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賢二喜歡大海,搬到台東之前,他不是住海邊就是到海邊畫畫。師大剛畢業時他在基隆待過1年,畫室就在基隆港邊,後來移居紐約,他也選擇住在長島,經濟穩定後還不時去加勒比海的小島度假。當年在紐約,他與妻子在長島買了5英畝的土地,那時長島地價便宜,但後來他回台定居、照顧父親,妻女則移居加州,「地就賣掉了,有賺一點錢,但現在買不起了,長島變成曼哈頓有錢去度假的地方,我們買的時候是28萬美金,現在那塊地最少要500萬美金。」

回台後在台北住了10年,後期他一直想換地方畫畫,與妻子到處勘查,來到台東的金樽時,夫妻倆直覺就是這裡了。金樽是個小漁村,近成功漁港,在長長的東海岸線裡處於都蘭、長濱之間,觀光客不多,但近年成為衝浪勝地,江賢二說:「很多老外都特地到那邊衝浪,現在金樽很有名的就是國際衝浪比賽,每年11月,已經辦了8年、9年,衝浪比賽在我的house就可以看到。」

江賢二搬到台東後,創作習慣大大改變,「我3、40年的創作經驗是不要看到自然光線,所以創作都是把窗子封掉,我的作品裡,光線是最重要的,但是,前半生我都是從自己找心裡面的光,不是大自然的光。搬到台東,完全不一樣,是大自然給我的光。」開窗之後,畫作風格竟跟著丕變,過去數十年,江賢二的作品色彩總是暗沈肅穆,搬到台東後的作品卻忽然明亮繽紛無比。

少有人知道,2008年他剛搬到台東,曾有半年畫不出來。「我一來台東就知道要打開窗戶,也開始有活潑的顏色,可是畫完走出去再回來看,又不對了。所以有一陣子畫不出來。」大自然的光線、海的顏色,他都需要時間消化。

但轉型期一過,他慢慢揮灑自如,畫出一系列極受歡迎的《比西里岸之夢》,其中幾幅色彩尤其五彩斑斕,與過去風格判若兩人。

連心情與個性都跟著變了。「老實講,當藝術家一輩子,我沒有快樂的一天。一般人會說老師你會畫畫一定很快樂,沒有,我從來沒有。但搬到台東,我開始覺得做藝術真的有一種喜悅感,會enjoy創作的喜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