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錶壇回顧專題》進化與再進化!ULYSSE NARDIN:改變鐘錶業的雅典狂想曲

文|陳哲民 Jamie Chen
雅典Freak S腕錶,於卡羅素機芯上裝配二組傾斜式的擒縱結構,並以中央差速齒輪統合二者的時間計算。整只手錶的設計概念與視覺效果,都非常強烈。定價約NT$4,297,800。

2022是錶款的「進化之年」,簡直就像許多寶可夢剛好都收集到足夠的糖果,在這一年間同時完成他們的進化大事。

有哪些錶款呢?在年終即將到來之際我們特別企劃此一專題,而第一個上場的,就是ULYSSE NARDIN雅典錶,今年豔驚四座的「雙核引擎太空船」Freak S錶款。

說到ULYSSE NARDIN雅典錶,資深錶迷們第一時間想到的,絕對就是Freak「奇想」腕錶了。這是一款以「飛行卡羅素」而聞名的獨特錶款。然而,今年發表的全新Freak S,與其要講它是卡羅素結構,不如直接說,它已進化成一款講究「視覺震撼力」的「雙核動力宇宙飛船」錶款了。

雅典Freak S腕錶,於卡羅素機芯上裝配二組傾斜式的擒縱結構,並以中央差速齒輪統合二者的時間計算。整只手錶的設計概念與視覺效果,都非常強烈。定價約NT$4,297,800。

只要看一眼雅典錶今年的全新Freak S,無人不印象深刻的。它將Freak機芯原本採用的直列式機芯結構,改成雙重式的,全新的「雙擺輪」擒縱系統,分列於卡羅素機芯分針的二側,正猶如太空船的雙引擎。而且,藍色擺輪是以「鑽石矽」製作,分別呈20度角傾斜,再以中央「差速齒輪」系統統合計算二個擒縱結構所計算的時間。另外,也結合藍色砂金石製作的底盤,以及機芯底部的「磨床式」自動上鏈結構,讓此錶由內而外真有如穿梭在宇宙時空的飛船,也實現了我們對未來錶款的想像。

雅典Freak S腕錶,於卡羅素機芯上裝配二組傾斜式的擒縱結構,並以中央差速齒輪統合二者的時間計算。整只手錶的設計概念與視覺效果,都非常強烈。

然而,這款手錶是如何演變出如此大膽創新的結構呢?事實上,雅典的Freak奇想腕錶,早於20多年就誕生了。

它最早是由當時剛在錶壇竄起的「複雜功能之后」Carole Forestier-Kasapi,所構思的獨特機芯結構,並在鐘錶競賽中奪下獎項。而當時的雅典掌門人Rolf Schnyder非常欣賞這個設計,將之買下,再交由雅典傳奇製錶大師Ludwig Oechslin歐克林博士,研究如何讓如此特別的錶款,能真正量產,於2001年終於成功。

雅典Freak奇想腕錶,最早誕生於2001年,由當時剛竄起的「複雜功能之后」Carole Forestier-Kasapi構思機芯結構,再由雅典製錶大師Ludwig Oechslin歐克林博士將之實現完成。

它是所謂的「飛行卡羅素」,整組機芯的直列型擒縱結構,本身也是分針,每60分鐘會在面盤上自走一圈,並且帶動時針,整個機芯進行自體運轉,並且顯示時間,而且還是當年錶壇前所未見的「單擺輪、雙擒縱」機芯。而也由於其外觀是如此地奇特,因此命名為Freak,中文翻譯「奇想」是美化了,真正意思是「怪胎」。

不過,長得這麼奇怪的錶,如今看來怎麼是如此地美麗呢?因為,雅典的Freak創下了幾項紀錄,它帶動了「超級陀飛輪」的設計風潮,也讓我們愈來愈喜歡看到直接把機芯結構裸露在面盤上的設計。

搭載在雅典Freak S錶款上,以「鑽石矽」材質製作的擺輪結構。

同時,雅典Freak系列也是錶壇第一個採用「矽材質」製作擒縱結構的錶款。為什麼是矽?因為在歐克林博士為Freak實現量產化的過程中,發現一般合金製作的擒縱輪,重量太重;而鋁合金又太容易磨損,最後才找上以「微機電」製作的矽擒縱。沒想到發現此材質有大量的優點;後來又陸續開發「鑽石游絲」等創新材質,也完全改變瑞士錶壇對於「製錶材質」的思維。

所以,一些我們目前已非常熟悉的錶壇工藝,其實都是在20多年前,由ULYSSE NARDIN這款超前衛的Freak「奇想」錶款,所帶入的先趨技術呢!要說此錶是鐘錶業最具未來視野的錶款,一點都不為過。

ULYSSE NARDIN Freak S
  • ULYSSE NARDIN
  • Freak S
  • 功能:時、分指示
  • 機芯:自動上鏈機芯
  • 定價:約NT$4,297,800

系列文章列表

《2022錶壇回顧專題》進化與再進化!經典錶款之 Evolution:前言

更新時間|2022.12.08 08:0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