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俊雄

  1.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主動親男神卻狂NG 曾沛慈自爆:太久沒接吻!

    台視、八大新戲《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劇情越演越烈,曾沛慈本週對黃俊雄告白,並主動親吻他,2人為了這場樓梯間的親密吻戲,在拍攝前先培養感情,還互開對方玩笑,黃俊雄更趁機撩曾沛慈:「我沒有想跟妳講話,我只想跟妳親吻而已!」聽得一旁的工作人員臉紅不已,也讓曾沛慈害羞大喊:「太久沒接吻!」工作人員趕緊出聲吆喝要買味道很臭的食物給黃俊雄,以緩解2人尷尬害羞的氛圍。

  2.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曾沛慈靠工作「克服自己的恐懼」 封王小隸是航海王魯夫

    曾沛慈在台視、八大新戲《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飾演新鮮人社會線菜鳥記者劉維芸,她回想起拍攝受困海上那場戲,當天出海拍攝後,遇上暴風雨、浪高2公尺,在海上折騰將近45分鐘之久才得以折返回港。

  3.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輸給臭豆腐 新加坡雙帥撂話報復曾沛慈

    來自新加坡的黃俊雄與陳羅密歐,來台拍攝導演王小棣的最新跨國戲劇《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在台灣工作5個月,他們對台灣美食讚不絕口,珍珠奶茶、火鍋更是吃不膩,卻被臭豆腐打敗,還在殺青宴上慘遭一起合作的曾沛慈餵食,兩人直說下次要換他們餵曾沛慈吃榴槤報仇。

  4.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新加坡男神狂放電 曾沛慈嬌喊:很完美

    金鐘導演王小棣推出全新跨國戲劇力作《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昨(18)日主要演員曾沛慈、海裕芬與特地從新加坡前來宣傳的黃俊雄、陳羅密歐、陳泂江合體,在「HackDoor駭客密室」化身為電腦高手解密遊戲關卡,提前為8月上映做宣傳。

  5.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全文】Netflix上架暖身世界盃 黄強華發動霹靂英雄宇宙

    霹靂布袋戲在數位時代不斷求變,突破以往發行實體DVD的窠臼,今年耗資2.5億元製作的《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43集劇集,不但結合影城連播18週,還首次在Netflix串流影音平台上架。霹靂國際多媒體董事長黃強華,傳承百年並勇於創新品牌,將代表台灣文化的布袋戲開發為原創IP,2016年與日本合作《東離劍遊記》後,又仿效漫威開啟「霹靂英雄宇宙」跨足海外市場。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霹靂黃強華專訪二】素還真打死史豔文 透過角色現父子心結

    1988年,黃強華創造出素還真,這是他超越父親黃俊雄的起點。隔年《霹靂至尊》第一集,素還真口吐真氣,打死史豔文,從此黃俊雄的角色,漸漸從他的劇中淡出。問他當時劇情為何如此鋪排?「這叫傳承,一口真氣的傳承。」又說:「從這個人傳承到那個人,有很多的方式是用教的,但是我覺得,史豔文要教素還真什麼?素還真又要在史豔文身上學到什麼?有些東西不用講太多話,會破壞二個人的『格』。」這段話,也象徵著他與父親的關係。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梟雄有淚 黃強華

    黃強華出生於布袋戲世家,但沒資質又叛逆,是不被家族看重的人。他崇拜曹操,想作梟雄,與二弟黃文擇聯手打造霹靂布袋戲,創造以素還真為首的英雄宇宙。他與父親黃俊雄關係疏離,母親的過世,更把他心中的結繫得更緊。2010年片廠大火,焚毀4百多尊戲偶,但他未因一場火而倒下。5年前股票上櫃,他發豪語要打造東方迪士尼,從梟雄變成大夢想家,終於得到父親一句讚賞,認為他有氣魄、野心勃勃。說到底,人活一世,求的並非功成名就,而是一句肯定的好話。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霹靂黃強華專訪一】他出身布袋戲名門 崇拜梟雄卻不受家族重視

    黃強華出生於布袋戲世家,但沒資質又叛逆,是不被家族看重的人。他崇拜曹操,想作梟雄,與二弟黃文擇聯手打造霹靂布袋戲,創造以素還真為首的英雄宇宙。他與父親黃俊雄關係疏離,母親的過世,更把他心中的結繫得更緊。2010年片廠大火,焚毀400多尊戲偶,但他未因一場火而倒下。5年前股票上櫃,他發豪語要打造東方迪士尼,從梟雄變成大夢想家,終於得到父親一句讚賞,認為他有氣魄、野心勃勃。說到底,人活一世,求的並非功成名就,而是一句肯定的好話。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霹靂黃強華專訪三】與父親同娶姊妹花 憶及母親哽咽流淚

    不能講,或說不該講的,還有母親。黃強華說,曾經有算命仙斷言,他的兒子四歲時,必定有一重要親人離世,「那古早的卦怎麼會這麼準?這個我沒有騙你。」 1989年,黃強華母親於台北仰德大道車禍過世。訪談至此,哀傷又一層一層地堆疊起來,讓他哽咽啜泣,一些與母親的回憶,也因此無法說出口,只能握著拳頭敲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