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郭強生番外篇】把日記寫成連載小說 郭強生出書大賣被批「住集中營」

    我們問郭強生,印象中第一次提筆寫作是何時?他說大約是小學三年級時,用媽媽已經用過的稿紙背面,寫自己的東西。那也是第一次意識到,「有一種東西,不是寫在作業簿上,是寫在稿紙上面。」因為稿紙的儀式感,他從此認識了寫作,國一時,「國文老師規定我每天要寫一篇日記,我就亂編故事,寫連載小說,也就這樣過關了。」早慧的創作天分,被老師一眼看出,原先志願是當醫師的郭強生,也因國語文成績的優異,改變了志向。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背叛比鬼還恐怖1】愛看每日一字的女孩成靈異小說天后 「新聞比恐怖故事還精彩」

    因為讀了網路小說,所以笭菁寫小說,因為大學延畢,所以她當羅曼史寫手,然而出版業衰退,她一次被退稿5本小說收入歸零,寫作者覺得恐怖的事情,反而成為她寫恐怖小說的契機,憑著紀律的量產能耐,一手寫鬼,另一手寫愛情,20年間出版218本小說。她寫鬼百無禁忌,但怕看鬼片,自認個性不浪漫,但務實精明,也讓自己活在與人保持距離的單純環境,只因待在傳直銷圈子,見過人性的複雜與惡意。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背叛比鬼還恐怖2】處女作寫一億元的處女之夜 沒啥文學夢只為錢寫作

    大學讀西班牙語系,初次寫小說是大學四年級,那是還沒有臉書、DCARD的時代,大學生都使用BBS,她讀蔡智恆的網路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後,自己也想寫,就在BBS的小說板連載《一億元的處女之夜》,寫女大學生發文拍賣自己的初夜,最後愛上放浪富家子。「我覺得網戀好無聊,每個人都寫,我就寫個比較聳動的,她可以因錢而愛戀。」可有人問妳是不是在寫自己?「倒沒有,有些沒禮貌的問賣多少?這種人你只要回覆,他就會更起勁,我封鎖黑名單就好了。」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背叛比鬼還恐怖3】國中開始兼做直銷看盡人性 「永遠都要有備胎」

    寫作者怕寫不出來、怕沒錢不能專心寫作,但她沒這種煩惱。她從國中時就跟著母親做雅芳化妝品的代購,後來轉為傳直銷。她聰慧伶俐,見歷史老師戴的腕錶是目錄贈品,就攀談推銷,「超不要臉的,我現在幹不出這種事來。」最後辦公室所有老師都請她帶貨,但這斷了原本代購的家政老師財路,抓她說教,要她做好學生本分,她頂嘴,說老師的本分是教書。「我比較凶不能受委屈,所以家政被當掉,我們導師很挺我,說這個公報私仇太誇張。」她說直銷與寫作,讓自己成為獨立自主的女人。「永遠都要有備胎,不然我會沒安全感,像我曾經在直銷的核心,我今天就算沒得做,你把我資格取消了,我小說也可以做。我那個公司會用這個來威脅人,如果小說怎樣的話,我還有傳直銷這邊的收入可以撐,你不會被任何人威脅到。」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李永豐專訪3】他在總統府內罵三字經 外表流氓內在卻是暖男

    一九九二年和柯一正、徐立功等人成立紙風車兒童劇團,二十七年過去了,兒童劇團進化成基金會,開枝散葉有紙風車和綠光二個劇團,跟現代舞團體「風動舞蹈劇團」、兒童創作力工作室和表演學堂。在其廣告代表作《鳥頭牌愛福好》,他是查埔人只存一張嘴,但是現實生活中,他有通天本事搞定三教九流,「我沒有財團支持,婚喪喜慶我都去,我高中吹西索米,我們用自己的專業去賺錢。」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丈夫消失了番外篇】相遇聊到深夜 她一天後決定結婚

    電影裡飾演卡夫卡的男主角(林哲熹飾)失蹤,前女友的女主角(簡嫚書飾)與男主角的現任法國女友(Julie Roy飾)因此踏上尋人之旅,找不到,便跑去算命。陳玉慧也算過命。她曾被一位「號稱全台灣最好的算命師」算過,算命師批命直言她之後5年的命會「非常不好」,給了她電話,可以隨時諮詢。她把電話放在皮包裡,曾經想過打電話,因為當時跟一位德國男友婚前協議談不攏。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丈夫消失了番外篇】「鄉民留言很恐怖」 性侵標題就像一把刀

    童年的回憶,是父親外遇,媽媽帶著陳玉慧去抓姦。「我記得有一次陪媽媽跟警察去抓姦,他們上樓,我就一個人站在路燈下,後來我爸爸下來,就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去睡覺。這些回憶讓我覺得自己是被綁架。」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楊索尋親記番外篇】吟遊詩人的靈魂

    「災難新聞是我痛苦的回憶,很多年後我才知道有記者創傷症候群。」曾擔任記者的作家楊索說,1998年大園空難,她第一時間抵達桃園,「警察拉起封鎖線,我跟著家屬踩著碎屍泥,看到一條腿掛在透天厝。」後來同行記者告訴她,回家要把身上衣鞋都丟掉,但楊索捨不得新買的靴子沒丟,結果夢到很多人跑來她家。「那時候不知道找什麼心理諮商,累積了很多壓力,到了重度憂鬱的狀況。」後來,楊索因失眠、情緒低落求診,吃了半年的藥才慢慢恢復。

  9.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影評】《小鬼作家養成班》 作品比作者誠實

    《小鬼作家養成班》是上屆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參展片,導演羅宏康特曾以《我和我的小鬼們》拿下金棕櫚獎,可惜這次卻沒入競賽。儘管如此,《小鬼作家養成班》依然是部非常值得一看的片子,尤其是他對政治「不」正確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