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7.11.26 23:00

【詩】小徑 珮嫺

文、聲音|珮嫺 繪圖|米榭兒 

「你知道我的夢嗎?」

那些踩著高蹺穿著風乾草編織的斗篷透過面具低頭喚回了我

我壓住心裡的躁動望著他答不上

珮嫺〈小徑〉全文朗讀

珮嫺〈小徑〉全文朗讀

00:00:00 / 00:00:00

讀取中...

穿過車道喧囂的地下道
蔓延著鐵道旁那無人的鄉村小徑
偶爾經過鐵道有節奏轟隆隆的列車
會想起冬天一片片灌滿水的秧苗田地,那條小徑
那條我曾折疊收藏的小徑
那條攤開來是一個框堆疊一個框透視漸遠的小徑
流水的經過雜草總是模糊了小徑的邊界
 
「你知道我的夢嗎?」
那些踩著高蹺穿著風乾草編織的斗篷透過面具低頭喚回了我
我壓住心裡的躁動望著他答不上
瞥見回答的人似乎收到了什麼
他們交換了儀式,我心裡一陣鼓動
戴著面具的他見我答不上轉向其他人
「你知道我的夢嗎?」
他們交換了儀式,我壓住心中的餘悸
「你知道我的夢嗎?」
他們交換了儀式,回答的人一個個收到了什麼
「你知道我的夢嗎?」
他們交換了儀式,那些踩著高蹺戴著面具穿著風乾草編織成斗篷的人來來回回穿梭在階梯的人群中
「你知道我的夢嗎?」
他們交換了儀式,在那夜晚幽幽的光線和微冷的劇場不斷傳來
 
「你知道我的夢嗎?」
 
我不知道,總是會想起冬天一片片灌滿水的秧苗田地,那條小徑
那條我曾折疊收藏的小徑,
那條攤開來是一個框堆疊一個框透視漸遠的小徑,
流水的經過雜草總是模糊了小徑的邊界,
那是與路一樣寬那兩米深的大水溝,
那條小徑夜晚幽幽的光線汽車總是開遠燈,
那朝來的速度,使我困在邊界注意兩邊
 
「你知道我的夢嗎?」
 
我不知道,穿過車道喧囂的地下道
蔓延著鐵道旁那無人的鄉村小徑
偶爾經過鐵道有節奏轟隆隆的列車
夜晚我走在這條無人的鄉村小徑
會想起冬天一片片灌滿水的秧苗田地,那條小徑
那條我曾折疊收藏的小徑
那條攤開來是一個框堆疊一個框透視漸遠的小徑
流水的經過雜草總是模糊了小徑的邊界
夜晚這條無人的鄉村小徑和那條小徑模糊了
這條安靜的小徑有著陌生的景色,幽幽的光線兩條小徑卻不覺得不同
 
穿過車道喧囂的地下道
蔓延著鐵道旁那無人的鄉村小徑
偶爾經過鐵道有節奏轟隆隆的列車
夜晚我離開了這條無人的鄉村小徑
回到了喧囂的車道上
我想起冬天一片片灌滿水的秧苗田地,那條小徑
那條我曾折疊收藏的小徑
那條攤開來是一個框堆疊一個框透視漸遠的小徑
流水的經過雜草總是模糊了小徑的邊界
 
春天那條小徑一片片田地上起了平流霧漸層了薄霧的夜色
那一刻撥開了我的夢,「你知道我的夢嗎?」
我已經知道了,害怕的夜晚像憋氣
更多的是像吐氣後深深吸氣那樣自由
珮嫺(珮嫺提供)
珮嫺(珮嫺提供)
作者小傳─珮嫺

台南人,台南應用科大美術系畢。剛遷移到台北生活,為了適應台北的步調穿起褲裝。

過去在台南慢步流浪,拾起一張文宣,覺得有趣,因而追隨上面的文句,一路漂流到高雄三餘書店讀詩聚會,認識文字就像靠岸。也喜歡到沒電纜的大草原待很久。天要黑了就離開,害怕黑暗。養了兩隻貓,認為貓是地獄的守護者,替我守著黑暗。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7.11.23 10: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