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8.02.11 00:00

【全文】德翔油汙生態滅絕 漁損1.7億只賠1700萬

文|陳柔瑜    攝影|林煒凱 王漢順
德翔貨櫃輪在擱淺2週後斷裂,重油汙染整個北海岸。(達志影像)
德翔貨櫃輪在擱淺2週後斷裂,重油汙染整個北海岸。(達志影像)

2月5日,400位金山、石門一帶的漁民,聚集德翔公司的門口發出怒吼。2016年3月,德翔台北貨櫃輪在石門擱淺,不僅造成2死3傷悲劇,更因大漏油在北海岸釀成生態浩劫。重油汙染至今仍沒恢復,金山沿海漁獲量大減超過50%,海洋大學預估漁損至少1億7,000萬元,但德翔公司卻只願賠1,700萬元,捕不到魚的漁民,只能打零工度日,連這個年怎麼過都不知道。

漁民至德翔公司抗議,希望能得到合理賠償。
漁民至德翔公司抗議,希望能得到合理賠償。

「德翔海運,欺壓漁民」「汙染負責任,賠償不拖延」,2月5日上午,近400名、年過半百的漁民聚集在德翔公司門口喊口號,寒風細雨澆熄不了他們的怒火,只能用一次次的吶喊,表達對德翔公司的不滿。

 

油汙重創 漁獲少一半以上

為何這些漁民要走上街頭?2月1日下午,本刊記者造訪新北市金山區磺港,因冷風刺骨、天候不佳,無法出海的漁民只能躲在當地唯一的釣具行喝茶取暖,他們捧著熱茶,氤氳霧氣中卻升騰著比天氣更冷的心寒。

受油汙影響,金山漁民的漁獲減了至少一半,漁民簡堯祥每日只能望洋興嘆。
受油汙影響,金山漁民的漁獲減了至少一半,漁民簡堯祥每日只能望洋興嘆。

「都抓不到魚了,怎麼生活!」啜了口熱茶,在金山討海超過40年的許崑萬難忍心中憤怒,向本刊記者訴說油汙事件後,抓不到魚、難以為繼的心酸。

許崑萬從事延繩釣,過去只要將漁船開到沿海,再將綁有魚鉤的漁線垂入海中,等約2至3小時就能收獲滿滿,百斤以上的中華鰆是常客,家中牆上還留有他與近2公尺長的中華鰆合照,過去冬天能釣到近百條,今年卻到2月才出現第一條。

金山特色漁法「蹦火仔」更慘,蹦火船全台只剩4艘,是在夜間利用強光誘集青鱗魚群躍起捕撈,去年漁季到來時,蹦火船首次出航的確吸引魚群,卻只是火光一現,船員簡堯祥說,往年5個月的漁期縮短到只剩1個月,漁獲量更是大減7成,連船長都必須四處打零工,不然實在難以餬口。

油汙事件後,金山沿海海面上出現油汙,嚴重影響當地漁獲。(讀者提供)
油汙事件後,金山沿海海面上出現油汙,嚴重影響當地漁獲。(讀者提供)
德翔台北輪油汙從石門擴散到金山,汙染範圍超過200平方公里。(讀者提供)
德翔台北輪油汙從石門擴散到金山,汙染範圍超過200平方公里。(讀者提供)

漁業人文資產保存平台執行長郭慶霖在金山生活半世紀,眼睜睜看著金山漁獲從供應全台到如今的慘況,他說,金山過去盛產石斑、黑喉、馬頭、白鯧等魚種,但青鱗魚減少,這些以小魚為食的大魚也銳減,漁民們每次出海都只能失望而歸,「大家都一樣慘,漁獲少了一半以上。」

擱淺油汙 賠償案例
  • 2011.10 巴拿馬籍砂石船瑞興輪在基隆大武崙外海觸礁,船身斷為2截,船上312.5噸油料外洩,萬里海岸被重油染黑,由漁業署向船東求償,以300多萬元達成和解。
  • 2008.11.10 未載貨的巴拿馬籍漁船晨曦號在新加坡開往韓國途中,因風浪過大在基隆避風,卻擱淺到石門外海200公尺處,地點與德翔台北輪擱淺地點相同,當時船艙破裂導致百噸燃油外洩,漁業署獲賠600多萬元。
  • 2001.01 希臘籍35,000噸「阿瑪斯號」貨輪擱淺墾丁外海,船身破裂導致1,700噸燃料油外洩汙染,經過數年跨海求償,漁業損失部分以1億2,000萬元在2004年達成協議,其餘包括行政罰900萬元、林業損失180萬元、船貨移除費用8,000萬元亦獲得船東同意賠償。

 

先賠漁具 和解金少得可憐

漁獲大減的原因要追溯到2016年3月10日,「德翔台北」貨櫃輪故障擱淺石門岸邊,隔日中午,搜救人員搭乘直升機調查貨輪有無漏油,卻不幸故障墜海,海巡特勤蔡宗達當場死亡,正駕駛林振興急救後也宣告不治,釀成2死3傷的悲劇。

同月24日晚間,船身斷裂,千噸重油外洩汙染北海岸,原先美麗的礁石被油汙染黑,螃蟹貝類困在黑油中動彈不得,潮間帶生物幾乎死絕,在當地造成生態浩劫。

油汙事件導致原先美麗的礁石被重油染黑,9成以上的潮間帶生物死絕。(讀者提供)
油汙事件導致原先美麗的礁石被重油染黑,9成以上的潮間帶生物死絕。(讀者提供)

