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1.04 00:00

【鏡觀】花媽的心內話

文|鏡週刊    攝影|宋岱融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菊出版市長回憶錄,激起千層浪,顯然她內心積蓄忿懣已久,趁著這次出書,一次倒乾淨。
陳菊出版市長回憶錄,激起千層浪,顯然她內心積蓄忿懣已久,趁著這次出書,一次倒乾淨。

陳菊出書,清算舊帳,把當年勞委會主委任內下台、高雄市長初選內幕,一次爆出,筆鋒橫掃所至,包括管碧玲、葉菊蘭、謝長廷、李應元、楊秋興、陳其邁等,俱都中招。中招諸人,當然不服,隨即反噬,管碧玲一再質問陳菊,還要再劃她幾刀?葉菊蘭也駁斥,陳菊所言非事實;謝長廷則反炮擊表示,他為管碧玲叫屈,書中描述與事實出入甚大;楊秋興也說,他不解為何陳菊要如此抹黑他。

一本市長回憶錄,激起千層浪。這裡頭,到底誰是誰非,局外人霧裡看花,很難窺其全豹。值得探討的是,為何陳菊要如此公然清算舊帳?有些人,性子急,脾氣壞,講某些話,做某些事,都是毫無懸念,想都不想,就暴起發難。陳菊不是這種人,她性子不急,脾氣不壞,接受訪問,出這本回憶錄,從訪談、撰寫,到付梓印就,到推出上市,這中間,有幾個月時間。

要是有些情緒話,一時衝動,講了出來,也寫了出來,事後有相當長後悔期,待情緒平靜後,再把這部份內容刪除即可。陳菊久走江湖,政壇翻騰幾十年,豈會不知道,民進黨從來不論資排輩,從來都是叢林場裡撕咬擄鬥,掙扎出頭天,同儕們一個比一個凶悍?豈會不知,她出書批鬥黨內同儕,彼輩必會凶猛反撲?

她明知被批者,必然凶猛反噬,她也有充足後悔期,讓她腦袋清醒,避免反噬。然而,她還是出了這本書,這樣寫,這樣炮打上述諸人。唯一理由,就是她內心積蓄忿懣已久,這口氣,憋了十幾年,不想再憋,趁著這次出書,一次倒乾淨,大家撕破了臉,對著幹。

台灣傳記大王劉紹唐,素有「野史館館長」之譽。劉生前主持傳記文學月刊近四十年,有兩項重要原則﹕一、凡刊印回憶錄,必得作者亡故後,始予刊出。二、凡臧否人物,必得待被臧否者亡故後,始予刊出。之所以有此二原則,原因很簡單,世上之事,人言言殊,扯上臧否之言,必誘發論戰。此類論戰,永遠是烏賊噴黑霧,雙方一身黑,真相永遠難明,誰都說不清楚。

時代變了,政治人物出回憶錄,無論作者或被批者,都是活跳跳到處蹦,因而,只要回憶錄批人,回憶錄作者就注定要被回批。你批人一次,人和你沒完,不依不饒,持續大批特批。花媽出書都超過十天了,謝長廷還是回馬槍猛批。這事情,看起來還沒完,花媽固然受內傷,劉世芳受她力捧,也跟著遭殃。

至於花媽對諸同儕反批,是何態度?只要看這本書再版時,內容是否更改?如何更改?即可知曉。

更新時間|2018.01.02 04:2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