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影音|影音組

曾殺害平安獅社團大老呂清芳的新北淡水角頭陳文忠,日前遭槍手當街狙擊身亡,凶殘手法引發社會高度關注,外界更議論紛紛,認為這是往昔的血債索命。但本刊調查發現,凶嫌下手前尾隨陳文忠多日,行凶後還有人開車接應,警方目前已將目標鎖定淡水4大陣頭,研判應是死者想在土方利益中分一杯羹,四處擋人財路才引發殺機,這也是1年半內第3起因土方引發的命案。

3月1日是陳文忠的頭七,他位在新北淡水學府路的投資公司早已布置好靈堂,斗大的「浩氣長存」4個字在滿是店家和住戶的街道中特別顯眼,陳文忠的遺照還帶著微笑。

 

3秒開8槍 命喪駕駛座

靈堂內的氣氛肅穆哀戚,靈堂外卻有許多黑衣小弟在門口看似泡茶聊天,實則監視著每一個過往行人,一旦有人探頭探腦、稍微駐足,或拿出手機意圖拍攝,他們就會上前盤問,這不只是因為殺害他們「大仔」的凶手尚未落網,也代表他們隨時戒備,以防仇家上門。

殺害陳文忠的凶嫌下手毒辣,3秒內連開8槍狠奪性命。
殺害陳文忠的凶嫌下手毒辣,3秒內連開8槍狠奪性命。

陳文忠的死要追溯到上月23日凌晨,他到新北市淡水區新春街準備接24歲的陳姓未婚妻出門,在駕駛座等候時,尾隨多日的槍手騎乘機車到駕駛座旁,3秒內朝玻璃連開8槍,陳文忠頸、胸、腹部多處中彈,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命喪槍口。

陳文忠家境優渥,殺人案出獄後大動作招兵買馬想擴展勢力,卻因涉足土方利益而命喪街頭。(翻攝陳文忠臉書)
陳文忠家境優渥,殺人案出獄後大動作招兵買馬想擴展勢力,卻因涉足土方利益而命喪街頭。(翻攝陳文忠臉書)

陳姓未婚妻聽聞槍響連忙下樓,但槍手早已逃逸無蹤,陳文忠身受重傷,當場失去生命跡象,緊急送醫後仍宣告不治。

命案發生後,淡水警方不眠不休追查,在短時間內鎖定犯嫌騎乘的機車,但凶手熟悉當地地形,四處鑽小巷子躲避監視器,警方循監視器畫面一路追蹤,卻在淡金公路斷了線索。

據瞭解,犯嫌騎到淡金公路時有車輛前來接應,而遭棄置路邊的犯案機車,隨後由貨車運走。罕見的「連人帶車」接應方式,加上淡金公路地處偏遠,監視器少,讓警方辦案出現瓶頸。

本刊調查,凶嫌心思縝密,案發前就已監視陳文忠數週,對他的一舉一動和生活作息極為瞭解,案發當天更一路尾隨,而為躲避監視器,還會刻意繞路,行凶後又安排同夥接應,如此精細的殺人計畫加上槍手安家費,至少需要花費千萬元。

殺手對於陳文忠作息極為熟悉,案發當天一路尾隨,行凶後還有同夥開車接應。紅圈處為陳文忠座車。(翻攝畫面)
殺手對於陳文忠作息極為熟悉,案發當天一路尾隨,行凶後還有同夥開車接應。紅圈處為陳文忠座車。(翻攝畫面)

一位熟知黑道生態的警官透露:「如此專業的殺人手法,殺人動機通常不會是因為感情糾紛或是報復過往恩怨等私仇,只有在龐大利益驅使下,才會有人願意花大錢幹掉競爭對手。」

不願具名的地方人士對本刊細數陳文忠的過往,認為在新北地區願意花大錢買凶殺害陳文忠的人不少,因為光是他在淡水經營的六合彩簽注站跟工程行,就涉及數億元的利益糾葛。

本刊調查,陳家堪稱淡水望族,陳父經營的信詠工程行,就是在陽明山仰德大道釀成4死車禍的公司,多年來靠著混凝土車事業累積不少財產,而陳文忠身為獨子,受到待遇更是得天獨厚。

陳文忠家境優渥,家中經營的信詠工程行在仰德大道造成4死9傷車禍,陳家也因混凝土車事業累積不少財富。(翻攝畫面)
陳文忠家境優渥,家中經營的信詠工程行在仰德大道造成4死9傷車禍,陳家也因混凝土車事業累積不少財富。(翻攝畫面)

 

淡水望族子 留學入黑幫

陳文忠雖出身優渥,但年輕時即四處闖禍,靠著陳父花錢擺平,陳父還將他送往加拿大念書,期望兒子遠離複雜環境能走上正途;不過,留學期間練出良好英文能力的陳文忠,竟加入美國黑幫「華青幫」,讓得知此事的陳父十分生氣,立刻要兒子回台灣。

