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

  1. 時事、生活

    盼無條件釋放遭抓捕民主派人士 歐洲議會籲成員國制裁林鄭月娥

    香港國安法通過後,即發生逾50名民主派人士遭到抓捕、前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主席林朗彥遭重判入獄等情事。歐洲議會昨(21)日呼籲無條件釋放被捕的民主派人士,也呼籲歐盟成員國考慮制裁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2. 時事、生活

    【全文】不流血清鄉 香港大搜捕恐懼壓境

    1月6日,香港迎來最冷酷的嚴冬,超過千名警力到共72處地點,抓補了53名民主派人士。大搜捕之後,「港版美麗島」「港版清鄉」的比對群聲鵲起,但當年的國民黨並非今日的中共,當年的台灣也並非今日的香港。香港現正面對的,是21世紀的中共清算:以政引法、依法辦案、逆我者亡,務求達到北京所言「一法定香江」。儘管極權壓境,情勢日益嚴峻,香港民主派人士仍冀求抗爭者不被恐懼吞噬,持續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終有一日,想辦法找到國家機器零件鬆脫的突破口。

  3. 時事、生活

    違反《港版國安法》 反送中記錄網站遭封鎖

    香港國安法通過後,不僅傳出大規模拘捕,數十名民主派人士受害。近日記錄反送中運動的網站「香港編年史」也遭依違反《港版國安法》封鎖,也是國安法通過後第一次對網路自由做出審查。

  4. 時事、生活

    【港府大拘捕】回應「港版美麗島事件」 流亡海外港人盼台灣給予更多幫助

    香港警方在6日大規模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因參與去(2020)年的「35+公民投票計劃」,涉嫌違反顛覆國家政權,有數間新聞媒體也遭港警「關切」;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與去年參與初選的張崑陽今(8日)感謝台灣對香港的支持,並期盼未來台灣能給予香港更多協助,並增強反滲透工作,以防中共統戰。

  5. 時事、生活

    港府大捉捕逾50人遭拘 參與公民行動被控顛覆國家政權

    反送中運動之後,香港政府再度出現大規模捉捕的情況,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尹兆堅、林卓廷等人被指控去(2020)年提出「35+公民投票計劃」,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今(6日)早被港警國安處上門拘捕,據悉,截至上午8點半,有52人被暫時拘捕。

  6. 人物

    【鏡相人間】沒有聲音的人 國安法下的香港人後來怎麼了

    「攬炒(同歸於盡)」已經發生。今年7月,香港《國安法》強勢壓境,數月以來,香港泛民主派的多名代表人物接連遭抓捕。12月初,前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被法院判處7至13.5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不到一週,香港警方拘捕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胡志偉和朱凱迪,及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陳皓桓等8人;幾乎與此同時,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被警方以詐騙罪起訴,12月底,香港高等法院批准保釋,但對黎智英開出嚴苛條件,包括繳交鉅額保釋金、不得離開住所、不得受訪等。去年底,《鏡週刊》赴香港採訪9組身分各異的港人,製作年度風雲人物專題《沒有臉孔的人》,彼時香港區議會選舉甫落幕,泛民主派狂勝,示威者與警方對峙未歇。時隔一年,本刊欲以電話訪談去年的受訪者,卻有部分追蹤報導無法完成—有人婉拒採訪、有人失聯。他們為何如今「無聲」以對?10幾個月來,他們經歷了什麼?現在又正在經歷什麼?勇武派情侶阿絲、阿巴去年接受訪談時,正在爭執去留香港,2020年,2人幾乎達成共識,存到錢就移民。彼時共同受訪的商人阿寶、Chris,如今選擇分開受訪,不約而同談到生活中的自我審查。在理工大學爬水溝逃生的男孩阿Z,做了超過一年噩夢,至今以非常有限的方式支持反修例運動。我們去年到訪的地下醫院「國難忠醫」,今年初歷經其負責人「肥仔」遭廣州民警以「嫖娼」為由逮捕,目前他們仍以醫療專業支持抗爭者。在反修例運動時調停民眾爭執的議員趙家賢,遭人咬傷耳朵,傷口至今尚未痊癒。在抗爭現場做調查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李立峯與他的研究團隊,雖不知紅線在哪兒,卻也不願自我審查。從200萬人走上街頭到整個社會噤聲,只需要一年多。如今部分港人不敢說話,另一部分的他們,選擇「非常小心」地說話—有人透露對香港心死,有人還在自問:「我還能做什麼?」也許不甘快要沒有聲音,他們透過加密電話、文字筆談、託人轉述,留下此刻證言。

  7. 人物

    沒有聲音的人——《國安法》壓境,2019 受訪的香港人,後來怎麼了?

    「攬炒(同歸於盡)」已經發生。今年 7 月,香港《國安法》強勢壓境,數月以來,香港泛民主派的多名代表人物接連遭抓捕。12 月初,前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被法院判處 7 至 13.5 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不到一週,香港警方拘捕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胡志偉和朱凱迪,及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陳皓桓等 8 人;幾乎與此同時,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被警方以詐騙罪起訴,12 月底,香港高等法院批准保釋,但對黎智英開出嚴苛條件,包括繳交鉅額保釋金、不得離開住所、不得受訪等。去年底,《鏡週刊》赴香港採訪 9 組身分各異的港人,製作年度風雲人物專題《沒有臉孔的人 香港人》,彼時香港區議會選舉甫落幕,泛民主派狂勝,示威者與警方對峙未歇。時隔一年,本刊欲以電話訪談去年的受訪者,卻有部分追蹤報導無法完成—有人婉拒採訪、有人失聯。他們為何如今「無聲」以對?10 幾個月來,他們經歷了什麼?現在又正在經歷什麼?從 200 萬人走上街頭到整個社會噤聲,只需要一年多。如今部分港人不敢說話,另一部分的他們,選擇「非常小心」地說話—有人透露對香港心死,有人還在自問:「我還能做什麼?」也許不甘快要沒有聲音,他們透過加密電話、文字筆談、託人轉述,留下此刻證言。

  8. 人物

    【國安法下的香港人1】逃避沒有不好 Chris與阿寶

    去年底,《鏡週刊》赴香港採訪9組身分各異的港人,製作年度風雲人物專題《沒有臉孔的人》,彼時香港區議會選舉甫落幕,泛民主派狂勝,示威者與警方對峙未歇。時隔一年,本刊欲以電話訪談去年的受訪者,卻有部分追蹤報導無法完成—有人婉拒採訪、有人失聯。他們為何如今「無聲」以對?10幾個月來,他們經歷了什麼?現在又正在經歷什麼?從200萬人走上街頭到整個社會噤聲,只需要一年多。如今部分港人不敢說話,另一部分的他們,選擇「非常小心」地說話—有人透露對香港心死,有人還在自問:「我還能做什麼?」也許不甘快要沒有聲音,他們透過加密電話、文字筆談、託人轉述,留下此刻證言。

  9. 人物

    【國安法下的香港人2】噩夢再續 阿Z

    「我接受訪問的原因,就是有一些信息想傳給之後的抗爭者。」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般,阿Z談起自己的這一年。他在反修例運動中罹患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我去年12月接受妳的訪問,之後幾天,我去看了醫生,然後就確診了PTSD。那段時間,整個人非常負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