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3.31 23:00

杜鵑泣血不成聲 崔小萍的三段愛情(下)

文|張桂越 (資深媒體人、週刊巴爾幹雜誌總編輯) 
今年2月孫越、李行等老友還為崔小萍慶生,孰料幾周後她便病逝台大醫院。
今年2月孫越、李行等老友還為崔小萍慶生,孰料幾周後她便病逝台大醫院。

即使編完崔阿姨的《獄中記》到今天已經28個年頭,日記裡調查局每週四「會面日」的景況卻一直烙在我心裡……。

1989年《崔小萍獄中記》發表會後不久、在10年冤獄10年沉默後,一天,崔阿姨對我說:「小毛,妳去問問趙彪,問他爸爸當年為什麼不理我了?」我太不懂愛情事了,記得這麼回阿姨的(還很生氣地說):「崔阿姨,妳有點志氣好不好!」是說人家都不理你了,妳幹嘛呀?

趙剛是崔阿姨在中廣主持節目時的同事,趙剛的太太早逝,有幾個孩子,阿姨與他共事日久生情。在那之前,阿姨與宋先生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兩人是兒時朋友,到了台灣之後結婚。宋先生在大陸已有婚姻,獨自來台,但那個戰亂且分裂的年代,任誰都不會認為留在大陸的親人還有可能來到台灣,總覺得從此關係就斷了,怎知,阿姨與宋先生婚後半年,宋太太竟然出現了。避免不了的爭吵折磨著三個人,阿姨決定退出。

但我還是問了,趙彪曾是我在華視工作時的同事,是哥兒們;其實,書出版不久,不等我去問趙彪,他倒反而找我問了句:「桂越,妳知不知道崔阿姨的書,讓我父親很為難?」趙剛與阿姨分手後,晚年隱姓埋名,在台中教書,而阿姨的日記中以「K」暱稱趙剛,出書後,被人猜出是他,引來一窩地蜜蜂記者,趙剛不堪其擾,不得不搬離臺中。

本文作者張桂越(右)28年前因出版崔小萍(左)在獄中寫的日記,二人成為好友。(張桂越提供)
本文作者張桂越(右)28年前因出版崔小萍(左)在獄中寫的日記,二人成為好友。(張桂越提供)

「有沒有想過崔阿姨?難道要為了你爸爸而讓崔阿姨一輩子當個『匪諜』埋在地裡?」我橫衝直撞,對趙老弟只能抱歉了!崔阿姨的疑惑我也代問了,趙彪說在那個時代,父親為了家裡的孩子,不得不也!趙彪也說了,他們小時候不太接受崔阿姨和父親來往的……。

阿姨收到判決書「崔小萍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處無期徒刑,處褫奪公權終身,全部財產除酌留其家屬必須生活費沒收。」崩潰是必然的,那是1969年6月5日星期四、第30個接見日,阿姨在日記中寫著:

「這是一個悲慘的接見日,今天和K(趙剛)談話時已無法控制。我今天穿了去年6月7日去調查局時穿的那件花洋裝,當天他曾目睹我自投羅網,而今成囚,隔一天就是冤獄一年了。

『你記得這件衣裳嗎?』

他說,『記得,去年6月7日 ……』

『你要替我申冤啊!』我無法呼吸、我熱淚磅沱!只覺得他愣愣地望著我……。自從『接見』以來,我從未對K(趙剛)哭過,自從和他戀愛以來,我也從未如此失態過,可是今天,我要向著我愛的人訴苦啊!訴冤啊!愛人,我是冤枉的!」

我問過阿姨:「人家說是妳床頭人告妳的。」「不是他,因為我不是!」兩句話就把我打回了。阿姨沒有犯罪事實,心中沒有玷污的回憶,覺得自己是純潔的。我相信她。阿姨說她習慣孤獨,於是不覺得苦,反而為愛人同志趙剛的命運悲嘆,說他:「一死別、一生離,兩個愛他的女人,都如此離他而去。」

即使趙剛在阿姨坐牢時離去,她仍為他愛情的波折感到不捨。對照日記,更可看出阿姨對趙剛的用情:「在我的一生中,有三次不可磨滅的愛情:和雁子的初戀,是幸福的,和宋的婚姻是備受折磨的,只有和趙剛的愛情是溫馨的,那裡有容忍、寬恕和無比的生命力,像Huig老年重獲愛情時寫的詩 :『 …… 啊!我是怎樣的愛你,聽到你的名字,便禁不住流淚。』

也許趙剛尚不能完全了解我對愛情固執的想法,因為愛情不是用言語所能形容的,只有感覺!在愛情方面,我是個嬰兒,我是把愛情如此認定的:『宇宙只剩下我一個人,他的生命是我的生命、他的靈魂是我的靈魂 - Lamrtine』,我想寫長長的情書給趙剛,但是又怕被檢查退回,在這裡,連訴衷腸都不自由,我們已經半年沒有書信往返了……。獄牆外飄來斷續的古琴聲,好似杜鵑汔血不能成聲,在呼叫不如歸!不如歸!何時歸去……。今天收到給王藍和羅蘭的信遭退回,我不知道為什麼?難道說我冤枉坐牢,還得說我在此生活得快樂無比嗎?」

崔阿姨最後的戀人趙剛,最後慢慢的不來了。因為是「慢慢的」不來了,使得接見日對阿姨而言,成了「精神虐待日」。她說,如果沒有這「接見日」,也就不用想誰來誰不來了,當然也就不必對著鏡子抹個口紅想著:「他今天會不會來?」了。即使坐了冤獄,只要心愛的男人成為支柱、常來探望, 再苦她都能熬;然而男人終究是離去了,困在四方灰牆,少了盼望加溫的心漸漸冷卻,靈魂也隨之點點飛滅了。

「今天過得相當淒慘,陰雨,已經夠使人難過的,接見日卻不見一個朋友來,趙剛,我不再希望他會對我好,所以並沒盼著他來,已經變硬了的心,是無法變軟的,聖誕節不來,新年除夕也不會來,明年年初不會來,我決定不再寫信給他。沒有走不過的路、沒有難倒人的事,沒有過不去的日子,一個堅強的人,在愛裡活得愉快,在沒有愛的生活裡,相信會更堅強……。我要活著出去,讓那些偽愛國者看看 – 我崔小萍活得好好的,比從前更充實了!」

更新時間|2017.04.01 02: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