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開始,「遊民」改名為「街友」,現在又稱為「無家者」?這是一個「正名」和「去污名」的過程嗎?張獻忠說:「遊民這個詞是法律用詞。應該是1950年的時候,有一個台灣省取締散兵遊民辦法…現在的社會救助法第十七條都還是用到遊民這個詞。這個詞就一直在我們的法律裡面。」

這個詞一直在法律裡面,但他們一直過得像個法外之徒。我們在艋舺公園時,張獻忠被一位無家者的一句:「獻哥!」給喊住,兩人一秒熟絡,在我們面前聊起來。叫他哥的人姓馬,64歲,十多年前車禍受傷,「沒有辦法賺錢,他們(家人)看你不順眼,就被趕出來了。」他一劑疫苗沒打,口罩也沒戴好,說:「不用戴了,也不怕死啦。我想死還死不掉。」幾秒鐘後又說打疫苗會死,連張獻忠也找不到突破口勸他打疫苗。

也找不到突破口幫他申請補助。芒草心一直在推動的「社會救助法」修法,「最需要討論的是就是居住的定義。因為如果你一定要有住的地方,那無家者就申請不到福利,現在就是這個狀態。這很諷刺,你窮到沒有地方住,又因為這樣無法申請補助…」

戶籍問題也是。「西門町那邊有一個設籍在花蓮的人,所以他們補助要由花蓮縣政府辦理,可是他就不住花蓮,所以就訪查不到,社工找不到人,那他就領不到補助。但他就在西門町啊,我們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