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中人,高職廣告科畢業,考上台北實踐,但那些課以前都上過了,沒意思,就去做房地產廣告,畫POP、做報紙廣告,底薪加外稿,一個月隨便賺都有7、8萬元。第一次拿到薪水,就去晴光市場買舶來品,買日本洋裝,然後去KISS跳舞。那時候1982年,台灣房地產大好,公司業務揪我買預售屋,民權東路的東王漢宮,有折扣,可以預留最好的樓層,我買28坪,先押5萬元,還沒簽約喔,就轉手賣掉,現賺20幾萬元。

我23歲嫁給建設公司老闆,因為家道中落,哥哥欠了幾百萬元,想說嫁一嫁,可以幫家裡負擔一點。婚後我開貿易公司,跟先生各賺各的,做卡爾‧拉格斐等名牌代理,很快就把家裡的債還掉,剩下的閒錢拿去買保時捷,不到30歲,就住台中別墅,買3台保時捷。

我喜歡開快車,保時捷引擎很像飛機的聲音,很好聽,抓地力又強,開160也沒感覺,朋友找我上台北跳舞、吃宵夜,台中、台北40分鐘飆到。碰上警察臨檢,罰單我不放在眼裡,但嫌上課麻煩,寧可跑給警察追,讓他罰單直接寄到家裡,頂多加一條「經警攔阻,加速逃逸」,那些都是小錢。

Janey全盛時期擁有3台保時捷,平日就停放在公司,連先生也不知情。(Jane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