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7.09.12 20:59

【我想上學】黑戶寶寶黑數難尋 恐淪人口販運

文|謝幸恩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逃逸外籍移工衍生出的黑戶寶寶問題,至今仍無解。圖為移民署專勤隊逮捕逃逸移工。(警方提供)
逃逸外籍移工衍生出的黑戶寶寶問題,至今仍無解。圖為移民署專勤隊逮捕逃逸移工。(警方提供)

協助小寶就讀的新北市議員劉美芳說:「台灣行蹤不明的外籍移工多達5萬多人,有孩子被安置在社福機構,但有的孩子恐怕淪為親友間的人球,甚至成為黑市人口販運,粗估僅1成孩子取得國籍,台灣法律的瑕疵,對於黑戶寶寶的保障,幾乎是微乎其微。」

劉美芳也說:「在美國出生的無國籍孩童到了適學年齡,無論父母有無國籍,依法都必須就學,台灣必須拋棄本位主義,讓國籍與教育權脫鉤,才符合普世人權。」

律師張祐齊則說:「若是父母不可考的黑戶寶寶,可比照棄嬰辦理出養,若是類似小寶的例子,可打強制認領或否認子女訴訟取得國籍,但若是父不詳、母親為外籍且行蹤不明,這才是最棘手的狀況,不幸目前的黑戶寶寶多半屬於此類型。」

其實,台灣《國籍法》為屬人主義,孩子國籍跟著父母親,若外籍移工行蹤不明且未將孩子帶回母國,孩子就成了無法取得台灣國籍的黑戶寶寶,政府多半以專案方式協助孩子就學、就醫,但短暫的權宜之計,實際上能協助孩子多久?

逃逸外籍移工衍生出的黑戶寶寶問題,至今仍無解。圖為移民署專勤隊逮捕逃逸移工。(警方提供)
逃逸外籍移工衍生出的黑戶寶寶問題,至今仍無解。圖為移民署專勤隊逮捕逃逸移工。(警方提供)

台灣的《兒少法》保障孩子18歲前的醫療與教育,過了18歲以後呢?孩子恐會成為專案外的漏洞。

新竹地院曾將一名黑戶寶寶的親權判給新竹市社會局,成為全台首例黑戶寶寶親權剝奪例子,迄今仍在媒合收養人,但據一名資深的家事法庭法官說明:「剝奪親權必須有生父母同意書,黑戶寶寶是否適用台灣收出養法,目前仍有爭議。」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監察院也曾提案糾正勞動部與移民署,因為相關部會對外籍移工的管理輔導不夠周延,才會衍生出後續無國籍孩童的安置照顧、身分認定與居留權益等問題。若要遏止黑戶寶寶悲歌,仰賴一個個的專案恐怕徒勞無功,勢必得從法規層面著手修改,才能治本。

更新時間|2017.09.13 03: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