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世芬受訪,大多是談與聲音相關的專業話題,談自己的故事還是第一次。但她先談的不是自己,而是爸爸魏吉助。「我跟我父親…我在他死之前都是大小姐,很嬌的那種,他死的時候我37歲,我成熟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