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

  1. 時事

    中共詳列百項負面清單「徵求社會意見」 驚見禁私營新聞業含直播

    中國政府的執政方式近年來越來越高壓,除了收回香港自治區的各項權利、要求新疆人民「漢化」等,對於演藝圈和一般民眾的各式禁令也層出不窮,而8日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發改委)也突然於官網徵求列入《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的社會意見,其中更驚見「非公有資本」不得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的規定。

  2. 時事

    21國譴責北京打壓港蘋 中國駐港公署反嗆「毒蘋果咎由自取」

    香港《蘋果日報》被港府指控違反「港版國安法」,高層遭拘捕、財產全遭凍結,不得不決定停止出刊。對此,美、日、澳、義、英等21個國家所組成的「媒體自由聯盟」(Media Freedom Coalition)10日發表聯合聲明,痛批中共與港府打壓媒體、削弱香港自治,而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也反擊,駁斥媒體自由聯盟的指控,更稱港蘋為「毒蘋果」,危害國家安全「被特區警方依法採取行動是咎由自取」。

  3. 時事

    21國聲援香港蘋果日報 譴責中國利用港區國安法「打壓傳媒」

    美國、英國、加拿大、日本及澳洲等21國組成的媒體自由聯盟今(11日)天發布聯合聲明,除了聲援香港《蘋果日報》外,更怒批中國及香港當局對於打壓傳媒是嚴重及負面的行為,更藉此削弱香港高度自治及港人的人權和自由。

  4. 會員專區

    【一鏡到底】陸上行舟 紀錄片導演聞海

    聞海是當代重要的中國紀錄片導演,他的鏡頭紀錄了中國各階層人民豐富群像,有農民工的抗爭、佛教徒集體生活,還有荒誕的行為藝術家、海外流亡知識分子等,他的作品是認識中國真實社會的重要管道。2013年流亡香港轉化了他的關懷,從個人層次轉向推動集體記憶保存,在香港他得以寫書、創作,也整理出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50餘部紀錄片。如今,香港言論自由環境惡化如同洪水襲來,他為了保護這批重要資產,再度啟程來台尋找自由空間,像諾亞搭建方舟保存物種,免於洪水滅頂。雖然前途未卜,他仍懷有希望,「我相信中國不會永遠是這樣。」

  5. 美食旅遊

    【攝影筆記】今時不同往日 香港人逐漸失去的自由

    今年是香港回歸24週年,自2020年香港實施《國安法》以來,中國保證香港50年不變的承諾已不復存在,許多參加遊行示威的民眾被捕、民主派人士入獄、媒體人被起訴、報社被迫關閉,導致香港人人自危,往後只要在社群PO文、在媒體播報新聞,甚至在公眾場合發表意見,都要做好嚴格的自我審查,才能避免觸犯神聖的《國安法》。

  6. 時事

    【新聞自由之死1】明知《蘋果》將死仍要報到 記者:想見證歷史

    《國安法》於去年6月30日落地香港,不到1年,剛過26歲生日的香港《蘋果日報》也落地了。6月17日起,《蘋果日報》(以下簡稱《蘋果》)在短短1週之內被迫關門。直至截稿,至少有7名《蘋果》員工被抓,除了管理層級,更有負責撰寫評論者,港警並警告,未來不排除逮捕更多蘋果人。蘋果終究沒能撐到今年七一。中共歡慶建黨百年的同時,香港的新聞自由正在急速死亡。曾是新聞自由堡壘的香港,在無國界記者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從2002年的全球第18名,摔到2021年第80名。本刊訪談的15名前香港《蘋果》員工,在《蘋果》年資最長者達25年半,最短者僅5個月,他們之中,不乏在《國安法》正式生效之後,仍堅持到《蘋果》報到的記者。走過自由的黃金年代,香港新聞界最壞的時刻可能還沒到,有人卻說,最壞的年代,最需要記者。

  7. 時事

    【新聞自由之死4】寫報導要不要署名? 港蘋記者:「不具名,好像認輸」

    幾乎每位受訪的港聞記者,都提到「武漢肺炎」一詞用法的轉換。不少人也提及,《國安法》去年通過後,稿頭幾乎不再放記者名字,有些記者對此安心,卻有人對公司做法感到憤怒。雙方妥協後的做法是:若記者堅持要掛名才掛名,其他報導一律隱去記者真名。

  8. 時事

    【新聞自由之死5】親嘗牛屎火鍋 港蘋記者:支持民主也提供娛樂

    謠言滿天的幾個月裡,記者李止渝(化名)每逢被問起《蘋果》是否關門,總是否認。「七一?我說不會吧?我信誓旦旦,但是哎呀就猜錯了…」李止渝跑新聞5年多,進出多家新聞機構,多數時間主跑中國新聞,處理過政治和突發事件,近年加入《蘋果》中國組,「武漢肺炎的時候,就是我去的。我去華南海鮮市場做街訪,第三天就被跟蹤了。跟我的車子沒車牌,你想,可以在大陸一路駕駛還沒有車牌的人,會是誰呢?我做採訪,他就站在旁邊看。做不下去了,我就回香港。」情況愈發凶險,《蘋果》後來曾派其他記者進入武漢,多數無法成行;《國安法》落地後,李止渝的許多同事再也無法進大陸。

  9. 時事

    【新聞自由之死6】國安法下記者心累 港蘋主管:想去報名修水電班

    《蘋果》走入歷史後,「前蘋果」的擔憂卻還沒完。截至截稿,員工因為公司資產遭凍結,仍無法領到最後一個月的工資,更別說是遣散費了。港聞組記者駱嘉輝大笑:「你聽過那麼荒謬的事嗎?你老闆很有錢,他很想發人工(薪水)給你,但是他沒辦法。」另有消息指,《蘋果》向政府申請解凍資產,保安局卻要求「提供員工名單才作考慮」,港聞組記者阿海(化名)說,薪水和資遣費都不重要了,大家此刻更在乎安全,「政府要這名單是用來幹嘛?你是用來點名(記者)?還是要用來排序?你下一個要抓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