說自己還算是菜鳥,只求能夠先順暢教課,不急著經營學生,「我並沒有追求要當明星教練,我知道有些明星級教練一天可以上5堂課,收入很不錯。」她想先慢慢找到自己的教課風格,「我覺得我是屬於比較心靈層面的老師,哈哈哈。」

教完拳擊有氧課,小八已滿身大汗。

對於這份工作,小八自覺漸入佳境,「唯一不習慣是,每天回家要洗好多衣服,因為我上完一堂課就全身大汗要換衣,包包塞滿臭衣。」工作之餘,她最近也開始經營部落格,「我想寫關於登山的一些問題或灰色地帶…」勇敢轉換跑道的小八,重新找到生活節奏。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