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7.11.25 00:00

【全文】獵雷艦聯貸關鍵期 簡太郎2度入府面見吳敦義

文|林俊宏 劉榮    攝影|攝影組
2014年吳敦義曾南下屏東,替當時參選屏東縣長的政務委員簡太郎賣力輔選。(中央社)
2014年吳敦義曾南下屏東,替當時參選屏東縣長的政務委員簡太郎賣力輔選。(中央社)

獵雷艦案愈演愈烈,知情人士透露,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在任期間,曾2度進入總統府面見時任副總統吳敦義,恰巧就在他為慶富召開2次聯貸會議期間,事後聯貸額度更增加到205億元,過程啟人疑竇。此外,馬英九總統任內,慶富董事長陳慶男或家人共參加4次國宴,都是唯一的民間代表,雙方關係不言可喻。另一方面,藍營則緊咬獵雷艦第3期24億元撥款可能涉及不法,檢調已深入追查,隨著案情發展,政壇勢必再起波瀾。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日前接受網路節目訪問,談到慶富詐貸案時,語帶諷刺地說,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在過去馬政府8年期間,到過總統府5次,還不如兒子陳偉志(在蔡政府時期)到總統府一次,大動作反咬小英,並急忙撇清與陳慶男的關係,不僅引來切割好友的批評,更讓政壇人士不解,紛紛揣測背後的原因。

 

簡吳會面 洽談內容引人疑

知情人士透露,吳敦義會急忙撇清與獵雷艦案的關係,背後恐怕大有文章。檢調追查,總統府從2015年9月到該年底的會客紀錄,發現馬政府2度召開獵雷艦貸款協調會期間,時任行政院祕書長的簡太郎,曾經2度進入總統府,面見當時的副總統吳敦義。

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曾在2015年2度入府面見時任副總統吳敦義,由於雙方會面時間點正值聯貸會議期間,洽談內容啟人疑竇。
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曾在2015年2度入府面見時任副總統吳敦義,由於雙方會面時間點正值聯貸會議期間,洽談內容啟人疑竇。

檢方掌握,簡太郎在2015年9月18日於行政院召開第一次聯貸案協調會後5天,就前往總統府與吳敦義會面,10月14日再度進府與吳碰面後2天,就確定由一銀接手主辦聯貸,簡太郎從2015年5月到2016年4月,近一年的時間進府有紀錄的會面就只有這2次,辦案人員質疑,有這麼巧的事嗎?

檢調查出,2015年12月29日簡太郎主持第二次聯貸會議前,公股行庫原本僅同意貸款給慶富78億元,協調會後聯貸金額就大幅增加到205億元,依一般公營行庫的貸款程序,投審授信會議大概都需要2個月來處理這類的案子,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將聯貸額度暴增2.6倍,真的沒有外力介入誰會相信。

 

國宴邀陳 企業界唯一代表

此外,陳慶男家族在馬英九執政期間,有4次國宴都是唯一代表民間人士出席的座上賓,其中一次國宴由吳敦義主持,陳慶男夫婦就與吳同桌飲宴。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在總統府舉行國宴,陳慶男父子受邀,成為宴會上唯一民間人士。(國史館)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在總統府舉行國宴,陳慶男父子受邀,成為宴會上唯一民間人士。(國史館)

據本刊取得的資料,這4次國宴分別是2010年11月5日,馬英九在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開幕期間,於總統府大禮堂席開11桌,款待訪台友邦貴賓,與會賓客共92人,除了正、副元首馬英九及蕭萬長、外交部一級主管及台北市長郝龍斌,其他的都是邦交國的總統、副總統或駐台使節,唯一獲邀的民間人士,就是陳慶男的2個兒子陳偉志、陳偉郎各自帶著太太出席。

2013年3月15日,馬英九宴請吐瓦魯總理及自然資源部長等人,在總統府席開一桌,賓主僅17人,與會人士包括總統府祕書長、國安會祕書長及吐國駐台官員,唯一受邀的民間人士只有慶富總裁陳慶男及夫人。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宴請外賓留下大合照,陳慶男夫妻是唯一受邀的民間人士,顯見地位非同凡響。(國史館)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宴請外賓留下大合照,陳慶男夫妻是唯一受邀的民間人士,顯見地位非同凡響。(國史館)

