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拚幸福3】動畫代工後遺症 溝通管理出問題

文|項貽斐
《幸福路上》的故事從女孩小琪一家三口出發,反映台灣歷史與社會變遷。(傳影互動提供)

動畫電影尋找資金不易,製作也是難題。從決定拍動畫《幸福路上》起,宋欣穎就選定 2D手繪動畫形式,「 3D太科技、手繪雖有點不完美,但是感覺溫暖。簡單的造型線條,更有童趣與幻想空間。」

2013年籌拍《幸福路上》時,宋欣穎因非動畫科班出身開始接洽動畫指導、美術指導人選,研究流程,並花2年準備,設計角色、做分鏡等,並花半個月就完成主要人物的造型。儘管一開始大家對影片風格的意見分歧,有的喜歡像《花木蘭》的美式風格,有的喜歡日式,可是宋欣穎則認為應盡量創造台灣特色。

影片製作初期就遇上溝通障礙,「之前我當剪接師,再怎樣不認同導演,仍得解讀導演的想法,用我的感受去呈現、幫導演加分。而動畫分鏡師雖有經驗,卻缺少對人與生活的觀察,難以理解每場戲的重點和情感。」

女主角小琪送便當給社區警衛的爸爸,暗示爸爸她想留在台灣。(傳影互動提供)

「有一場女主角小琪送便當給社區警衛爸爸的戲,希望分鏡接下來的畫面是遠景、小小的警衛亭在發光、父女在講話。我對分鏡師解釋這代表從美國返鄉的小琪暗示爸爸,她想留在台灣。但對方卻問:『為什麼要送便當?爸爸不是該自己買?』我只好說,我媽媽每天送便當給我當警衛的爸爸,他們才接受,真有人會送便當。」她笑說。

製作過程中,宋欣穎進一步經驗到台灣動畫產業長期習慣代工的後遺症。以往代工階段因動畫師單純執行客戶的設計,動畫製片容易管理進度;但原創動畫涉及創意與溝通,製片得兼顧品質、進度,同時管理人事、時間和成本,《幸福路上》就曾因製片管理問題,紛爭不斷,進度嚴重落後。

宋欣穎認為,動畫製片不只是執行發包任務,應該對內容有判斷能力,要看懂劇本、知道一場戲在說什麼。在製作《幸福路上》過程中,儘管製片組很認真,但有時東西發包拿回來,到了導演手上才發現錯誤,又得送回去,浪費不少時間。

更新時間|2018.03.13 05:08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