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黎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後疫情生存之道2】她是酒店經紀人也賣水餃 異色女皇更重視「社會責任」

    「台北現在一家合法有牌照的酒店平均是18到25個包廂,算20個好了,一個中等禮便店(禮服混合便服店),平均每2個小時消費2.8萬元,乘以20個包廂數,再乘以營業時間,一天營收落在80萬到150萬元,營收喔,不是淨賺,抓100萬元好了,乘以30天。然後你說多少家合法酒店,30家?再乘以30…9億元!這個報導寫10億元並沒有太誇張呦。」35歲的胡黎拿著計算機加加減減,原因是我們跟她確認台北酒店產業,是否如同外界媒體報導,1個月蒸發了新台幣10億元的產值,「喔…不對啊,台北有牌酒店根本沒有30家啊,龍亨、威京、名仕、忠孝麗緻、敦南麗緻…有牌照的才20到25家呀…啊!它可能把一些理容視聽,一堆濫竽充數擦邊球的算進去了。」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後疫情生存之道番外篇】那一年,我在換妻俱樂部賣按摩棒

    酒店經紀人胡黎,講話時尾音拖得長長的,有一種媚態,人如其名,真是一隻狐狸。胡黎當然不可能是本名,「我大學念生物資訊,胡黎這個名字,是我原本在藥廠上班,因為我丹鳳眼,老闆就叫我小狐狸。最納悶就是我是大學生,才23歲,怎麼可能口條可以這麼清晰,沒有跟醫生睡,短短時間一個月,就可以賣1、200萬的藥品?」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後疫情生存之道番外篇】陪酒還要懂國際油價 酒店經紀人的坐檯行前教育

    酒店經紀人胡黎說她對小姐很兇,「我對小姐很兇,小姐不聽話、不聽話上班,遲到,亂搞吸毒啦,我扣你的錢,我絕對不怕妳告我,我是這種貨色,可是你要做到她信任,要做到恩威並濟,這個需要時間,要讓她發現妳好像怪怪的,所謂怪怪的地方,是她覺得你不夠黑,不會洗小姐。麼叫洗小姐?就是有些酒店經紀把別人家的小姐挖去他那邊上班,那個就是洗小姐,我不挖人家牆角,要來我家上班,我會問清楚原因,如果今天收別人家小姐,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她被打,被餵毒,把她的錢A掉了,這種的我會跟他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