當時汙染範圍隨著海浪和風向不斷擴散,從石門到金山都受到嚴重影響,金山漁民一將漁具放進海裡,撈上來便是滿滿油污,德翔公司事發數月先賠償漁具損失577萬元,漁民當時認為德翔頗有誠意,更因是台灣船東無須跨海提告而鬆了口氣,但事實證明漁民實在「太過樂觀」。

 

反咬漁會 沒有專用漁業權

本刊調查,油汙事件之後,環保署委託海洋大學進行研究,調查報告顯示漁損至少1億7,000萬元,但是金山漁會與德翔公司代表3次協商,保險公司卻將求償的金額「打到骨折」,只願賠償1,700萬元。

評估報告早在前年底就已送到德翔公司,德翔宣稱委託高雄海洋科技大學同步調查,卻拿不出調查結果,僅提供11頁的「研究方法」,去年11、12月間,金山漁會與德翔代表召開3次求償會議,德翔公司在12月20日提出願以1,400萬元進行賠償。

漁業人文資產保存平台執行長郭慶霖在金山生活半世紀,他眼睜睜看著金山漁獲從供應全台到如今的慘況,他要求德翔公司釋出誠意、妥善處理。
漁業人文資產保存平台執行長郭慶霖在金山生活半世紀,他眼睜睜看著金山漁獲從供應全台到如今的慘況,他要求德翔公司釋出誠意、妥善處理。

金山漁會當時聽到這價格大為震怒,表示無法接受這樣毫無誠意的和解金額,德翔代表協商後同意「追加」300萬元,並咬定金山區漁會沒有經營水產動植物等漁業的專用漁業權,認為漁會能拿到賠償就應該偷笑,跋扈態度讓海大教授都看不下去。

負責調查漁損的海大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系教授歐慶賢說,這次汙染面積超過200平方公里,他以金山漁會年產值、海域面積、汙染面積和時間比計算,嚴謹評估才得出損失金額,德翔卻亂殺價,連1,700萬元的賠償依據都無法提出,讓他覺得太離譜。

 

重油沉海 短期難恢復生態

至於專用漁業權,歐慶賢說,新北萬里、貢寮、金山、淡水、瑞芳等五區漁會都沒有漁業權,但金山漁會早在2015年就已完成初審並送到農委會審查,漁業權工作小組至今還在審查,實在不能將責任怪罪到漁業權沒發下來,「每位都是合法漁民,每艘漁船都有漁業執照,講漁業權太牽強。」

海大教授歐慶賢嚴謹評估油汙造成的漁損至少1.7億元,德翔公司卻只願賠償1千7百萬元。
海大教授歐慶賢嚴謹評估油汙造成的漁損至少1.7億元,德翔公司卻只願賠償1千7百萬元。
海大教授鄭學淵發現油汙對海域價值的傷害,遠超過1億7千萬元。
海大教授鄭學淵發現油汙對海域價值的傷害,遠超過1億7千萬元。

負責調查海洋損耗的海大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系教授鄭學淵則說,在油汙發生當下,跑不動的潮間帶生物首當其衝,能跑的魚類則是立刻避開汙染環境,雖然海面上現已看不到油汙,但重油沉到海底,油汙影響至今仍然存在。

「仔稚魚少了超過4成,小魚不在,中大型魚就不會來。」鄭學淵說,仔稚魚無法在原海域長大,又是其他魚的餌料,營養價值較高的魚自然就會消失,當地的生態結構因此改變,所以漁民在原來的漁場就難有收獲,「至少要2到3年才能恢復。」

德翔台北輪的千噸重油外漏,花了整整5個月,岸際才被清理乾淨。(讀者提供)
德翔台北輪的千噸重油外漏,花了整整5個月,岸際才被清理乾淨。(讀者提供)

「一條魚有價錢,但支撐牠長到這麼大的系統沒有價錢。」鄭學淵提到,生態破壞不只漁損,海裡的藻類、浮游生物都難以估價,文化、觀光的損失也不能量化,但油汙對海域價值的傷害遠超過1億7,000萬元。

當地漁民說,保險公司早已賠償德翔公司的船體破損費用,德翔對環保署求償的行政費用也早在第一時間支付,卻對漁民的損失不聞不問,討海一輩子的漁民被逼得走上街頭表達心聲。

德翔台北輪擱淺至今近2年,相關賠償問題卻仍喬不攏,讓當地漁民憤怒難忍。(行政院提供)
德翔台北輪擱淺至今近2年,相關賠償問題卻仍喬不攏,讓當地漁民憤怒難忍。(行政院提供)

「我們只懂捕魚,不懂抗議。」在金山捕魚逾50年的簡堯祥說,漁民的願望很單純,有魚捕、有錢賺、能養一家老小就好,呼籲身為台灣海運前4大的德翔公司能表現誠意,別再聯合外國保險公司欺負台灣百姓。

 

德翔回應:雙方計算基準有落差

德翔海運公司因2016年的油汙事件無法與漁民達成共識,德翔發言人張莉莉表示,從事件發生後,公司不斷釋出誠意,不僅在5個月內清除油汙,事發至今更已先支付了行政費用、殘骸移除、清潔費等共6億元。

張莉莉說,看到漁民上街抗議非常遺憾,但雙方在計算基準上有落差,漁民無法提出受油汙損害的證明,僅以沒有公信力的公式計算求償,德翔也有委託高雄海洋科技大學調查,學者計算出的金額便是1千7百萬元。德翔律師王國傑說,海大教授是以漁業權為計算基準,但漁會沒有漁業權,此算法不能成立。

更新時間|2018.02.07 05: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