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內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我來自巨大的肛門 路內

    有一種現實,比勵志電影的情節更勵志。路內年少時,在化工廠當工人,因為厭煩上班,在許多行業跳來跳去。陰錯陽差入了廣告業,一路越級打怪,升上創意總監。心血來潮寫小說,登上頂尖文學雜誌,多年後被翻拍成電影,還發行英文版。從化工廠逃出來的人,不厭其煩在小說中書寫化工廠。渴望逃離又不斷回望。他把化工廠描述成巨大的肛門,是環境汙染的諷刺,也是荒謬人生的隱喻。路內自成一格,不算是典型的文青作家,他以亦莊亦諧的筆法,寫出黑色幽默的歡快與悲涼。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路內專訪一】工人作家一炮而紅 形容故鄉像巨大的肛門

    有一種現實,比勵志電影的情節更勵志。路內年少時,在化工廠當工人,因為厭煩上班,在許多行業跳來跳去。陰錯陽差入了廣告業,一路越級打怪,升上創意總監。心血來潮寫小說,登上頂尖文學雜誌,多年後被翻拍成電影,還發行英文版。從化工廠逃出來的人,不厭其煩在小說中書寫化工廠。渴望逃離又不斷回望。他把化工廠描述成巨大的肛門,是環境汙染的諷刺,也是荒謬人生的隱喻。路內自成一格,不算是典型的文青作家,他以亦莊亦諧的筆法,寫出黑色幽默的歡快與悲涼。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路內專訪二】文學啟蒙是盜版武俠和言情小說 母親是天生說書人

    23歲,路內下決心從化工廠辭職。「我天天在搬化工原料,會致癌的,好煩人就不想幹了!我爸媽覺得可惜,但那時代很多小孩都這樣,說不幹就不幹。國營企業有什麼前途?怎麼著都是個工人。」小說裡寫到的「下崗工人」,是親身經歷嗎?「90年代大下崗的都是輕工業,化工廠沒幾家下崗,你想想看,每天靠汙染城市活下去,它怎麼可能效益不好?」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路內專訪三】訴說悲情沒家教 沉重故事得加上調笑戲謔

    裝氣質看文藝片也是有的。某一回,一幫哥兒們擠在家裡看王家衛電影《墮落天使》,大家叼著眼看金城武、楊采妮,忽然出現一幕李嘉欣自慰的鏡頭,「也沒有很黃色,就在那兒呻吟,操!也不能把電視機關掉啊,關掉多尷尬。我媽一看我們臉色就明白了,好不容易捱過去,過會兒又來一段,我媽說:『你們現在都看這種文藝片啊?』我們說不是不是。她又說:『不要隨便帶姑娘看這種片子啊,換一部吧!』」不換還好,換了一部《春光乍洩》,開片是梁朝偉跟張國榮交纏在一塊。我媽看了就說:『哎唷,你們還看這個呀,要命啊!』」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路內番外篇】純文學作家寫推理小說 遭酸「要是寫出東野圭吾一半就好了!」

    路內的處女作是《少年巴比倫》,2014年被翻拍成電影。故事以90年代初期,工人階級最後的黃金時代為背景,描述20歲的男主角在城市中的糖精廠(國營化工廠)當鉗工學徒,卻只會拴螺絲,當電工,卻只會換燈泡。每天鬼混、泡妞、遲到早退,成天自娛娛人,整間工廠職位不論實力,充斥私情關說。紀律鬆散,混水摸魚是常態。女人嗑瓜子聊八卦、打毛線、洗胸罩拿出來晾,男人泡茶、下圍棋、打屁。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路內番外篇】自曝厭惡上班 他希望寫到70歲

    路內19歲從技校畢業,進了化工廠當工人,做了幾年離職,就開始四處打工,每份工作都做不久。這段經歷成為他日後寫作的巨大養份,信手捻來皆是故事。「我到27、28歲才進入廣告業,中間那幾年,我就到處瞎晃,靠一些亂七八糟的職業,哈哈哈哈。除了蘇州,我也去好多其他的城市,打一些零工啊什麼的。」

  7.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陳栢青書評】我們還需要更多的路內──《雲中人》

    當過去與現在都被被取消,所能憑依的,就是現在了。那這個當下至少要快樂些吧。 路內的故事乍看總是歡快的,講笑話,逗樂子,打架打網咖兼打炮,但越歡快才越感傷,我覺得這裡才是路內小說技術所在:他偏愛在終結時開始──在他早期小說中,總使用「我跟你說故事」的方式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