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舞家

  1. 娛樂

    加深觀眾記憶點 音樂劇歌詞創作有眉角

    音樂劇《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改編自漫畫家謝東霖的同名作品,結合流行樂、抒情樂、饒舌及舞曲。導演蘇昱瑋表示,音樂劇是「音樂、舞蹈、演戲」三位一體,為了讓歌曲與舞台的整體感恰如其分,平均一首歌至少要修改三次以上。

  2. 娛樂

    Lia Kim衝擊自白「患亞斯」編舞都記不起來 首公開交往15年男友嘆:不敢結婚

    南韓知名舞蹈家Lia Kim不僅創辦擁有2,560萬YouTube訂閱者的舞蹈教室「1MILLION DANCE STUDIO」,也曾替許多一線偶像如TWICE、宣美等編舞,在全球都擁有極高知名度。不過,她近日卻在節目中自曝,一直以來飽受社交所苦,更在之前被診斷出患有亞斯伯格綜合症,坦言讓身邊的人很辛苦,尤其是交往15年的男友,還稱因此不敢和男友結婚。

  3. 財經理財

    【生意經】砸錢請韓國人脈操刀 熱血華僑要打造下一個周子瑜 舞客星woo.k star專訪

    選秀節目《原子少年》爆紅,節目裡的音樂、舞蹈也引起討論,這些創作大多由來自韓國的華僑于傳勇與韓妻金智湖和團隊共同製作、規劃。于傳勇過去在娛樂圈奮鬥多年,金智湖曾是受訓6年的練習生。他們在高雄成立舞客星woo.k star,教授舞蹈、簽約有潛力的練習生培訓。動用過往人脈,找來韓國大咖編舞老師、音樂製作人合作,除了要進攻、填補台灣斷層已久的偶像市場,也要幫有星夢的孩子成功出道。

  4. 娛樂

    東奧開幕原有瑪利歐!總監換人加入「變變變」 任天堂不滿退出

    東京奧運開幕前爭議不斷,如今賽事順利展開。上週五登場的開幕典禮,因先前的爭議加上流程安排不當,引發不少批評,最新一期《週刊文春》入手原先由編舞家MIKIKO的企劃案,以「開幕典禮的崩壞」為標題進行報導,指出電玩瑪利歐原是重要元素,因總監換人變成「超級變變變」環節,原案的表演人員更包含了渡邊直美、土屋太鳳、「Perfume」等藝人。另外,上週獲得好評的無人機地球,更是抄襲遭替換的MIKIKO所發想的企劃內容。

  5. 人物

    【一鏡到底】男孩與機器人 黃翊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

  6.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1】他和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 舞伴就像「完美的小孩」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

  7.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2】鴻源案讓黃翊童年一夕變色 父母負債各打3份工仍為他買電腦

    童年的單純和無憂,也就濃縮在這樣的一支舞裡。直到31年前,台灣經濟史上金額最高的詐騙案鴻源案爆發,留下近千億元無從追討的債權,受害者約16萬,其中兩名,正是黃翊的爸媽。那一年,黃翊7歲,為求生存,他們賣了屋,搬了家,最後落腳在某商辦大樓裡,「樓下是銀行,樓上是破產的家庭。」辦公室當教室,讓爸媽從白天的正職下班後,回家繼續兼職教國標舞賺錢還債,課後爸爸再去保齡球館當技師,媽媽去醫院當看護。

  8.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3】羅曼菲讓黃翊從雲門走向世界 他入選全球受矚目舞蹈家

    那時,黃翊總是安安靜靜坐在二樓看,有時林懷民會把他叫下去,一邊帶舞者,一邊教黃翊,說:「這樣(就)排完舞,學會了吧?」大學畢製演出,林懷民也去看了,一直待到壓軸的黃翊跳完,才託人帶話,請黃翊打電話給他。「老師說,他想要邀請我到(雲門)二團編舞。這件事情我後來得知,是曼菲老師在病床上跟林老師說,有一個學生在編舞,很值得支持,那個人是黃翊。」

  9.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4】父親病逝前哭嘆人生白活 他回:我的成果就是你的成果

    說著說著,又繞回小時候的自己。他的人生彷彿在那時就定型了。父親學美術,黃翊在美術和舞蹈中抉擇,也考慮過普通高中,往後學理工,但「舞蹈有保存期限,我覺得這件事很珍貴。人的身體就只有一個,你只能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