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3.31 22:58

杜鵑泣血不成聲 崔小萍的三段愛情(上)

文|張桂越 (資深媒體人、週刊巴爾幹雜誌總編輯) 

很多人寫崔小萍的理性世界,我有幸近距離感受到崔阿姨經歷愛情的感受,如此刻骨銘心。

4月1日是阿姨向世人告別的大禮拜,近20年沒有到阿姨跟前請安,直到月初接到李文姊的訊息:「崔阿姨走了」,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愧疚的情緒慢慢浮現。

因為出版《崔小萍獄中記》-崔阿姨10年冤獄、重見天日後的第一套書,阿姨對我另眼相看,於是疼愛有加、當然也是怒罵有加,常常罵我,我也常常嬉皮笑臉的回嘴,但我確定她是絕對喜歡我的。

崔阿姨獄中「放風時」曾對著井口大的天上的飛機高喊:「帶我出去啊!」上天彌補了她獄中10年的歲月。阿姨96高齡,飛了。

28年前,崔阿姨讓我去一趟北京,把她的日記和一個金戒指交給住在北影宿舍的張雁。我忘了是和誰一起去的,到了北影,打聽張雁大叔,來了個小張燕的丈夫,好像是個導演,說大張雁不在,去南邊拍戲去了,於是我把崔阿姨交代的東西交給小張燕的先生,麻煩他代轉。

後來,我到倫敦不久接到崔阿姨寫的信,說張大叔要她轉告一聲謝謝,說他看到日記、戒指痛哭流涕……。阿姨將日記交給對方,無疑是交待兩人分別後自己的經歷與心情,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那枚戒子是否有什麼特殊含意,甚或是定情信物,阿姨沒有交待,不過張大叔見了戒指激動大哭,能看出這戒指對兩人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大陸知名演員張雁(右)是崔小萍的初戀情人。(翻攝自網路)
大陸知名演員張雁(右)是崔小萍的初戀情人。(翻攝自網路)

不久,崔阿姨到大陸與張雁大叔見了面,「怎麼樣?怎麼樣?」我很緊張地問,「…… 似曾相識,」阿姨想了會兒說。聽在我這個晚輩的心裡,真是千言萬語、淒淒迷迷啊!

張雁,1938年與崔阿姨是「四川江安戲劇專科學校」同學,兩人相愛相戀,最後大吵一架而分手,沒多久,阿姨就來到台灣,從此兩人分隔兩地。「我曾和他相偎倚五、六年,竟為不可捉摸、一點童年的友情,迷惘地拋棄了他。至今二十餘年,我很少想他,但在獄中卻常常夢著他,他不責備我,只是看著我笑,他笑什麼?幸災樂禍嗎?笑我不聽他的話一定要來台灣嗎? …… 他那種神情,好似在說『這就是任性的結果!』……雁子是我的初戀。」

張雁後來成為大陸知名演員,因「月兒彎彎笑」得過第二屆金雞獎男主角獎。大叔阿姨接上線後常一塊兒遊山玩水、找四川劇校的老同學聚聚什麼的,應該都談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吧。文革時,張雁大叔的妻子跳井自殺,同一個時段我們崔阿姨蹲在台灣的牢裡。「張大叔沒要你嫁給他?」我當然問,崔阿姨說年紀都這麼大了,還結個什麼婚哪!但是崔阿姨又說,張大叔也知道結婚不過形式,只是希望給她留個北影宿舍……。這是歲月後、老人的愛情。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