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已2年,港版《國安法》實施也滿1年。這期間,大量參與反抗運動的香港青年流亡各地。時間過去了,為何他們的心理創傷仍在持續,甚而加劇?台灣社會與港人自救群體投入的資源,又為何沒能搭建一張足以接住大多數流亡者的社會安全網?

「晚安,我是今天輪值的樹洞:○○,在這裡你可以暢所欲言,所有資料和內容都會保密。

♥小提醒:一、麻煩你和我聊天時使用書面語(華語),因為不是每個當值樹洞都看得懂粵語唷!

二、今天的聊天時間會在十時結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