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8.29 06:33

【全文】打造多類型產品線 瀚草小國策略攻海外

文|劉慧茹    攝影|陳仁萱 李鍾泉 楊兆元

《麻醉風暴2》今年首次以劇集形式登上台北電影節,獲觀眾票選第一名,證明在大銀幕播放,精彩度不輸電影。該劇創下台灣「職人類型劇」單集達500萬元、總製作成本6,500萬元的高規格,也是公視開台以來首部國內最大規模的合製劇,從募資到跨平台播出,都創造台劇新模式。

幕後推手是「瀚草影視」的曾瀚賢、湯昇榮,今年攜手催生多部類型劇及電影,透過小國戰略打開海外市場,接力「植劇場」及《通靈少女》一吐台劇苦悶已久的怨氣。

《麻醉風暴2》改寫台灣職人劇規格,加入逼真的爆炸場景,總成本高達6,500萬元。(公視提供)
《麻醉風暴2》改寫台灣職人劇規格,加入逼真的爆炸場景,總成本高達6,500萬元。(公視提供)

醫師蕭政勳在約旦碰上恐怖攻擊,身心創傷回到台灣,才返抵國門就在捷運遇爆炸事件,他本能地搶救傷者。另一頭新銳外科醫師熊森也隻身進入災難現場,兩人為眼前下身擠壓在水泥堆下得即刻截肢的民眾,面臨時間、心理雙重壓力,觀眾情緒跟著高低起伏…

 

把《麻醉》當成IP經營,便要整合資源,幫助品牌有更高價值。
↓《麻醉風暴2》今年在台北電影節播出,獲得觀眾票選獎肯定。(劉慧茹攝)
↓《麻醉風暴2》今年在台北電影節播出,獲得觀眾票選獎肯定。(劉慧茹攝)

《麻醉2》第一集在台北電影節首映,門票售罄,映後全場鼓掌持續15分鐘並獲觀眾票選獎。這不但鼓舞了整個團隊,2年前《麻醉風暴》(以下簡稱《麻醉1》)正是靠這股動力,讓原本6集的迷你劇擴大成13集的劇集,並計畫發展成IP,重新定義台灣的職人劇。

「當我們把《麻醉》當成IP經營,便要思考如何整合資源,幫助品牌有更高的價值。」瀚草影視創辦人曾瀚賢,套用先前製作系列電影《紅衣小女孩》的商業模式,讓戲劇產製更工業化,去年找來認識15年的戰友、前客家電視台副台長湯昇榮擔任總經理負責掌舵。

為符合海外市場需求,《麻醉2》升級成13集的規模,除了原有的公視、瀚草共同擁有版權,更以利潤分享吸引投資者上門,一口氣結合了大慕影藝、KKTV、大清華傳媒、華研音樂、大演製作、台北影業等6家公司,讓製作費從《麻醉1》的單集190萬元、6集共1,140萬元,拉高到共13集、單集500萬元,總成本6,500萬元的規格。

曾瀚賢(左)和湯昇榮(右)合力搶外銷。
曾瀚賢(左)和湯昇榮(右)合力搶外銷。

只是有了資金挹注,故事內容、人員編制、製作品質都必須提升。曾瀚賢首要面臨的問題,就是劇本怎麼寫?編劇去哪找?「《麻醉1》有兩個編劇加導演,擴大後原本的編劇無法負荷,到處找編劇卻因為題材難度高沒人敢接。」

台灣戲劇長年著重人情事理及生活經驗情節,加上製作成本低、需求量高,遇到與專業職人、推理、恐怖等劇情,編劇因缺乏練習,寫起來就變得空虛敷衍,讓台灣劇種無法多元發展。

如何讓內容扎實並推升故事高度,專業顧問不能少。湯昇榮透露,為了《麻醉2》內容,前期先參考財經記者對台灣醫療現況的分析,加上無國界醫生提供國外的醫療經驗,主要醫療團隊顧問人數多達23人,透過研究討論再把個人經驗集結融入劇情,「愈是認識職場愈能寫出力道,否則台詞軟弱無力,不但跟產業無關,成品也毫無說服力。」

但即使有決心要做,仍然因時間過於緊湊,無法在故事開發及前置期的10個月內,把複雜的劇本完成;也因為缺少完整劇本,不能提前完成手術模擬,連帶導致現場狀況不斷,浪費不少時間成本。

 

做類型劇好壞立見,仰賴的是專業技術人員。

反觀以醫療為題材的美劇,因為長期建立起醫療類型劇的SOP(標準操作程序),除有專屬顧問參與,也有Second unit (第2工作組)專門拍攝醫療細節,編劇不但能將個案描述仔細,導演也能精準拍攝並專注指導演員。

黃健瑋在劇中飾演無國界醫師,劇組也依照劇情,遠赴約旦取景。(公視提供)
黃健瑋在劇中飾演無國界醫師,劇組也依照劇情,遠赴約旦取景。(公視提供)
每集安排一場手術戲,為醫療職人劇增加精彩度,但苦於資源及時間有限,耗費大量成本。
每集安排一場手術戲,為醫療職人劇增加精彩度,但苦於資源及時間有限,耗費大量成本。