2014年10月,慶富取得獵雷艦標案,隔月和國防部簽約,並拿到預付款15.2億元。隔年12月8日,馬英九宴請諾魯共和國總統瓦卡,在總統府席開一桌,與宴賓客26人,受邀貴賓除諾魯總統伉儷、外交高層、總統顧問以及我方國策顧問與外交部官員外,唯一獲邀的民間人士又是陳慶男及其夫人。

就在這次國宴後的3個禮拜,2015年12月29日,吳敦義也宴請來訪的瓜地馬拉共和國副總統傅恩德斯,在總統府席開一桌,宴請21人,與會貴賓包括2國外交高層,唯一獲邀出席的民間人士還是陳慶男伉儷,不難看出馬、吳2人對陳慶男家族的看重程度。

 

遞陳情書 馬總統名章回信

不單是國宴上的企業界唯一代表,2013年3月2日,馬英九前往基隆視察海科館籌建進度,當時已取得海科館標案的陳慶男,也向馬英九親自遞送陳情書〈海科館的現況與願景〉,提出包括加快審查程序等希望政府協助後續處理的相關工程等。

2012年馬英九連任成功,熊光華5月從高雄市黨部主委回任總統府副祕書長,專責總統基層行程。(中央社)
2012年馬英九連任成功,熊光華5月從高雄市黨部主委回任總統府副祕書長,專責總統基層行程。(中央社)

總統府前副祕書長熊光華日前表示,陳慶男2015年12月9日到總統府拜訪他,主要是為了慶富取得海科館經營權相關的陳情案,向他了解陳情處理進度,與獵雷艦無關,因為他在前一天出席馬總統午宴款待諾魯共和國總統,見到陳慶男關心此案,才和陳約隔日見面了解相關部會的處理情況。

但府方清查陳慶男2013年的陳情紀錄發現,馬英九在該月就以總統名義回函陳慶男,表達「藉悉貴集團籌劃開發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之用心與努力…有關需政府協助之事項,已即請行政院及基隆市政府研處,尚請釋念,知關錦注,耑此函復。」該封信函還使用總統名章回信,而非一般交由總統府公共事務室的層級辦理,顯示馬對陳慶男的陳情是何等的重視。

針對慶富陳情紓困案,總統馬英九相當重視,曾以名章回信,顯見雙方交情非比尋常。(示意圖)
針對慶富陳情紓困案,總統馬英九相當重視,曾以名章回信,顯見雙方交情非比尋常。(示意圖)

熊光華也在同年3月6日發函給陳慶男,告知「來函建議請政府協助事項已由公共事務室處理」,亦即馬政府辦理陳慶男2013年3月2日的陳情事項,在4天內就已發文照會各部會,並在同年4月經各部會函覆辦理情形後已結案,「怎麼可能拖到2015年陳慶男入府見熊光華,還在喬同一件事?這謊言也扯得太離譜了吧,倒是12月9日熊與陳見面後,29日簡太郎就在政院召開第2次聯貸案協調會,這才更令人起疑。」知情人士說。

雖然慶富申請獵雷艦聯貸案過程疑雲重重,焦點都集中在前朝,但藍營也緊咬蔡政府後續違約及撥款責任。

 

查國防部 涉嫌違反預算法

國民黨立委馬文君取得慶富可疑資金流向,發現一銀撥款給慶富後不久,慶富將49億元陸續匯往設在香港、澳門及新加坡的Antai Zun Capital、HARBOUR STAND、OCEAN KIRIN LIMITED、L3 Capital、慶宇等5家紙上公司,又從上述海外等公司再匯13億元到台灣的慶峰水產、慶富造船、慶洋投資及陳偉志等人的戶頭。

慶富取得近350億元的6艘獵雷艦採購案,隨著詐貸案情節節升高,獵雷艦案可能走上解約命運。(慶富集團提供)
慶富取得近350億元的6艘獵雷艦採購案,隨著詐貸案情節節升高,獵雷艦案可能走上解約命運。(慶富集團提供)

馬文君還質疑,慶富把資金匯到港澳等帳戶,疑與慶富在中國福建省漳州東山島投資的「慶寶水上遊樂園渡假村」有關,檢調已經掌握慶富海內外金流,但不願說明金額是否如馬文君所言,正一併追查陳慶男等人是否涉及掏空、洗錢。

