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6.12.11 22:11

【趙德胤專訪番外篇】碎碎唸梁朝偉

文|曾芷筠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採訪趙德胤前,我其實有個瘋狂的想法:想幫他拍MV!原因是我聽說他小時候喜歡彈吉他唱歌,夢想來台灣當歌星。如果可以在緬甸街請他唱「對你愛!愛!愛!不完~」應該會讓趙德胤爆紅吧?

回到有「緬甸街」之稱的華新街,不少老鄉來的人跟他打招呼、合照。
回到有「緬甸街」之稱的華新街,不少老鄉來的人跟他打招呼、合照。

跟趙德胤說這個想法時,他有點害羞地承認小時候喜歡聽郭富城之類的流行歌,不過婉拒拍攝MV的瘋狂提議。他說:「以前在緬甸鄉下沒事幹,喜歡唱歌,同學也覺得我唱得不錯,我就幻想可以來台灣當歌星,參加全班比賽得第一名,接下來參加校際比賽,再來是台中市、全台灣,就變成歌星了。」

來台圓夢 使出鴨子划水的拚勁

台灣是夢想中的寶地,但他實際來台灣後,當其他同學在約會吃飯,他卻是拚命打工賺錢,其餘時間大多窩在學校,很少上什麼餐廳吃飯。但他說,每個僑生都一樣辛苦,從來不覺得自己可憐或奇怪。他帶我們回母校台科大,邊走邊說:「我後來當然沒有參加歌唱比賽,因為從離開家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接下來的任務是賺錢生存、改善家裡,當歌星的夢想馬上變不切實際的幻想,我甚至沒有想要試圖為唱歌付出什麼。我只會想明天要幹嘛?下禮拜要幹嘛?」

我們還是想請他去緬甸街,改變說法:「你太瘦了!我們想請你大吃一頓好好補身體。」我們一連吃了三攤,他進到小吃店有如去鄰居家,用雲南話、緬甸話點菜。不過他現在已是緬甸華人心目中的成功人物,現場有如明星過境,來自緬甸的老鄉紛紛搶著跟他合照,我們也沾他的光,接受小吃店老闆熱情招待,心裡覺得很溫暖。他也親切問候老鄉:「生幾個娃兒了?還在念研究所嗎?」

在外地打拚的異鄉人會自動組成綿密的網絡,許多人都是他國中的學弟妹,或是透過幾層關係間接知悉的朋友。趙德胤說:「台中高工一年有30個僑生,4年下來有128個僑生,每個我都認識。」

他說緬甸來的人,每個都會做吃的。趙德胤自己就很常下廚煮給工作團隊成員吃,還有丙級廚師執照。在緬甸街,我們先隨便選了一家,他吃了一口牛雜粑粑絲,眉頭一皺,開始碎碎唸:「做吃的就跟拍電影一樣,要在市場產業裡跟別人比的。這個很容易做,但味道就是差了一點。首先牛骨湯沒有熬很久,基礎功就輸了;再來調味下得不對,牛雜有腥味,要用薑、香菜、辣椒、芹菜…七八種。」喝了一口奶茶,他又眉頭一皺:「唉呀!這奶茶也不好,不夠甜。」

回緬甸街 如衣錦還鄉的大明星

當年從緬甸過來的人,個個都想腳踏實地掙活,最常見的是賣吃的,另外開雜貨店小生意、做外牆清洗、裝潢包工程的人最多,像趙德胤這樣靠影像生存的算是少數了。他的國中同學王興洪說:「如果拍電影不能賺錢活下去,他也不會做這行。」趙德胤念大學時,曾靠著婚禮攝影、做高中生畢業光碟維生,他告訴我,當年全台灣高中院校,他大概就做了100個學校,2005年大學畢業時,他陸續寄了120萬台幣回家,還清了家裡貸款,還幫媽媽蓋了新房子。這種拼命三郎精神,跟他現在參加威尼斯影展10天接受100家媒體訪問(平均1天10家),其實是一樣的吧。

許多人都說趙德胤幸運,然而中間也不乏鴨子划水的努力,就像他常說,他大學念設計系,學的不只是概念美學,而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相當程度地幫助他在緬甸拍片,比如遇到軍人、警察要怎麼嚇唬對方;器材簡陋、馬路顛簸,就用車子本身的避震器來當攝影機穩定器。他不同於多數台灣土生土長的導演,他是用自己的生命經驗努力讓電影長成現在的樣貌。

往下繼續閱讀

當年當不成歌星,趙德胤如今卻經常被人誤認為梁朝偉。回到緬甸街,他也像個衣錦還鄉的大明星。我常常猜想,緬甸的現實、台灣的生活、影展的鎂光燈,這三者之間的差距多麼大!趙德胤又是怎麼走過這一切的呢?今年《再見瓦城》雖然與金馬獎最佳影片大獎失之交臂,但才拍了4部劇情長片的他,還走在這危險平衡的路途上吧。

更新時間|2016.12.27 08:0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