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草心協會

  1. 美食旅遊

    疫情之下 台北街頭的「無家者」去哪裡了?

    疫情期間,許多工作者可以選擇居家工作,或者通勤完返家。然而疫情之下,無家者似乎沒有選擇的權利,他們以紙箱為遮蔽,勉強搭出一個賴以棲身的「家」。疫情期間,無家者如何度過?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2. 會員專區

    【財經最前線】不賺錢也要做 萬華店家自組抗疫團隊拚活路

    台北市已累積2千多個新冠肺炎確診案例,萬華就占了一半以上,外界聞之色變,如今這裡街道冷清、宛如空城。沒有政府組織號召,身處重災區的店家如涼粉伯,憂心遊民成防疫破口,關店募物資助遊民;日常野草捐出魚腥草茶包到第一線,他們自發性動員,要讓這座歷史悠久的老城從疫情裡起死回生,眾人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3. 文化

    【寄生爛殼的蝸牛1】吹不散的酸臭 老殘窮的1.5坪人生

    明眼人一看便搖頭的違建或矮樓,在租賃市場上卻是搶手貨,被主流租屋市場排除的中高齡人口、收入不穩定的非典型就業者,和仰賴福利身份補助過活的弱勢族群,全得依靠這樣的房舍來提供遮風避雨之處,脫離流浪在街邊的生活。在台北車站外頭睡了30年的阿丁,如今終於租得起屋。矮樓裡一張雙人床便佔滿房間的小雅房,成了他的家,一眼便能望穿的房裡掛著他從社會局領來的外套、毛巾,一床薄被鋪在角落,「這裡比車站好多了,關起門有自己的房間可以睡覺。」

  4. 文化

    【寄生爛殼的蝸牛2】他們搶租破爛屋 樓梯夾層也當家

    28億的租金補貼預算,對弱勢房客來說只是看得到、吃不著,申請中央租金補貼,按規定戶籍得放在租屋處,不少房東擔心租金收入曝了光,國稅局會找上門,因此拒絕讓租客入戶籍。去年8月,服務遊民的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祕書長李盈姿嘗試協助幾位個案申請租金補貼,希望拿到補貼後,個案們可以租到好一點的地方,「結果很多個案好不容易通過核准,卻根本找不到房東願意租,最後只能放棄資格。」台北市社會局社工楚怡鈞也曾詢問台北市專供低收入戶承租的平價住宅是否還有空房,「每個月只要繳幾百塊管理費,房間8到14坪左右,對弱勢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可我一問,對方說至少還要排10年才會有空房。」讓楚怡鈞只能打退堂鼓。

  5. 文化

    【寄生爛殼的蝸牛5】闖過層層難關才有家 他們寧可睡公園

    「我曾遇過一個個案,因為20年前買了一輛車,車子後來失竊,他沒辦法報廢。結果要申請低收入戶申份時,被查到有這輛車,承辦人上網查了車型和價格,發現那款車輛在二手市場仍有銷路,因此算在個案的不動產清單裡。因為這台根本不在他手上的車,他就不符合申請資格了。」服務過新北市和台北市的社工小琳(化名)說道。後來小琳協助請警方協尋這台車,「說來也是幸運,有天巡邏員警在路上看到相似的車子,一通報發現真是那輛失竊的車,才找到它。」找到車以後,積欠多年的牌照稅、燃料稅也得繳清,才能報廢。「還好個案因為精神障礙而被醫生判定失能,才能申請免付,最後順利報廢車輛,拿到低收身份。」

  6. 文化

    【寄生爛殼的蝸牛6】苦過來的房東 相挺弱勢、罪犯和精障

    第一個過世的房客,住了12年。房客早年在做捷運工程,捷運完工後,收入也跟著不穩定。「他最初付房租,一口氣給半年,後來改成月付,再後來斷斷續續地給。」最後幾年,房客生病住院,阿金常去探望,「他跟我說他有交代弟弟房租的事,後來人過世了,我跟他弟弟提起房租,對方說不清楚,我也就算了。」除了過世的房客,阿金的房客中也曾有過精神障礙者、因刑事案件遭逮捕的、還有會惡意欠租,把牆壁打破一個洞的。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弱勢房客,阿金倒是包容。他理解社會身份上的弱勢,難免伴隨各種問題:欠租、酗酒、生病、失業,他自己也曾是一名房客,也曾窘迫,當年依著房東的善意,才有機會維持住日常生活。

  7. 人物

    【一鏡到底】請為我說個笑話 李玟萱

    李玟萱的《無家者》如實記錄台北遊民當下處境,獲台北國際書展非小說類首獎。她筆下遊民有西進台商、有野雞車大亨等,前半生輝煌風光,但如該書副標題「從未想過我有這麽一天」所說,他們沒想過自己會突然掉到谷底,有人就此一蹶不振。去年5月,李玟萱的先生因腦出血住院,她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樣一天,丈夫至今無法開口說話,因健保規定重病28天必須轉院,大半年在各大醫院流浪。面對千瘡百孔的社會福利政策,中產階級與遊民也沒什麼不同,而她不斷地請朋友寄笑話給她,人生沒有什麼時刻比現在艱難,也沒有什麼時刻比現在更需要笑聲。

  8. 人物

    【李玟萱專訪之一】昔風光台商及野雞車大亨 今成落魄街友

    李玟萱的《無家者》如實記錄台北遊民當下處境,獲台北國際書展非小說類首獎。她筆下遊民有西進台商、有野雞車大亨等,前半生輝煌風光,但如該書副標題「從未想過我有這麽一天」所說,他們沒想過自己會突然掉到谷底,有人就此一蹶不振。去年5月,李玟萱的先生因腦出血住院,她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樣一天,丈夫至今無法開口說話,因健保規定重病28天必須轉院,大半年在各大醫院流浪。面對千瘡百孔的社會福利政策,中產階級與遊民也沒什麼不同,而她不斷地請朋友寄笑話給她,人生沒有什麼時刻比現在艱難,也沒有什麼時刻比現在更需要笑聲。

  9. 人物

    【李玟萱專訪之二】摯愛猝逝 她的愛情故事拍成偶像劇

    新書發表記者會前夕,她打電話給徐敏雄,說不知如何對外談論這本書,「我跟老師聊,聊著聊著,說寫這本書過程中,遇到奶奶過世。過世前,每天還跟奶奶通電話話家常,問她今天吃了什麼?跟爺爺說了什麼話?然而奶奶過世後,我幾乎拿不起那個電話。老師提醒我,玟萱妳有沒有發現,妳很重視人跟人的關係?講到家人的關係,妳的情緒變得很強烈,後來,我想想我寫這本書也是這樣,我願意接近他們,是他們跟家人和社會的關係都是斷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