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祕書

  1.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高官車震女祕書】同車呻吟遭逮 前台南衛生局長判賠50萬

    本刊8月間獨家踢爆台南市衛生局長陳怡與已婚女祕書偷情車震,遭行車記錄器錄下呻吟及「要雙贏」「溼了喔」「那我就不客氣了」「不要逼他、讓他輕鬆」等鹹溼對話,陳怡發表聲明否認偷情,隨即請辭獲准,台南地院認定他與女祕書婚外情屬實,今(16日)判陳怡賠償女祕書的前夫50萬元;仍可上訴,女祕書前夫表示,法院公正審判,認定陳怡破壞他家庭,將來獲賠金額將捐公益。

  2.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全文】呻吟鹹溼對話全都錄 台南衛生局長爆車震女祕書

    台南市政府衛生局長陳怡與妻兒一家五口都是醫生,在醫界傳為佳話。但本刊接獲爆料,指陳怡長期偷吃已婚鄭姓女祕書,2人不僅是工作伙伴,下班後親密指數更是破表。有次陳怡坐上女祕書的車,一路往郊區行駛,最後停在鄉間小路上,車內突然傳出鹹溼對話及呻吟聲,過程全被行車記錄器錄下,事後女祕書的老公發現,向法院具狀控告陳怡侵犯配偶權,訴請賠償200萬元,還向台南市長黃偉哲陳情,要求主持公道,此事已在台南市府傳得沸沸揚揚。

  3.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高官車震女祕書】呻吟聲高潮迭起全都錄 台南市衛生局長偷情女祕書

    台南市政府衛生局長陳怡身受賴清德、黃偉哲2任市長重用,形象清新,卻遭爆料與已婚女秘書外遇,2人深夜同車在鄉間小路密會,在車上發出啊啊啊呻吟聲約10分鐘,其間還說「等等要雙贏」、「溼了」、「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全遭行車記錄器錄下,女秘書的丈夫已據此提告向陳怡求償200萬元,並要求台南市長主持公道。

  4.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高官車震女祕書1】車震被行房記錄器出賣 局長陳怡辯詞讓女主角好害羞

    台南市政府衛生局長陳怡與妻兒一家5口都是醫生,在醫界聲譽卓著,但本刊接獲爆料,指陳怡長期偷吃已婚鄭姓女祕書,2人不僅是工作伙伴,下班後親密指數更是破表,有次陳怡坐上女祕書的車,一路往郊區行駛,最後停在鄉間小路上,車上突然傳出鹹濕對話及呻吟聲,過程全被行車記錄器錄下,事後女祕書的老公發現提告,陳怡竟辯稱他是在車內陪伴自慰的女秘書。

  5.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高官車震女祕書2】偷情鹹濕對話曝光 她「忙」到最高點老公突來電

    台語流利的台南衛生局長陳怡在防疫指揮中心的記者會上,以台語宣導防疫新生活,引發網友熱議,本刊取得他密會女秘書的行車紀錄器內容,他也是以台語對女秘書說:「妳做情婦不錯,妳也是X幾個了!」、「溼了喔!」,雙方接連呻吟後,女秘書急促的氣喘聲下,鄭女的手機突然響起,事後查證,是女秘書的老公打來,但她忙到未接聽。

  6.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高官車震女祕書3】他拚出上億身價老婆卻送綠帽 丈母娘還補槍酸爆他

    知情人士指出,曾男發現妻子與台南市衛生局長陳怡同車呻吟後,曾向丈母娘求助,丈母娘立場雖中立,但卻有提到,陳怡是名醫、年薪3,000萬,至少有3億的身價,曾男聽了心中百感交集,曾男事後曾向同為從事水產事業的友人吐苦水討拍,說自己努力工作,也是能養活一家人,還可以讓妻女經常出國,這件官場不倫戀因而在高雄的水產業界傳開。

  7.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醫師詐領健保費500萬 長腿辣模女祕書復仇揭弊

    台北地檢署偵辦醫師林義龍涉嫌詐領健保費逾500萬元案,檢方今依涉犯詐欺、偽造文書等罪,認為有串證、湮證之虞,向台北地院聲押禁見獲准。本刊調查,原來揪出林義龍犯行的幕後關鍵人物是藝名樂樂的吳姓女模,她勇於捍衛健保體制,認為「惡人終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明天將和議員一起出面開記者會說明。

  8.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金祕書》手上包包有亮點 女星們都這樣穿搭

    最近很受歡迎的韓劇《金祕書為何那樣》裡,由朴敏英飾演的女祕書,每天除要應付自我感覺良好的副社長外,簡潔俐落的OL上班look,更是讓所有上班族女性都看得不不轉睛,性感又專業的模樣,令人想要仿效。一場她與男記者相親的劇碼中,手拎CHLOE Faye Day包款,清新模樣很能予人深刻印象。

  9.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美髮龍頭曼都】為求貼身學習 留洋高材生從祕書兼司機做起

    父母創業維艱,信義創始店用木板隔出夾層,就是賴淑芬3兄妹的房間,哥哥賴志郎一度寄宿在老師家中。父母工時長,賴淑芬回憶:「爸爸的學生我都叫阿姨、叔叔,年紀輕一點的叫哥哥、姐姐,有些在我讀幼稚園的時候,甚至背著我、牽著我到學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