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9 11:02

【丘愛芝番外篇】知道怎麼笑

文|陳昌遠    攝影|宋岱融    影音|管佈霖

我問,最近還有去找醫生檢查身體嗎?「其實我會怕。」丘愛芝對著筆電顯示的賀爾蒙檢驗單圖片,吐出了這樣的句子。

採訪這天,丘愛芝特地去理了髮,撥了撥因為雄性禿而稀疏的頭髮,他說:「我曾經留長髮,留得很長,但就是不像女生。」留長髮是為了讓人知道他是女生,可是:「很像薛岳,所以後來被問到受不了,又剪掉了。」剪短或留長都是困擾,上理髮廳剪髮也會被設計師問東問西,幸好每隔幾年短髮中性風就會流行一陣子,可以少一些困擾。

雄性禿是因為男性賀爾蒙。丘愛芝說:「我的男性賀爾蒙是一般女性的5倍。」聊到這邊,又告訴我關於Intersex為何會翻譯為陰陽人的概念:「身體就是陰中有陽,陽中有陰,而且是一直動態的變化當中,那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很有智慧的詞。」他看著我說:「每個人都有男性、女性荷爾蒙,也許你的女性荷爾蒙比我還高。」

丘愛芝說:「我是正牌的不男不女,不男不女在我眼中不是一個歧視的用語,就是一個形容,就是不是男也不是女,但我們的社會沒有看見,我們這群人真正存在的可能,或是給予我們一個存在的空間,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因為我們也是一個人類,美麗的人類的一部分,我們不是怪物。」

我們到咖啡廳訪談,他看著菜單想了許久,最後像一個少女般,點了水果冰茶。

小時候下體是什麼樣子?我問得很隱私很直接,但他沒避忌,戴上眼鏡,打開筆電,模樣更老成一點,彷彿老教授,如果只瞄一眼,幾乎以為他是個男人。

他打開筆電中的一張圖片,是藝術家用石膏翻模女性下體的作品:陰道之牆。指著某一幅說:「小時候是什麼樣子我不記得了,現在就像這個,一條線,其實,每個人的性器都不一樣,很難說什麼才是『正常』、『標準』。」

6歲那年,他被進行了2場手術,他的身體被醫生視為不正常。

丘愛芝說:「先是一個剖腹的手術,探查,打開看看內生殖器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結果一看有子宮,也有2個卵巢,所以就決定了我是個女孩。外面看起來很像小陰莖的,那個其實是個大陰蒂,醫生認為女生的陰蒂不應該這麼大,那時候的觀念就是這樣,就把它切除,這個切除是個美容手術。」

「病歷上寫我出生就是這樣,但是很健康,一直長到6歲都沒問題,但為什麼到6歲需要把它切掉呢?我後來看了一些文獻,6歲快要讀書了,要進入社會了,需要社會化,所以就在學齡前進行這個手術,你才不會產生(性別)困擾。」

然而對丘愛芝來說,這個手術不但沒有減少困擾,反而讓他大半輩子都因為身體的秘密而迷惑,而痛苦。

為了瞭解自己的身體,他看過不少醫生,國中的診斷是發育停滯,打了生長激素,但無作用。後續也做了各種檢驗,染色體是46XX,屬於女性,也有部分是47XXX。他看婦產科,醫生給的病名是:原發性閉經、陰道短淺。也有醫生什麼都沒說,只給了她一張笑笑功的傳單。

一個人住在學校附近,雖然孤獨,但丘愛芝時常出國參加陰陽人論壇,結識了許多陰陽人好朋友,生活中也有貓陪伴。
一個人住在學校附近,雖然孤獨,但丘愛芝時常出國參加陰陽人論壇,結識了許多陰陽人好朋友,生活中也有貓陪伴。

陰陽人一直被汙名化,被視為不正常、羞恥、隱諱的事,醫生不一定具備相關知識,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更甚者會將陰陽人的身體病理化,成為一種病,又更加深一般人對陰陽人的誤解。

丘愛芝說:「過去醫生是不會告知我們的,醫生也會請父母不要告訴我們真相,我想大部分的人,可能醫生或父母只會跟你說,你是因為某種疾病,你才會需要吃藥。那他不會告訴你,陰陽人這3個字,像我的父母,就是一輩子都沒講過這3個字。」、「我後來問國外的陰陽人朋友,他說這個很正常,醫生也經常誤診,不跟你講實話是可能的,另一個可能是他不知道你已經能接納自己了,不好意思講出來。」

怕的,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醫生吞吐的樣子,隱瞞的氣味,以及被當成有病的眼神。

他繼續談自己的身體。「我屬於假性陰陽人,而且是屬於女性假性陰陽人,我是有2個卵巢的,只要你有2個性腺是相同的,你就是屬於假性,如果2個性腺不相同,就屬於真性。」、「他們認為我們這種是假的,那時覺得很不開心。」他自嘲地說:「當陰陽人還要當假的。」

過去的他總是陰鬱,曾被朋友說,你怎麼看起來像被欠了幾百萬。現在,他走訪10幾個國家,推動陰陽人運動,也接觸了上百位跟自己一樣的陰陽人,找到了自己的族群。陰陽人3個字,對他來說不是罵人的詞,而是一個可安身的性別:「我接納自己之後,自在很多。」

「我就知道怎麼笑了。」丘愛芝笑著說:「也許醫生給我笑笑功傳單,就是這個意思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