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瘤

  1.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小胖袁惟仁驚傳跌倒昏迷 住進加護病房未脫離險境

    袁惟仁(小胖)前年10月在上海因跌倒造成腦溢血昏迷,同時診斷出腦瘤,好不容易返台治療養病後,又傳出他跌倒昏迷,住進加護病房,至今尚未脫離險境。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心內話】好想還能說謝謝

    2歲時爸爸賭博欠債,爸媽離婚了。媽媽是鋼琴老師,她對我很嚴格,考試沒一百分、鞋子沒放好、鋼琴一天沒練滿4小時…就會被打,其實打久就感覺不到痛了。國中時我不敢穿短袖,有次同學看到我手臂上的傷痕,幫我打113通報家暴防治中心,他們問我:「要不要去寄養家庭?」我怕媽媽的工作受影響,想保護她,就拒絕了。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我的人生只要二個箱子 周易正

    周易正在同一家出版社,從事編輯工作22年。歐陸的哲學思想,廢死議題,美與設計,妖怪與酒徒,許多稿子經過他的手和腦變成了書,生涯拿過3座金鼎獎、十餘座開卷好書獎,台北國際書展首度頒發編輯獎項,也給了他帶隊的行人出版。編輯生涯燦爛發光,但個人生活,卻因10年前腦中生癌,發生巨大變化。凝視過死亡,他希望自己的人生最後整理成2個箱子就好。生命是累積,無法輕盈,他唯有不斷地丟。丟掉家族神主牌,丟掉鍾愛的書,丟掉沉重的人際。出版也是。做了一輩子的出版人,他讓編輯成為投射生命的工藝。如今他卻說:「生病後,我傾向於活在當下。今天有做出一件事情來,就很好。」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番外篇】賭一把開刀是因為自大 告別物質是意識到渺小

    10年前,周易正曾被醫生預言,很可能剩10年能活。如今10年大限已至,暫時沒事了,他又說:「我覺得人真的很笨,幾年後完全沒事,你又照你本來的方式生活了。我最近看了一本書,它寫說,人類真的是最不可思議的生物,隨時都可能死,可是你都假設你會無限的活著,我發現自己就是這樣子。最近幾個月,我已經又慢慢忘記自己有這個病了。」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番外篇】編書可以像「AKB48總選舉」 也能順便帶讀者旅行

    和周易正初次見面,一直談到第28分鐘,「生病」這個關鍵詞,才由周易正自己說出。要寫他,就不能略過他的腦瘤,我不斷琢磨時機,卻又忍不住在他經手過的精采出版品留連,一路從1998聊到2018。這份工作,他一做就是22年,職涯單調到簡直無聊。今年48歲的他,幾乎要把半輩子都耗在編輯這項被網紅說成是「找找錯字、辦辦活動,就拿走9成報酬」的工作上。

  6.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疑腦瘤病發不治 《鬼怪》高秀貞得年25歲

    曾在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演出女主角看得見的女鬼之一,25歲女星高秀貞今(12日)突傳去世消息,她所屬經紀公司證實,「演員高秀貞不久前已離開人世,成為天上耀眼的一顆星星。」令許多粉絲感到驚訝。

  7.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腦瘤手術害左臉癱瘓 女星陷低潮:我沒辦法像她們那樣笑

    35歲女星陳筱蕾前年底發現聽力受損、平衡感差,被朋友提醒「走路好像歪歪的」,經醫師檢查發現腦瘤,雖為良性卻已壓迫到神經,若不及早處理恐怕喪命。術前,醫師即表明可能會有面癱狀況,陳筱蕾感概現在需要長時間復健,沒辦法像一般人那樣笑,幸虧男友不離不棄,讓她覺得非常體貼溫暖。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漩渦裡 的人 傘運大台後來怎麼了

    這個夏天,香港的逆權運動無領導者、無大台,其理由之一是雨傘運動的教訓就擺在那兒,「誰當大台誰坐牢」,戴耀庭、陳淑莊、黃之鋒和岑敖暉5年前在傘運都擔任關鍵角色,均被判刑或起訴。傘運是近年香港政治啟蒙的起點,他們正是攪動一池春水的人。建制勢力以刑罰把他們拉入漩渦,這些漩渦裡的人求仁得仁,一如戴耀廷在法庭的最後陳詞:「入獄,我不懼怕,也不羞愧。」他們要讓我們知道漩渦的樣子,不怕漩渦,繼續抗命爭自由。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傘運五週年6】我恐懼媽媽的恐懼

    8月19日,占中九子案唯一女性被告、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做完腦瘤手術後的最後一次電療,陪伴她的是已故歌手羅文於1983年推出的粵語歌曲〈激光中〉,和今年最新改編的版本〈激光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