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

  1. 時事

    陳建仁做研究被酸「米蟲」 中研院副院長為他抱屈:待遇比國外低還被侮辱

    行政院長陳建仁本身為資深公衛學者,2020年卸任副總統後放棄禮遇,回到中研院擔任基因體中心特聘研究員,未料近日卻因為受蔡總統之邀,接任閣揆一職,遭國民黨人士批評是中研院的「米蟲」。對此,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今(31日)受訪表示,陳建仁不只是中研院院士,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論文的品質和數量都是我國第一。他強調,台灣特聘研究員的待遇遠低於國外,陳建仁留在台灣做學術研究,現在竟然還要被侮辱,非常不公平。

  2. 時事

    最後1天到台大醫院上班 柯文哲見一現象有感「醫病關係不好」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今(31日)正式從台大醫院退休,談及短暫重返台大醫院上班觀察到的情形,他直言跟8年比起來,現在開刀前的檢查做太多了,質疑是否因醫生害怕被告,但有些檢查本身是有害的。

  3. 時事

    趙少康用郝柏村為例批陳建仁組閣 鄭運鵬:想升國防部長本就必須退伍

    前副總統陳建仁將接任行政院長,「戰鬥藍」發起人、中廣董事長趙少康以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放棄上將身分為例,批陳建仁不願放棄中研院待遇是「戀棧愛錢」。對此,民進黨立委鄭運鵬反譏這只是一個「先射箭再畫靶,卻還射歪」的純政治議題。

  4. 財經理財

    TPMI百萬人基因檢測計畫 中研院喊卡

    中研院主導TPMI(台灣精準醫療)計畫,日前宣示要收案100萬人,成為全球最具規模的大型基因檢測計畫,今年10月遭本刊披露,用藥安全基因檢測廠世基生醫指控中研院,該計畫涉違約侵權,提出民事告訴並求償3億元,不過雙方法律戰還沒打完,TPMI計畫確定今年底暫停收案。

  5. 人物

    【一鏡到底】做中醫免歹勢 針灸名醫林昭庚

    76歲的林昭庚剛從醫學院畢業時,曾是外科一把手,但他獨鍾中醫,古書上關於針灸的安全深度寫得非常粗略,「譬如說扎五分到一寸,歹勢,你是要扎五分還是要扎一寸?」他立志一生以科學方法解謎古法針灸,今年當選中研院院士,受到國際與學術最高殿堂的肯定。58歲之前,他是北市萬華一帶有名仁醫,從嘉義東石的鄉親到日本傳奇摔角巨星豬木,都是他的VIP病患。年少貧苦,林昭庚最愛《了凡四訓》,「了凡算命,什麼都很壞,但最後,他什麼都很好。」訪問到最後,他給我們說的故事,也不只積善立命,還有解痛的科學與神祕。

  6. 人物

    【離台港人坦白講】台灣政府「搬龍門」? 離台港人泣訴:該罰不肖移民公司,怎麼懲罰我?

    反送中運動後,港人離散全球,去年超過11萬人離港。不少人選擇移民台灣,為後半生找個家。只是可望成家的所在,成了中繼站,港人陸續離台,有人二度移民、有人二度流亡。本刊追蹤超過半年,見證4名港人從期待、失望、猶豫、決定離台,到最後赴機場搭機,淚別台灣的過程。有中年人原決定帶一家來當台灣人、10歲兒甚至打算在台當兵;有人把年邁父母留在香港,隻身帶600萬元來台投資移民;有香港女生一來念書就到軍訓室表示要在台灣當兵,還領養了狗;有年輕男生是抗爭者,怕回不了香港,不願加入手足專案,又擔憂在台灣看不到未來。4人來到台灣,又離開台灣,目前各自身處英國、香港、美國、加拿大。他們為何離開?台灣為何成為傷心地?

  7. 財經理財

    【全文】藥物基因檢測專利授權涉違約 世基怒告中研院求償3億

    台灣學術研究最高殿堂「中研院」日前爆發違約爭議,其遭用藥安全基因檢測廠世基生醫,向法院提出民事告訴並求償3億元。本刊調查,中研院於16年前將藥物基因檢測專利授權給世基,2018年在未獲世基同意下,生醫所就擅自將該技術投入「台灣精準醫療計畫」,並交付其他業者與醫院使用,嚴重損及世基權益。「身為最高研究殿堂,生醫所卻藐視專利授權,猶如豺狼虎豹無心解決,我一定告到底。」世基董座詹富蕙氣憤地向本刊控訴。

  8. 財經理財

    【中研院違約侵權】憑空蒸發56億商機 生技女董怒告中研院侵權

    台灣學術研究最高殿堂「中研院」日前爆發違約爭議,其遭用藥安全基因檢測廠世基生醫(以下簡稱世基),向法院提出民事告訴並求償3億元。本刊調查,中研院於16年前將藥物基因檢測專利授權給世基,2018年在未獲世基同意下,生醫所就擅自將該技術投入「台灣精準醫療計畫」,並交付其他業者與醫院使用,嚴重損及世基權益。「身為最高研究殿堂,生醫所卻藐視專利授權,猶如豺狼虎豹無心解決,我一定告到底。」世基董座詹富蕙氣憤地向本刊控訴。

  9. 財經理財

    【中研院違約侵權1】砸2億買中研院專利卻拉不到生意 她細查才知生醫所離譜送人用

    「是他們(中研院)逼我提告,我一定會打贏這場官司。」就在開庭前,世基董座詹富蕙向本刊投訴,談到身為最高研究殿堂的中研院,竟帶頭違反專利授權,她氣憤到數度落淚,「我們花2億元取得藥物基因檢測專利授權,每年還要付專利金,每筆檢測費再分潤給中研院,結果生醫所卻私自拿去使用,開庭前還要我撤銷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