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強

  1. 人物

    【鏡相人間】家夢已遠 王俊雄的家族傷痕書寫

    「在痛苦的當下,時間不會前進,就停在那裡,它很像一個時空的黑洞。」1個多月前,廣告人王俊雄出版新書《痛苦編年》,將時光的碎片化為字句。碎片都刺在心裡,說出來都是血淚。父親是黑道大哥,事業失敗後開始吸毒、賭博、家暴,媽媽崩潰自殺多次,王俊雄因此在不安的情境下成長。他說,去年因無法入睡住進精神病房,一段時間無法工作,廣告的優渥收入瞬間歸零,又進入另一個痛苦階段。這一次採訪,他重新回到10年前計畫自殺的恆春海邊,重組關於一個家破碎的記憶。

  2. 時事

    史上最高冤獄賠償金 徐自強獲賠2812萬

    徐自強1995年被控與表弟黃春棋等人犯下綁架撕票案,落網後遭收押16年,最後遭判死刑確定,在母親與民間司改會奔走營救多年後,最高法院認為,全案僅共犯自白指控徐犯案,去年判他無罪確定,但48歲的徐自強已失去陪伴孩子成長及打拚事業的機會,更因此與妻離婚,徐自強聲請冤獄賠償共2814萬元,高院認定徐遭警違法取供,今(9日)判賠2812萬元,金額為史上最高。

  3. 時事

    史上最高冤獄賠償金 徐自強爭取2814萬

    徐自強1995年被控與表弟黃春棋等人犯下綁架撕票案,落網後遭收押16年,最後遭判死刑確定,在母親與民間司改會奔走營救多年後,最高法院認為,全案僅共犯自白指控徐犯案,去年判他無罪確定,但48歲的徐自強已失去陪伴孩子成長及打拚事業的機會,更因此與妻離婚,徐自強聲請冤獄賠償共2814萬元,若獲准金額將為史上最高,高等法院今開庭後,將擇期裁定。

  4. 娛樂

    【影評】《徐自強的練習題》 正義在哪裡消失了?

    如劇情片般充滿起伏、緊抓人心的好看紀錄片,帶來關於司法與程序正義的反思。

  5. 娛樂

    20年冤獄血淚斑斑 徐自強紀錄片首映逼人哭

    發生在民國84年的房屋仲介商黃春樹綁架勒贖撕票案,其中1名被告徐自強,歷經20年的冤獄及多次審判,終於在2016年經最高法院駁回高檢署上訴,宣判他無罪定讞,而徐自強的故事也被拍成紀錄片《徐自強的練習題》,在日前舉行的台北電影節中,更榮獲觀眾票選獎。

  6. 時事

    【圖輯】無罪定讞後的人生下半局 徐自強

    2016年10月13日,中華民國最高法院駁回高檢署上訴,宣判徐自強無罪定讞,這一刻他一等就是21年,重獲自由這一天,他已是46歲的中年男子了。

  7. 時事

    【死牢倖存者番外篇】冤獄平反後 那些受害者後來怎麼了?

    冤獄平反了,蒙冤者便獲得救贖了嗎?殘酷實情是,他們的人生多半回不去了。以徐自強案來說,官司打了20年才無罪確定,徐自強的父母為了這場官司賣掉3棟房子,最後窩在鐵皮屋。徐自強的哥哥、姊姊因此罹患憂鬱症,性格大變。原本與徐自強感情甚好的妻子,也禁不住漫長而絕望的官司,最後選擇離去。至於徐自強本人,案發前他是檳榔攤老闆,頗有些存款的他一心想著創業開公司。羈押16年才獲釋後,他到民間司改會擔任志工,後來成為正職,負責總務,生活圈幾乎只有住家與司改會,唯有這兩個地方令他有安全感。

  8. 時事

    【死牢倖存者番外篇】70幾個法官經手判過的案子,還會有錯嗎?

    一件刑事案件,若經過70幾個法官的判決,應該不可能有問題吧?

  9. 時事

    【一鏡到底】死牢倖存者 徐自強

    人要證明自己有做一件事,容易,但要證明自己絕對沒做一件事,該如何證明呢?徐自強這20年來,便一直都在做這件事:證明自己那天沒參與擄人勒贖。他有不在場證明,不缺錢,毫無犯罪動機。但,法官仍以「有罪推定」的邏輯,7度判他死刑。去年10月,他才終於無罪確定。正因為知道司法這座黑色巨塔的真相,獲釋後,他努力演講,也聲援其他冤案受害人,他說,人們總認為司法離自己很遠,事不關己,就像當年的他。實則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