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6.11.28 08:35

婚姻平權公聽會 張懸:民法是可以被修繕的

文|黃揚明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立法院司法委員會今舉行第2場「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立法院外青島東路側有支持修《民法》的同運團體舉辦「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活動,吸引數千位民眾到場聲援。下午公聽會演藝圈代表,曾表態力挺婚姻平權的歌手張懸、電影監製李烈到場發言,兩人都表態支持婚姻平權修法。對修法爭議,張懸說,現在所謂神聖的《民法》,就是要被觸碰、挑戰,可被修繕的,「不是高高在上的」。

張懸、李烈在下午約2時左右一前一後到達會場,引起媒體一陣騷動。頂著滿頭白髮現身的李烈因要提前離開,所以先上台發言。

李烈表示,今天來沒有別的目的,只是表達一個異性戀的立場,她21歲時認識同志朋友,剛開始有奇特的感覺,「不是應該男生喜歡女生嗎?怎麼會有人是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但隨著年歲增長,發現同志和她一樣,會笑、會哭、有好看的、有難看的、有聰明的、有笨的,但都一樣會愛,「最近的紛爭我真的不懂,這是為什麼我要來,如果他們和我們一樣,那他想結婚,為什麼不讓他結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們都管不了,何況是兩個相愛的人。」

李烈指出,很多人提出各種奇奇怪怪的說法,不瞭解那恐慌來自哪裡,「如果真的恐慌人類、地球要滅絕,會讓人類、地球滅絕的不是同志,是人類!」她也認為,台灣有這麼多事情該處理,是否可以把心思放在該處理的事情上,而不是去管兩個相愛的人要不要結婚。

資深電影監製李烈。
資深電影監製李烈。

對同性婚姻,李烈感慨,異性戀結婚大家習以為常,可以有很多祝福,但她的同志朋友們連和相愛的人在一起都是膽顫心驚,因為不敢和父母、家人講。基於愛,「他們也沒有傷害你,為什麼不可以接受呢?」她強調,她講不出什麼大道理,只想就人的基本面,「如果相愛,為什麼不能結婚?」

李烈還說,就是因為同志結婚困難,就算同婚法案通過,很多同志因為得不到家庭認可,還是不能結婚,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所以同婚法案若通過,同志會比某些異性戀的族群更在意、珍惜他們的婚姻,「因為他們知道,這條路、婚姻得來有多麼困難。」

她呼籲,今天她在立法院幫她的兄弟姊妹們發聲、爭取應有的權利,「我一個人的力量很薄弱,但真的拜託那些反對的人,把心打開,用心來思考這件事情,如果今天,你是那個同志,你的家庭有這樣一個同志,渴望結婚、成家而不能得到,你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李烈會後受訪時也坦言,今天出席這場公聽會壓力很大。

 公聽會現場,歌手張懸(左)與資深電影監製李烈(右)成為媒體焦點。
公聽會現場,歌手張懸(左)與資深電影監製李烈(右)成為媒體焦點。

本名焦安溥的張懸到場後一舉一動都成為媒體焦點,就連短暫離開會場休息都吸引大批媒體跟著離開會場。她發言時表示,她不為自己個人意見而來,而是從她受過的教育、知識、生命經驗而來,和社會大眾、在意普世價值的大眾說說話。她表示,當大眾對現在討論同性婚姻法有這麼多疑惑、恐懼,不妨停下來,因為「字眼不代表事物真正價值」、「事實不永遠等於真相」。

就婚姻本質而言,張懸說,用google就可查到各式各樣的婚姻由來,婚姻本質最早在東、西方都經過很長的交易、買賣的歷史,到我們這一代的父母已經少見,但祖父、祖母那一代都可以輕易發現;從可以和血親結婚到不能和血親結婚;從一夫多妻到現在民國105年的一夫一妻、自由戀愛制度;甚至歷史上光為了男女尊卑、可否被視為財產與否,有漫長爭論,這中間有無數人的權益被犧牲。「少數人只是相對這個時空的少數,也不是不可能變成多數」。

張懸強調,台灣從戒嚴到解嚴也才未滿30年,要一般大眾給予這樣的議題更多祝福、支持,如果看待真正的法律,就要看到現在所謂神聖的《民法》,就是要被觸碰、挑戰,可被修繕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她強調,她不為自己而來,為所有她認識的人而來,以及她在生命中未來可能遇見的人而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她也感慨,台灣討論各式各樣的人權議題缺乏足夠有政治智慧以及熟練、宏觀的政治人物,政治文化也還在轉型,在申論、辯證等方便還有很多學習的空間,需要更多幽默感、更多辯論、去建立邏輯。她說,她35年的社會經驗學習到,「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能為偏見服務」;因此需要每一代去重新定義,讓法律服務每個人的生存條件、品質。

更新時間|2016.12.27 09: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