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8.15 10:47

「紅衣三媽」爆不合?高慧君給楊丞琳果汁用推的

文|翁健偉    攝影|蕭志傑

《紅衣小女孩2》15日舉行媒體試片,高慧君笑稱自己與楊丞琳、許瑋甯都是「紅衣三媽」,因為3人在片中不約而同都是媽,只是形式完全不同。

高慧君說自己是天主教徒,家族有人受過巫師訓練,還有人幫她跟四面佛求平安符。但拍戲第2天,遠在日本的姑姑就打電話來,要她去喝老家(阿里山)後面的泉水保平安。觀看電影時,她也覺得有幾場戲讓她頭很暈,尤其是片中的廢棄醫院,「反而片中我那間『妖魔鬼怪屋』是多溫馨呀!」不過頭暈並沒有困擾她多久,因為「旁邊坐了氣場很強的男生。」

龍劭華說自己是很鐵齒的人,但拍戲時還是會默念經。
龍劭華說自己是很鐵齒的人,但拍戲時還是會默念經。
高慧君拍戲期間,有幾場戲拍完後感覺很不舒服。
高慧君拍戲期間,有幾場戲拍完後感覺很不舒服。

在電影殺青後,高慧君與楊丞琳都不約而同卡在負面情緒之中,直到最近宣傳電影時才知道彼此都有這樣的困擾。楊丞琳說自己失眠了3個月,而高慧君也有類似的困擾:「拍戲後還經過了父親過世,我到現在還沒有好好大哭一場。我需要一個地方去大哭一場,但是很多事情讓我沒有那個情緒,在慢慢的忙碌當中就被消化掉了。」

她說小時候是可以看到一些異象,跑去跟媽媽說,「我媽媽就回頭跟我講:『鬼什麼鬼!窮最可怕!』我媽媽覺得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鬼,是窮。」高慧君也曾跟家族的巫師求助,希望可以把她的感應封起來,「他說:『封什麼封?!900年前每個人都有!』」現在的她只有感應,「敬天畏地,就是自然心正。結界就是很難理解的概念,現在科技發達、很多人都不相信這概念,老一輩的人會相信結界。」

龍劭華扮演阿龍師,在片中是虎爺廟的廟祝,現實中他隨身配戴法器,故意搞笑說:「我以前調皮,開車回家沒有停車位,就拿法器去敲一敲,就會有停車位。」他形容自己是鐵齒,不過身段還是軟,拍戲時默念阿彌陀佛:「拍戲的地方真的太陰森,裡面太久沒有住人,到了那邊會起雞皮疙瘩。」而片中所有要演出起乩、附身的演員,都被導演程偉豪要求先去上表演課,龍劭華也不例外:「我想我附身那一場戲,以為會很激烈,結果什麼都不要做!」

許瑋甯犧牲很大,完全看不出女神模樣。
許瑋甯犧牲很大,完全看不出女神模樣。
楊丞琳(左)和許瑋甯對戲,但完全看不出彼此真面目。
楊丞琳(左)和許瑋甯對戲,但完全看不出彼此真面目。
高慧君在戲裡的模樣也極為嚇人。
高慧君在戲裡的模樣也極為嚇人。

吳念軒在片中有多場起乩、虎爺上身的戲,他說小時候看動畫,都會跟著模仿劇中人的動作,「久了就習慣那種肢體張力。」也為了詮釋起乩,看了很多影片,研究各種不同的神明起乩,「後來發現虎爺沒有特別動作,有特別的動作是伸出指甲抓地。」最後他把這個動作保留到片中,還一直練戲在地上爬行的動作:「很沉浸在角色跟周圍氣氛,我都跟自己講是虎爺、要完成任務。」

高慧君說拍戲時「紅衣三媽」很認真投入角色,完全沒有多餘的時間交流,「旁人一定會以為我們完全不合!因為沒有時間對話。」她說在拍戲現場,拿果汁給楊丞琳,都是不發一語默默把果汁推過去,「殺青酒那天,才看到每個人的真面目!」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