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3.09 23:08

【追劇指南】《酷男的異想世界》 滿滿的洋蔥

文|翁健偉

2003年的《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曾經掀起一陣旋風,受到很多人的歡迎。這個節目的起源,是執行監製戴維柯林斯(David Collins)、戴維梅茨勒(David Metzler)兩人是一對好友。戴維柯林斯是同志,戴維梅茨勒是直男,而戴維柯林斯某天在藝廊看到一位太太,教訓自己打扮邋遢的老公,「你怎麼不多學學男同志怎麼穿衣服?」於是有了這個點子:同志出動改造直男。這個節目大受歡迎,日後推出英國版、洛杉磯版、乃至於西班牙文版。

推薦給:
  1. 看改造節目,看看別人可以過得多好(或者本來過多慘)
  2. 愛看醜小鴨變天鵝,野獸變王子,醜女大翻身這類超級戲劇化變身

現在,在15年後,Netflix重啟了《酷男的異想世界》,號召了全新的班底組成「酷男五人組」(FAB 5),節目名稱也簡化為「Queer Eye」,因為在第一季8集裡頭,接受改造的也包括了某個同志。你可以想成這是一個「復仇者聯盟」,負責幫大家改造生活,打開新的章節。是的,還是一樣有趣、豐富,以及非常戲劇化的「改造前」VS.「改造後」。

那麼,新一代的《酷男的異想世界》,有什麼不同之處呢?跟以往的版本相比,最大的差別在於,「同志」不再是禁語,面對跟擁抱差異,才是這個版本的最大特色。如果回憶以前的《酷男的異想世界》,每集的來賓很少會反問「酷男五人組」,關於同志的生活。因為太八卦、也不應該問,「同志」兩個字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說。

「酷男五人組」之一的卡拉莫(右),對於白人警察跟黑人的執法過當,非常擔心害怕,但最後他與白人警察在車上暢談,讓雙方有了對話的空間。(Netflix提供)
「酷男五人組」之一的卡拉莫(右),對於白人警察跟黑人的執法過當,非常擔心害怕,但最後他與白人警察在車上暢談,讓雙方有了對話的空間。(Netflix提供)
「酷男五人組」的泰德(左)是巴基斯坦後裔,跟被改造印度裔的來賓對話,相當有趣。(Netflix提供)
「酷男五人組」的泰德(左)是巴基斯坦後裔,跟被改造印度裔的來賓對話,相當有趣。(Netflix提供)

但15年後,隨著人權意識的提高,同性婚姻在社會的接受度也提高(當然也有少數人仍舊在崩潰中,想必你們知道我在說誰),「同志」不再是不可討論的字眼。在第一集當中,接受改造的銀髮族湯姆就反問已婚的同志,「你們誰扮演老公?誰扮演老婆?」這個相當直接的問題,直接就戳穿了以往那種不同族群之間、彼此尊重的假平和,當然這個問題也被巧妙地解答。

另外一個十分敏感的地雷,就是白人警察跟黑人族群,因為近幾年多起執法過當的新聞,讓雙方都成為彼此看不順眼的假想敵。於是當「酷男五人組」的卡拉莫,駕車被白人警察攔車時,他非常的不爽,內心也充滿了恐懼。之後他跟接受改造的警察,一起駕車同行時,終於打開了這個話題,他們也都瞭解到,這個議題的嚴重在於雙方從來沒有真誠地對話。

卡拉莫(右)熱烈擁抱自己的同志身分,但對於AJ來說,他從來沒有展現自己的性向,反而用異性戀刻板印象把自己隱藏起來。(Netflix提供)
卡拉莫(右)熱烈擁抱自己的同志身分,但對於AJ來說,他從來沒有展現自己的性向,反而用異性戀刻板印象把自己隱藏起來。(Netflix提供)
擁有6個小孩、每天要做兩份工,從小就上教會的爸爸,對著「酷男五人組」說,他不相信教會說的「同志是罪惡」。(Netflix提供)
擁有6個小孩、每天要做兩份工,從小就上教會的爸爸,對著「酷男五人組」說,他不相信教會說的「同志是罪惡」。(Netflix提供)

當然還有接受改造的同志!沒錯,並不是每一個同志都會打扮,或者說,受限於社會壓力,他們還無法選擇可以展現自己、讓自我感覺自在的外在改變。「酷男五人組」就在亞特蘭大遇見了這樣的一個同志AJ,他在父親生前沒有機會出櫃,就這樣默默地選擇把自己隱藏起來的生活,符合異性戀的刻板印象。在這集結尾的最後,接受改造的AJ跟繼母出櫃,很誠懇地告訴她自己找到了真愛,激動大哭,那是任誰也料想不到的真情流露,全部都是洋蔥。

還有一集相當感人的點,則是從小就上教會、對信仰虔誠、有6個小孩的爸爸,告訴「酷男五人組」,他不相信教會說的「同志是罪惡」那一套說法,這些都是以往我們不會在電視看到的(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他家實在太亂、太糟,必須仰賴節目幫他大改造,必須要說點好話,否則就沒救了)。

《酷男的異想世界》其實不只是一個改造節目,現在的版本更像是一個展現美國社會「多樣性」的節目,就像這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大聲疾呼地那樣。當擁有巴基斯坦後裔身分的主持人,跑去替擁有印度血統的來賓進行改造時,的確是一種新的和樂融融(我相信下一季很快就會有需要改造的猶太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