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7.20 07:17

【誠品‧曾經】推手(上)

文|虹風(小小書房店主,前誠品《好讀》編輯)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吳清友曾夢想成立一個讀書的電視頻道。
吳清友曾夢想成立一個讀書的電視頻道。

如果你有一個很小的夢想,通常,只要自己朝著那個目標前進就可以;但如果你的夢想很大,你就會需要一群人幫你完成。對我而言,生平第一次聽到一個可以稱之為「很大」的夢想,是我在誠品工作時,有一年,一個主管跟吳先生開完會之後,她提到:「吳先生說,他的夢想是希望可以有一個電視頻道,從早到晚都播讀書節目。」

「哇!」,我這輩子沒想過這種事。即使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電視節目的執行製作,我也從沒想過,台灣應該要有一個專屬的讀書頻道。原來,「做夢」(非貶意),可以是這種等級、規格。

吳清友先生那關於讀書頻道的夢,當然沒有下文。當時,現場所有聽到的人,立刻紛紛哀嚎,然後,就把這個巨大的「夢想」輕輕地放到一邊,輕到,它不曾飄進你的耳裡,不曾進到你的心裡。因為,要推動這麼可怕的大夢,肯定要燃燒許多人的肝。我們每一個,都可能是那許多人中的一個,誰都不可能因為單單聽到老闆的夢想,就立刻跳下來說:好,我來做——當然,除非它被列進計畫排程,要組團隊、要籌備,要啟動了。真有那樣的時刻,再說。

1999年,因為大學時期的朋友在誠品企劃部工作,知道誠品《好讀》月刊要改版,便推薦我,當時的主管林文琪找我「聊聊」之後,我就這樣進了誠品,協助籌備《好讀》改版與改組事宜。

雖然當時誠品已經在台北造就一股新鮮的閱讀風潮,但我一直不是誠品的粉絲。我的閱讀養成,來自我成長的台南書街;北上之後,來自唐山書店、來自南天書局、來自女書店、台灣e店、明目、秋水堂,甚至如二手書店古今書廊。溫羅汀一帶,就是我的書房,我的學校。進誠品工作之後,我不曾離開這些書店,一次次的去這些書店進修,在那裡,我才有可能遇到不一樣的書。

誠品曾堅持理想,最後也知道理想不能當飯吃。
誠品曾堅持理想,最後也知道理想不能當飯吃。

作為一個從來與誠品氣質不搭嘎的讀者,進誠品之後,我依舊帶著一種「觀察」的目光在裡面工作,不全然接受、認同誠品的價值觀,但也不抱怨、不批評(畢竟你領人家薪水啊,要只嘴上批評,不如就想辦法改變它,或者離開)。但是,有一年年會,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商品處的大主管李亞南,當時只知埋頭編雜誌的我,還沒領悟到,商品處即是誠品的靈魂核心之一,命掌整個書店集團的圖書採購,我本來以為,她的報告理當充滿了數字與業績。結果不是,她竟然就在年會上反批,為了業績、為了數字,誠品是否在書種的選擇上,有所傾斜了。

我記得自己在幽暗的視聽室裡,眼睛瞬間睜得超大:「哇!」。又是一個哇!全然由衷地、湧自內心讚嘆,誠品竟然能夠有這樣的主管。

誠品最神奇的地方是,他似乎永遠都知道該去哪裏找人才,哪裏有人才,他們就去挖來。是人才,就給他們伸手伸腳的空間,試試看。即使,到最終,一切都得回到數字面時,你也會知道,所謂的理想不能當飯吃,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從來都不曾抨擊誠品的商業化,我稱之為必然。商業化,不需要將之妖魔化。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每間公司,都會有自己的活路。

更新時間|2017.07.20 07: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