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7.12.15 02:37

【傅月庵書評】經營事業,要從終點開始──《大退場: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

文|傅月庵    繪圖|楊茜婷 

人身難得,人只能活一輩子,浸淫事業幾十年,朝於斯暮於斯,朝朝暮暮皆於斯。不煩嗎?萬一厭倦了呢?以前的最愛,如今成了負擔,你真心想過另外一種不同的生活,卻發現拔劍四顧心茫茫,「我們回不去了」,你怎麼辦?

傅月庵書評〈經營事業,要從終點開始──《大退場: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全文朗讀(聲音:張幼玫)

傅月庵書評〈經營事業,要從終點開始──《大退場: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全文朗讀(聲音:張幼玫)

00:00:00 / 00:00:00

讀取中...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或許這樣,華人格外諱言「死」,甚至波及到「四」字。至於「預立遺囑」這種事,幾經提倡,至今擺在心上的老人家,尤其家大業大的,恐還是有限。生命是這樣,工作似乎也如此。無論成就什麼事業,華人講究「鞠躬盡瘁」。「馬革裹屍」才叫真軍人,「倒在血泊中的筆耕者」才是作家本色。至於「退休」兩字,除非制度規定或人微言輕的上班族小老百姓不得不學著適應接受,真正所謂「成大功立大業」的創業家,似乎少有當真的,於是,「無常迅速」、「中道崩殂」最後都成了企業最大夢魘。

《大退場: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鮑‧柏林罕著,洪慧芳譯,早安財經出版
《大退場: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鮑‧柏林罕著,洪慧芳譯,早安財經出版

「好好創業上市,經營好股價,然後,賣掉!」這種說法,在華人世界,甚至全世界,都是匪夷所思的吧。

鮑.柏林罕(Bo Burlingham)偏偏說這不失為一個好選項。這位寫過《小,是我故意的》,讓人重新思索「企業就是要大,越大越好」這一觀念;寫過《師父》,讓人知道「就算開間街角小店,也得像獅子搏兔,謹小慎微,全力以赴」,總是挑戰你既有觀念的暢銷作家,這次要告訴我們:「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

為何要急流勇退?原因有內在,有外在,卻無非「形勢比人強」幾個字。

內在形勢,或說內心吧。人身難得,人只能活一輩子,浸淫事業幾十年,朝於斯暮於斯,朝朝暮暮皆於斯。不煩嗎?萬一厭倦了呢?以前的最愛,如今成了負擔,你真心想過另外一種不同的生活,卻發現拔劍四顧心茫茫,「我們回不去了」,你怎麼辦?

酒吧還在,可你再不能通宵狂歡

又或者,你勿忘初心,你還是熱愛工作,上班還是你的唯一,還是能把喫苦當作喫補,卻驀然發覺力不從心了:你會看錯報表數字,你很容易忘掉不該忘的事;你一加班便疲憊不堪,開會太久便不覺垂頭睡著。你知道,時間到了,你已無能為力,酒吧還在,可你再不能通宵狂歡。你怎麼辦?

至於外在形勢,那就太常見了。商場如戰場,瞬息萬變,你全力以赴並不保證平安幸福。若僅是遭逢逆襲、伏襲,那都還好,頂多也就是陣亡,事業經營之正常也,走江湖必然有的風險。最可怕的是,有人捧著大把鈔票說要買下你的企業,那個數目是你想都沒想過的。想到你可以不用再起早摸黑,整天為這為那操煩,喫這個也癢,喫那個也癢。你竟怦然心動了!這個時候你怎麼辦?賣還是不賣?該怎麼賣?賣了之後做什麼呢?

左:《小,是我故意的:不擴張也成功的14個故事,8種基因》,鮑‧柏林罕著,吳玉譯,早安財經出版;右:《師父:那些我在課堂外學會的本事》,諾姆.布羅斯基、鮑.柏林罕,林茂昌譯,早安財經出版
左:《小,是我故意的:不擴張也成功的14個故事,8種基因》,鮑‧柏林罕著,吳玉譯,早安財經出版;右:《師父:那些我在課堂外學會的本事》,諾姆.布羅斯基、鮑.柏林罕,林茂昌譯,早安財經出版

人間「事變」,從來不會單一原因。上面所說,往往是接踵而來,連環爆炸,但總而言之,就是一件事:「我要(得)跟我的企業切割!」怎麼切割才好?切割前後得有哪些心理調適?這些事,技術層面的、心理層面的,柏林罕都幫你想到了,想得非常清楚,鉅細靡遺,並且如同他一貫的寫作風格,一一舉實例說給你聽。

  

一切都在於個人定位,想要什麼?以及為什麼?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所不同的此別值千金,必得特別小心。急流湍湍,光只一個「勇」字,未必就退得了。柏林罕告訴我們至少得想想:

該從哪裡開始?又該在什麼時候開始呢?你有什麼選項?你該要求多少財務報酬?有沒有值得參考的典範?該注意哪些陷阱?如果你打算交棒,如何辨識合格的潛在接班人?如果你打算出售,如何辨識合格的買家?你需要哪種外在的協助?你應該對公司的其他人透露多少資訊?離開公司後,你要做什麼?

然後如同《師父》一書,他為我們解答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很財務專業的,他像理財顧問、會計師;純然心理障礙的,他像諮商師,心理醫生;更有事關經營策略的(我走了,企業還能好好活下去嗎?)他像軍事專家,一一沙盤推演讓你明白。最後,類如心靈導師的他告訴我們:一切都在於個人定位,想要什麼?以及為什麼?一如蘇格拉底索強調「認識你自己」(γνῶθι σεαυτόν),這已經屬於哲學層次,從「商業價格」轉換為「人生價值」了。而這,或許就是鮑.柏林罕這位暢銷商業作家,所以顯得那麼與眾不同,特別吸引人的原因吧!

 

人人都是自己的創業家,人人都可以急流勇退

柏林罕這樣的作家,其實少有。他總能不停反省,質疑存有,絕不相信「凡存在的必屬合理」這種事,進而提醒、彰顯另一套價值,讓整個世界更加豐饒多元。這本書,乍看或僅是「創業家如何急流勇退」一事,但仔細讀一讀,卻恍然明白,需要退、終究要退的哪裡僅是創業家呢?又或者說,人人都是自己的創業家,人人都可以急流勇退。若是這樣的話,大至人生告別、婚姻仳離,友情結束,換工作乃至臉書上的unfriend,似乎都可在書裡面找到發人省思的段落,然則,此書之為用,也就夠寬廣了。

「辦大事者,以多選替手為第一義。」前清李鴻章追憶他的恩師曾國藩時,引用過曾的這句話。「多選替手」當有二義,一是組成團隊,不搞單打獨鬥;二是有人可替,自己方可退。華人歷史上,有這種思維的人,少之又少,尤其商場上,大企業而能存活過三代,鳳毛麟角耳。上場靠機會,下場靠智慧。「經營事業,要從終點開始」,這書說得一點也沒錯。就算只是經營人生,你也真該讀一讀啊!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本文作者─傅月庵

資深編輯人。台灣台北人。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肄業,曾任遠流出版公司總編輯,茉莉二手書店總監,《短篇小說》主編,現任職掃葉工房。以「編輯」立身,「書人」立心,間亦寫作,筆鋒多情而不失其識見,文章散見兩岸三地網路、報章雜誌。著有《生涯一蠹魚》《蠹魚頭的舊書店地圖》《天上大風》《書人行腳》《一心惟爾》等。

更新時間|2018.10.03 10:3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