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

  1. 時事、生活

    世界人權日前夕 中國709人權律師竟遭堵門禁足

    今(10日)是世界人權日,在全球各地都有相關響應活動,而對於中國來說這似乎是個敏感的日子,曾在「709大抓捕」受害的人權律師王全璋、李和平等人,他們的家人昨(9日)就無預警被限制出入,一早就被「國保」(中國國內安全保衛的警察)堵在家門口,甚至有人要帶家中長輩看病也被禁止,李和平忍不住怒嗆那些警察:「你們是流氓還是什麼!?」

  2. 時事、生活

    19屆卓越新聞獎名單公布 鏡週刊〈國家的囚徒:中國709大抓捕案律師王全璋〉獲獎

    2002年成立的卓越新聞獎,已連續舉辦19年,透過頒發年度新聞獎,為新聞倫理及新聞專業建立標竿,第19屆頒獎典禮今天(24日)下午2點在誠品生活松菸店舉辦,今年16個獎項共計有697件參賽數,經過1個多月的第一階段篩選,共選出87項作品進入決定。其中,《鏡週刊》的〈國家的囚徒:中國709大抓捕案律師王全璋〉從29個報名項目中脫穎而出,獲平面及網路類國際新聞獎的肯定。

  3. 人物

    【國家的囚徒1】「709案最後一人」人間蒸發五年 手機尾碼是敏感的8964

    從死蔭幽谷歸來,中國「709大抓捕」案最後一人王全璋從人間蒸發將近5年,終於在今年4月回家了。7月初,他在重重監視下接受本刊視訊專訪,訪談數度遭不明原因打斷,王全璋的意志卻彷彿抽刀斷水水更流,從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不斷移監、審訊、逼供、刑求、判刑到釋放,一口氣談了近5年的關押生活。709大抓捕導致超過320人受牽連,中國自此引發維權律師荒,法界因此產生寒蟬效應。709事件5週年之際,本刊記錄王全璋的第一手口述,也記下他在鐵窗裡的自由想望。

  4. 人物

    【國家的囚徒2】睡覺禁翻身醒時禁眨眼 看到家人照片崩潰大哭三天

    人在無意識的時候,也許並不希望想起來所有經歷過的事,例如刑求。5年前的7月9日起,大批709律師遭中共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形式長期羈押,王全璋是其中一人。

  5. 人物

    【國家的囚徒3】他當庭背頌習近平關於公平正義的談話 問法官:「什麼是依法治國?」

    從人間蒸發的近5年裡,王全璋接連被送往看守所和監獄,說到這,他又笑咪咪地分析自己:「我的心態有一個變化。我被抓的前段像悲劇,後段像鬧劇。」

  6. 人物

    【國家的囚徒4】妻子剃光頭救夫 朝法院大喊「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

    公平正義,不過是一場盛大的表演。王全璋細數那些誘惑他配合演出的條件:「給我安排一個官派律師、讓我配合走完程序、判我緩刑回家。」

  7. 人物

    【國家的囚徒5】他在獄中變成呆滯木頭人 挺過刑求挨不住稚子眼淚

    怪獸和泉泉的爸爸至今都還頑強地活著。2019年6月,王全璋將近4年生死未卜後,李文足終於見到了丈夫。她帶著泉泉去探監,在獄方層層監視下,兒子大叫:「爸爸,我愛你!」王全璋卻木然回答:「我也愛你。」心痛的李文足在臉書寫下,丈夫變成「像編好程序(程式)的呆滯的木頭人。」「全璋又開始暴躁了起來,眼睛盯著紙,很痛苦的樣子。嗓門再一次提高:『妳不要做,我擔心妳。帶好泉泉,讓泉泉好好上學。泉泉受影響,對泉泉不好!』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別擔心!』全璋低著頭,不看我,低吼了起來:『泉泉不好,妳看不出來!妳不知道!』」

  8. 人物

    【國家的囚徒番外篇】麻木是一場練習

    採訪王全璋的過程並不順利。網路數度中斷不說,一旦斷線,有時得等上十數分鐘,才能再度接通。每回他重新接起電話,幾乎有問必答,語氣中沒有不悅或不耐。與一般人相比,他語速偏快,句子之間的速度平均,語句有時相連,若遇法條等需要背誦處,幾乎不用換氣。

  9. 人物

    【國家的囚徒番外篇】「老娘的老公是律師」--709家屬,用喜樂向苦難誇勝

    2015年之前,在王全璋眼中,太太李文足是個柔弱女子,也完全不懂人權律師的工作內容,「我剛被抓的時候,她哭了整整8個月…」王全璋後來才知道,妻子為了救他,夜裡還是會痛哭,但白天抗爭,逐漸鍛鍊得一身強悍。她和其他709維權律師的家屬一起行動,常對著國際媒體的鏡頭微笑,衝著警察、國保人員嗆聲時,臉上也常掛著笑容。在牢裡時,審訊人員偶爾給王全璋看一些李文足的片段影像,他在獄中也得知李文足的轉變「她之前就是軟弱、柔柔弱弱性格…我從看守所裡,一直看這些司法人員跟她們纏鬥,現在想想,也是笑中帶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