陳文忠返台後仍繼續闖禍,2003年10月,他持槍殺害「夜花園茶室」老闆呂清芳,而呂清芳堂哥是時任議員的呂子昌。陳文忠殺人後逃亡近2個月,期間還曾勒索呂子昌,並一度傳出嗆聲要殺老大,最後在桃園租屋處被警方逮捕,送進監獄。

15年前,陳文忠為調停債務,在夜花園茶室(圖)門口槍殺立委呂孫綾遠房堂叔呂清芳,但陳文忠出獄後仍無法脫離黑幫生活。
15年前,陳文忠為調停債務,在夜花園茶室(圖)門口槍殺立委呂孫綾遠房堂叔呂清芳,但陳文忠出獄後仍無法脫離黑幫生活。

陳家人原期望這個寶貝兒子在獄中能洗心革面,但十多年的囹圄生活沒有磨掉他身上的戾氣,他在獄中曾夥同重刑犯逃獄被制止,又結交許多黑幫成員,阿莎力的性格和強大的經濟後盾讓他在獄中也享有老大地位。本就凶狠的他前年出獄後氣燄更加囂張,誓言要大幹一場以彌補在牢中的歲月。

陳文忠出獄後,表面上是在父親的公司上班,實則召集小弟在淡水經營六合彩賭場,還討債、圍事。

此外,陳文忠前年在學府路開設「霆錝投資公司」,在商業登記上,該公司經營的項目包括創業投資、住宅及大樓開發租售、投資興建公共建設業等,但實際上他看中的是土方利益。

陳文忠靈堂設在淡水學府路上,門口隨時有黑衣人把守,以防仇家上門。
陳文忠靈堂設在淡水學府路上,門口隨時有黑衣人把守,以防仇家上門。

 

北淡搶土方 四處踩紅線

陳文忠深知土方的利潤可觀,不僅在淡水買地準備開發,更在淡水、北投地區涉足土方生意,但他明知自己無法與各地原有勢力抗衡,便以「霆錝」名義四處搗亂,並派小弟去破壞各角頭原以為萬無一失的生意,藉此勒索牟利,擋人財路的作法卻「踩到紅線」。

一位資深退休刑警透露,陳文忠出獄一年2個月,身邊雖有小弟圍繞,但他根基未穩又想當老大,為招兵買馬而必須開拓財源,賺錢的方法就是向當地建設公司要錢,「要得到就拿,要不到就亂」,卻弄巧成拙阻擋了龐大的土方利益,讓他成為當地角頭的眼中釘。

新北淡海新市鎮近年建案不斷,潛藏的土方利益十分可觀。
新北淡海新市鎮近年建案不斷,潛藏的土方利益十分可觀。

除了錢之外,陳文忠的跋扈更讓在地老角頭看不下去。他一心想發展獨霸淡水的勢力而擾亂當地既有秩序,看在老一輩道上兄弟眼中,認為他是「死囝仔忠」,沒資格,警方因此不排除有人趁他尚未壯大前除之而後快,且從淡水四大陣頭「平安獅」、「新興獅」、「保安獅」、「清水龍」中找少年仔將他幹掉。

土方利益到底有多驚人?包括陳文忠在內,新北市一年多來已有3起角頭命案與土方相關。

2016年7月,蘆洲角頭、保祐宮主委劉保生,在廟會時遭槍手近距離狙擊,警方循線追查發現劉保生生前經營土方致富,卻也因此四處結仇,最終因江子翠重劃區的土方和夜市開發而招來殺機,至今仍難以破案。

陳文忠年輕時即逞凶鬥狠,加拿大留學期間還加入華人黑幫「華青幫」,2003年因殺人罪入獄。(翻攝華視新聞)
陳文忠年輕時即逞凶鬥狠,加拿大留學期間還加入華人黑幫「華青幫」,2003年因殺人罪入獄。(翻攝華視新聞)

 

未婚妻斷腸 稚女已無父

此外,土方更導致天道盟同心會同室操戈。去年6月,新北土城角頭黃義倫遭槍殺,3個月後,與黃爭奪土方利益的林立昌被黃義倫的小弟當街槍擊,林僥倖保住一命,而這起紛爭也與土城重劃區的十億元土方脫不了關係,所幸警方即時壓制,未釀成腥風血雨。

該名退休刑警表示,陳文忠出獄後沒多久便與未婚妻結識,女方對陳文忠用情頗深,沒名沒分便為他生下一女,目前才4個月大,可惜他貪心不足蛇吞象,才落得橫死街頭的下場,除感嘆「歹路不可行」之外,也期望這場黑道紛爭能在破案後劃下句點,還給淡水居民平安生活。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