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發堂

  1. 人物

    【後來的我們】同遊山東成中國媳婦 「台灣學姊」談丈夫:讓我重新度過童年

    媒體式微的年代,《鏡週刊》邁入300期了。自2016年10月5日創刊,我們關懷公理與正義,希冀報導能像一面鏡子,清楚反映人間百態,其中,越南移工阮國非、石木欽案及銀行員之死事件調查、人權律師王全璋等報導獲卓越新聞獎,Deepfake事件調查報導日前更獲得「亞洲普立茲獎」SOPA「卓越調查報導獎」銀獎,斐然成績要感謝每一個受訪者慷慨無私分享。在300期特別專題,我們回訪6位受訪者,看看他們的後來怎麼了。變性人鍾玲故事見刊後,有電影導演來詢問,她滿心期待著人生被改編成電影。開了一輩子情趣用品店的阿嬤,關店後過著恬靜的農村生活。老翁謝天福賣祖產,報上刊登廣告徵求乾女兒陪伴掃祖墳,收了3個乾女兒,每人給100坪土地,3年後卻孑然一身。雲林夜市捐棺人,報導刊登後,5年內捐款總額累計已達2億元。彭文正因蔡英文論文官司,由台大教授變成通緝犯,避走美國。特技演員陳竹音因為姊姊冤死真相不明,黯然心碎,前往對岸追尋中國夢…他們的人生沒有因為雜誌過期就結束了,後來的他們,每個人都很勇敢,每個人都在為自己努力地活著,雖然有起有落,但只要他們的故事還在,我們的報導也都在。

  2. 人物

    【鏡相人間】上過《鏡週刊》 後來的我們

    媒體式微的年代,《鏡週刊》邁入300期了。自2016年10月5日創刊,我們關懷公理與正義,希冀報導能像一面鏡子,清楚反映人間百態,其中,越南移工阮國非、石木欽案及銀行員之死事件調查、人權律師王全璋等報導獲卓越新聞獎,Deepfake事件調查報導日前更獲得「亞洲普立茲獎」SOPA「卓越調查報導獎」銀獎,斐然成績要感謝每一個受訪者慷慨無私分享。在300期特別專題,我們回訪6位受訪者,看看他們的後來怎麼了。變性人鍾玲故事見刊後,有電影導演來詢問,她滿心期待著人生被改編成電影。開了一輩子情趣用品店的阿嬤,關店後過著恬靜的農村生活。老翁謝天福賣祖產,報上刊登廣告徵求乾女兒陪伴掃祖墳,收了3個乾女兒,每人給100坪土地,3年後卻孑然一身。雲林夜市捐棺人,報導刊登後,5年內捐款總額累計已達2億元。彭文正因蔡英文論文官司,由台大教授變成通緝犯,避走美國。特技演員陳竹音因為姊姊冤死真相不明,黯然心碎,前往對岸追尋中國夢…他們的人生沒有因為雜誌過期就結束了,後來的他們,每個人都很勇敢,每個人都在為自己努力地活著,雖然有起有落,但只要他們的故事還在,我們的報導也都在。

  3. 人物

    【鏡相人間】愛恨龍發堂 病患家屬的痛與苦

    龍發堂,這個曾經幾乎與「精神病院」畫上等號的宗教機構,在台灣存在了47年,在未有精神病患長照配套的年代,為許多家中有精神病患而身陷無解困局的人,提供解方。在這之前,家屬除了眼見心愛之人逐漸退場、被未知人格取代的痛,還要承受患者無故失蹤、暴力攻擊,或以糞尿塗牆,使家人「連正常生活都過不了」的苦。去年底,龍發堂爆發傳染病疫情,政府強制將全數病患遷出至醫療機構,但照護費用、能照顧多久的問題依然無解。愛家人很簡單,但如果家人是精神病患呢?不幸的故事殊途同歸,在進入龍發堂後獲得某種解決。現在被迫離開了,家屬又重新被恐懼纏縛,不知道未來要何去何從?

  4. 人物

    【愛恨龍發堂番外篇】堂眾家屬:殺人犯的家屬不無辜嗎?

    其實,龍發堂的問題,或者說精神病患長期照顧的問題,一直都不只是費用而已。社會上歧視的眼光,有時比經濟上的壓力更能壓垮一個人。

  5. 人物

    【愛恨龍發堂一】她在龍發堂住了11年 被強制遷出後不久即失蹤身亡

    龍發堂,這個曾經幾乎與「精神病院」畫上等號的宗教機構,在台灣存在了47年,在未有精神病患長照配套的年代,為許多家中有精神病患而身陷無解困局的人,提供解方。在這之前,家屬除了眼見心愛之人逐漸退場、被未知人格取代的痛,還要承受患者無故失蹤、暴力攻擊,或以糞尿塗牆,使家人「連正常生活都過不了」的苦。去年底,龍發堂爆發傳染病疫情,政府強制將全數病患遷出至醫療機構,但照護費用、能照顧多久的問題依然無解。愛家人很簡單,但如果家人是精神病患呢?不幸的故事殊途同歸,在進入龍發堂後獲得某種解決。現在被迫離開了,家屬又重新被恐懼纏縛,不知道未來要何去何從?

  6. 人物

    【愛恨龍發堂二】不捨患病的姊姊淪為性奴 只好賣房籌錢送進龍發堂

    但並非所有人都能如此,比方說阿慧(化名)的姊姊慧姊,29歲住進龍發堂,直到今年63歲,又被送出來。慧姊小時候因誤喝殺蟲劑導致腦部受損,從小在學校被霸凌,阿慧5歲就被迫提前入學去「保護」姊姊。長大後,爸爸將未滿20歲的姊姊「賣給老人家」當太太,結果先生拿她和好友「分享」,淪為性奴,鄰居看不下去了,報警,家人只好再將慧姊帶回。

  7. 人物

    【愛恨龍發堂三】她約會也得帶著患病的弟弟 沒有龍發堂就沒有正常的人生

    但龍發堂表示無法接受「賣斷」這個詞,說那是功德金,是自由捐贈,僵局於是更加膠著。堂眾被遷出後,家屬成立自救會,已經收到醫院帳單的人,達成「絕不繳付」的共識。

  8. 人物

    【愛恨龍發堂四】即使要愛患病的妻子好難 老翁仍盼死後能葬在一起

    就像作家安德魯.所羅門(Andrew Solomon)在《背離親緣》中寫道:「思覺失調症帶來的衝擊是,父母必須接受這十多年來所認識、鍾愛的那個孩子,恐已找不回來。即使孩子表面上看起來仍是同一人。思覺失調症很可能跟阿茲海默症一樣,不是一種『外加』的疾病,而是一種『取代』『刪除』的病。」

  9. 人物

    【愛恨龍發堂番外篇】堂眾家屬:他就是死在龍發堂,也無所謂

    龍發堂自去年爆發疫情、今年2月底將全數堂眾遷出後,病患後續安置的「費用」,一直是最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