湯昇榮舉2015年在客家電視台製作、以禮儀社職場為題材的戲劇《出境事務所》為例。當時編劇呂蒔媛為了解職場,陸續做了3年田野調查,編劇則前後花了4年,底子相當扎實,20集僅100天就拍攝完成。該劇與《麻醉風暴》同時在50屆金鐘獎大放異彩,入圍6項,最終獲得「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做類型劇好壞立見,仰賴的是專業技術人員;但台灣長期缺乏產量,致使專業無法累積,因此非做不可,「必需花更多時間金錢去累積,即使遇到困難也要持續。」曾瀚賢以電影《紅衣小女孩》系列為例,一口氣規劃連拍3部,「拍一部大概知道怎麼做,但很多人因為賣不好就放棄,經驗全白費,所以一開始找投資時就清楚傳達這個理念。」

除了職人劇及恐怖片,瀚草也嘗試開拍都會愛情劇《前男友不是人》,探討都會男女的婚姻愛情觀。(右起:路斯明、李杏、楊丞琳、藍正龍)
除了職人劇及恐怖片,瀚草也嘗試開拍都會愛情劇《前男友不是人》,探討都會男女的婚姻愛情觀。(右起:路斯明、李杏、楊丞琳、藍正龍)
《阿嬤的夢中情人》雖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但慘賠2千多萬元,讓曾瀚賢領悟到除了製作好內容,也要顧及市場面。(東方IC)
《阿嬤的夢中情人》雖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但慘賠2千多萬元,讓曾瀚賢領悟到除了製作好內容,也要顧及市場面。(東方IC)

湯昇榮同意說:「因為台灣是個小地方,需要有小地方的策略思維,戰略要更精準、小事要做到極致。透過這種方式才能同時累積產業、商業模式、市場、觀眾,而且『類型』就是要有競爭才有進步,愈多人做才愈有機會形成良性競爭的環境。」

 

台灣要有小地方的策略思維,戰略精準、小事做到極致。

瀚草影視2008年成立,去年再創「英雄旅程」「紅衣小女孩」2家公司,分別負責故事開發及驚悚題材製作。其中「紅衣」的商業模式參考生產、銷售小成本恐怖片《暮光之城》《奪魂鋸》的美國Lions Gate Films(獅門影業),集合國賓影城、秀泰娛樂、中藝國際、大慕影藝、華映娛樂、華研音樂、樂到家、講故事等8家公司,以9,000萬元資本額共同成立。

《麻醉風暴2》拍攝過程歷經艱難,演員孟耿如(中)甚至為戲受傷,讓兩位導演蕭力修(左)、洪伯豪(右)耿耿於懷。
《麻醉風暴2》拍攝過程歷經艱難,演員孟耿如(中)甚至為戲受傷,讓兩位導演蕭力修(左)、洪伯豪(右)耿耿於懷。

除了類型劇,今年瀚草還嘗試《前男友不是人》《逃婚一百次》2部都會愛情劇,是業界少數電視、電影、廣告、網劇都能製作的公司。近年偶像劇收視大不如前,瀚草卻反其道而行,也是出於戰略考量。曾瀚賢2012年曾監製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慘賠負債2,000多萬元,歸究原因是缺乏行銷概念,讓他決心未來不只製作成品,更要全面性考量。

所以,曾瀚賢更強調「海外買賣片戰略」,就是透過穩定及不同類型的產製,有計畫地提供完整銷售鏈來吸引買家。攤開瀚草產品線,有職人推理《麻醉風暴》、都會愛情《前男友不是人》《逃婚一百次》,還有恐怖驚悚系列,買家可依照需求挑選不同劇種。甚至還能在未開拍前取得市場預售,得到資金挹注,製作方也能放心把作品做得更好。

植劇場及《通靈少女》早一步成功獲得市場驗證,瀚草接棒為台灣影視產業卡關現狀找出口。16年前有《流星花園》引領風潮,創造台灣偶像劇的外銷能力,如今類型劇雖然還有進步空間,但曾瀚賢樂觀看待,只要持續做、不斷再改進,有機會開創另一個台灣影視黃金10年。

合力搶外銷

湯昇榮

  • 年齡:48歲
  • 學歷: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碩士
  • 2006年《草山春暉》金鐘獎最佳行銷獎
  • 2009年《三春風》第14屆新加坡亞洲電視獎最佳單元劇
  • 2012年監製《客庄好味道》,金鐘獎最佳行腳節目
  • 2015年監製《出境事務所》,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曾瀚賢

  • 年齡:39歲
  • 學歷:朝陽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系畢業、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製片組碩士
  • 2011年《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獎
  • 2013年監製《阿嬤的夢中情人》,獲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
  • 2015年《麻醉風暴》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獎
  • 2016年《川流之島》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獎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