此外,本刊調查,依照獵雷艦案合約的附加條款規定,慶富在2015年3月未拿到輸出許可證明,理應可解約並要求慶富賠償,弔詭的是,馬政府主政時期的海軍,從2015年4月到7月間,數度去函慶富,提醒輸出許可證明是造艦重要文件,務必如期取得,否則就得解約。

海軍司令黃曙光親上火線開記者會強調,付款決定是他批准,一切依法,沒有承受來自總統府或國防部的壓力。(中央社)
海軍司令黃曙光親上火線開記者會強調,付款決定是他批准,一切依法,沒有承受來自總統府或國防部的壓力。(中央社)

直到2015年9月,慶富仍無法如期取得輸出許可,海軍高層還協助慶富去函美國在台協會,詢問美方是否能協助慶富取得輸出許可證明。結果海軍沒解約,反倒是在2015年11月4日,僅對慶富罰款,讓慶富在2016年1月才取得輸出許可證明。

國民黨立院黨團也質疑,獵雷艦第三期履約款24億元早已被凍結10分之一,國防部竟在去年12月預算還沒審查通過前,就先挪用其他軍事單位武器預算共24億元給慶富,高雄地檢署除追查詐貸案過程,正一併追究國防部以行之有年的「流用」做法付款給慶富,是否違反預算法。

國民黨立院黨團炮轟海軍撥款24億元疑點重重,質疑慶富涉掏空、洗錢。
國民黨立院黨團炮轟海軍撥款24億元疑點重重,質疑慶富涉掏空、洗錢。

 

財務不佳 向多家錢莊借錢

本刊掌握,陳慶男曾任高雄市榮譽觀護人協進會理事長,除了政商關係良好,也認識不少司法官,不過,慶富打腫臉充胖子,近年來集團財務不佳,陳慶男不但四處向銀行借錢,還透過友人介紹,大老遠從高雄到台北市吉林路借高利貸。

本刊取得陳慶男向錢莊調款2億元的借據,可見集團財務吃緊。
本刊取得陳慶男向錢莊調款2億元的借據,可見集團財務吃緊。

本刊取得陳慶男今年6月向劉姓業者借貸2億元的借據,每月利息1.5%,借款期限6個月,並支付4%勞務費,抵押品為慶富股票,借據上還有陳慶男蓋章及親筆簽名。

由於這紙借據的還債期限就在下個月初,自獵雷艦案爆發後,不少與慶富往來的廠商紛紛急著討債,光是這2個月向高雄地院民事庭請求慶富支付款項,及聲請強制執行的案件就多達20幾件,其中,台銀及高雄銀行就被欠了8億多元,慶富欠債總金額可能逾10億元,依照慶富目前的窘境,集團恐面臨倒閉,陳慶男抵押給地下錢莊的慶富股票,恐怕也將成為壁紙。

此外,檢調懷疑,陳慶男需款孔急,有部分可能與賭賽鴿有關,地方盛傳,陳慶男熱衷賽鴿超過20年,曾在高雄地區賽鴿贏得上億元彩金,陳慶男因賭賽鴿才會讓自己的財務雪上加霜。與陳徹底絕裂的慶富前執行長簡良鑑,曾任「馬蕭全台學術教育界後援總會執行長」,同樣也是賽鴿好手,2人疑因此結緣,雄檢在2014年偵辦高市中正鴿會涉賭案,簡良鑑也參與其中,遭列為被告起訴,並遭法院判處罰金。

目前高雄地檢署已經針對慶富聯貸涉及詐貸,與第3期24億元違反程序付款部分雙管齊下,深入追查,案情可能向上延燒,屆時勢必在政壇投下震撼彈。

 

回應

簡太郎:入府會吳非為聯貸

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表示,2015年9月23日入府,是與吳討論美牛進口問題;10月14日則是討論朱立倫參選,隨後就陪同馬總統與立委餐敘,二度會吳絕對沒有談慶富案。

國民黨發言人洪孟楷表示,行政機關是一體施政,總統府行政院溝通管道多元且暢通,前副總統吳敦義與慶富案沒有任何關係,副總統辦公室從未介入慶富案,民進黨政府不要潑髒水;檢調偵查慶富弊案要毋枉毋縱、切勿捕風捉影、隨不實猜測起舞。

更新時間|2017.11.22 05: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